当前位置: 首页>商略

小米的新旧十年

作者:雷军点击次数:541   发布日期:2020-01-07

核心提示: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

 

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

 

2014年12月7日,小米创业的第五年时,我应君联资本(原联想投资)总裁朱立南的邀请,在联想控股内部分享了我创办小米的一些思考,包括小米在创办前的几个学习对象,有同仁堂,有海底捞,还有沃尔玛和好市多(Costco),以及我们的学习实践。

眨眼间又过去5年,小米迎来创业第十年,回头看看,小米的十年之路,一直坚持践行着这些思考。5年前的那次分享,主要谈到了搭建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的思考,由于时间关系,我当时略去了一个学习对象没有讲,那就是无印良品。

 

向无印良品学设计

 

无印良品是谁?在中国,可能大家会觉得无印良品稍微有点贵,但无印良品在日本,是不折不扣的平民品牌,这个品牌的意思是“没有商标,还很优质”。

无印良品创建之初,日本消费者在经过泡沫经济时代后,消费观念回归务实不再浮夸,希望产品质量上乘,同时价格从优。这时候无印良品就干脆不粘贴商标了,完全依靠产品本身来获得消费者认可,结果大受欢迎。

一件商品,如果不看商标,也就是去除任何品牌溢价的影响,还能靠什么吸引消费者?我总结有3点:高品质,高性价比,高颜值。所以我认为,中国品牌要在世界上立得住,创新很重要,品质很重要,设计同样很重要。

有一次我与中关村企业家座谈,我说各位可以看一下桌上的插线板,是不是都很难看,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得美轮美奂?在座的一家突破电气当场就不服气,我很高兴,于是小米和突破电器合作成立了生态链企业,产品就是插线板。这款插线板出来之后,我们发现全中国插线板的设计都变好看了,而且实际使用体验也上了一个台阶。

我要特别说的是,学习无印良品不是说只追求外观上的好看,而是用创新的方法去实现设计,为体验而设计。

其实小米从创办之初就十分重视设计,我们的联合创始人中有两位都是设计师出身。2014年之后,小米的产品越来越多,当时都说我们是“小米杂货铺”,后来我们成立了一个新品牌叫“米家”,旗帜鲜明地说我们要“做生活中的艺术品”。

 

开放、连接和赋能

 

小米创业的原点,无非是两个方向:第一,为更多用户提供更高的价值;第二,不断提升效率,并推动全行业提升效率。

从原点出发,创业过程中,小米不断进化,最突出的有这么几件事,一是开创了小米生态链模式,二是建成了全球最大的IoT平台,三是全力投入AI。这些事看似毫不关联,其实都脱离不了这3个词:开放、连接和赋能。

我们先说开放。我在创办小米之前,就有一个梦想,改变中国制造业。但是,我深知这样一件事情,小米独木不成林,众人拾柴火焰高。我觉得世界上不存在这样一家公司,能把所有事都干完,还都能干好。

所以我们采用了生态链的模式,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我们开放出小米的设计能力、供应链能力、渠道能力,帮助大家一起成长。5年过去,结果令我们欣慰,小米生态链孵化了一大批杰出企业,为用户提供了上千种品质、颜值、性价比“三高”的优良产品,其中数家企业已经登陆了美股和科创板。

同样,如果没有开放,小米不可能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建成全球最大的IoT平台。过去几年,小米积极拥抱开源技术,并且很早就开放了小米的IoT和AI能力。未来,我们会继续秉持开放的互联网精神,与合作伙伴一起共筑AIoT万物智能互联的新时代。

互联网的本质还有连接。我们很早就预见到,在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万物互联一定是未来行进的方向,小米生态链的目标就是捕捉万物互联的风口。最新的数据,小米IoT平台已经连接了超过2.1亿台设备(不含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是全球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并且还在高速增长。我相信,未来互联网将变得无处不在,我们会无时无刻处在与世界连接的状态。当然,这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我觉得互联网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可以赋能产业,赋能组织,赋能我们每一个人。当一个人连接上网络,他可以随意采摘全世界的信息,也可以向全世界贡献他的能力,丝毫不受空间时间的限制,这不是赋能是什么?而我们正在全力布局的5G+AI+IoT的下一代超级互联网,就是看到了人与世界真正融合的机会。

小米模式是互联网的产物,过去几年我们通过生态链的方式,证明了小米模式最伟大的地方,就是可复制。也因为有小米模式,我们才可以打通线上线下,跑通新零售。归根到底,这都是互联网的赋能。而随着5G+AIoT的下一代超级互联网脚步渐近,互联网的开放与连接将更加深入,所能赋予的能量可能远超我们的想象。

 

小米的愿景

 

基于这些思考,从我们的两项原点出发,我们在发展的路上不断总结出小米的愿景和奋斗的目标,并且形成纲领与决议保障执行。我们的愿景是“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

小米奋斗的本质是科技平权,2018年IPO时,我在招股书第一章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小米是谁,小米是为什么而奋斗》,这是对小米高度总结的一份纲领,我们明确提出要让全球每一个人,不论他/她是什么肤色、什么信仰,来自什么地方,受过什么教育,都能一样轻松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

为了保障我们的管理层即便在20年、50年,甚至100年之后都能坚决践行这一愿景,我们在IPO前通过了一项董事会特别决议:小米的硬件税后综合净利率(因为小米的硬件产品线较宽),永远不超过5%,如有超过部分,将全部返还给用户。我们也在忠实执行着这项决议,2018年的全年年报显示,我们当年这一数值小于1%,而且证明了坚持这一决议并未影响我们持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以上就是我创办小米前后的一些思考。因为对互联网的信仰和推动商业效率革命的理想,小米坚持奋斗了10年。2020年,小米即将迎来第二个10年的新征程,我们的思考从未间断,一些已经开始展露,如“手机+AIoT”双引擎新战略、5G+AIoT的下一代互联网的价值内核等,更多的思考还在继续。

面对新的未来,如何坚持理想,让这家年轻的公司能够为大众的生活带来更多价值,我们还要关注世界与中国的宏观经济和人口结构的走势,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文化、消费思潮的变迁等,真正走入更宽广的世界,走进更广大民众的生活,迎接更不一样的下一个10年。(支点杂志2020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