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

研究的核心,就是“把产业搞明白”

作者:《支点》记者 张帆 实习生 石惟嘉点击次数:1699   发布日期:2019-10-08

核心提示:如果券商研究所的研究能力只用在二级市场,那将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以产业逻辑、基本面研究为主的“精品研究所”时代已然到来。于是,任何一家券商研究所都需要让自己更富于专业性、更有竞争力、更能应对未来行业变化。

支点财经专访多位天风证券研究所高管,通过访谈,展现他们对研究所打造高端产业研究智库的理解与期待。

 

扎根产业,就不会有“倾向性”

 

《支点》:天风证券研究所打造“高端产业研究智库” 有哪些优势?

赵晓光:天风证券研究所本质上就是个智库机构,“研究”二字简单说就是要“把产业搞明白”。具体而言,我们有以下几个优势。

第一,我们一直深度扎根产业,智库化运作可以达成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双赢的局面,在为实体经济、为政府提供服务过程中也满足自身发展需要。

第二,让资源效用实现最大化。任何智力研究,都有很强的外部服务性,如果券商研究所的研究能力只用在二级市场,那将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第三,传统智库一般有官方或半官方属性,往往是自上而下提出建议,我们更加市场化,能够自下而上为传统智库提供功能上的补充。

我们能帮助企业整合资源,帮助企业决策人更好地制定战略、寻找人才、挖掘客户,还可以通过产业、管理、资金、市值的赋能式综合解决方案,推动公司转型升级和价值增长。

此外,地方政府的产业转型、招商引资需求非常迫切,券商研究所日常工作中能接触大量产业信息,可以此为基础向政府提供投资咨询服务,为政府产业规划提供建议,帮政府组织产业峰会、招商引资对接会等活动。

《支点》:用哪些指标才能全面、客观考核一个券商研究所的成绩?

徐彪:第一,看券商研究所核心收入来源。目前,多数研究的核心收入还是源自公募基金佣金收入,而来自机构投资者的佣金则代表了一家研究所对专业机构投资人的影响力。

第二,看研究所推出的报告在财经领域的曝光度。这种影响力一般通过媒体形成。一家好的券商研究所影响的不仅是专业机构投资人,还有政府部门、企业、学界及社会大众。

第三,看研究所在产业里面扎根有多深。上述两个指标都可以评估,这个指标却很难衡量,但事实上这是最重要的指标,是决定研究所成长性的根本要素。扎根产业体现在能否在每个细分产业赛道上第一时间找到产业专家、优质企业,并把桥梁作用发挥好。这种作用绝对不仅体现在上市公司定价权上,更体现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环节。

赵晓光:主要看研究成果能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去年底,天风证券研究所有一位宏观分析师发表了对今年宏观经济和市场的看法,他认为资本市场指数是先跌后涨,和大部分人判断都不一样。今年6月以来,一些客户陆陆续续向我们反馈,这位分析师的判断是准确的、有价值的。

再比如,2013年我根据行业形势,曾对手机行业未来进行排序,我把苹果排第一、华为排第二。当时小米如日中天,市场普遍认知是乔布斯去世后苹果已看不到希望,认为华为没有To C思维、做不出好手机。如今的市场结果,也基本验证了我当时的判断。

所以,有价值的判断是可以留下历史痕迹、可供后人研究评价的,天风证券研究所也是如此,我们的成绩都是靠一次次正确判断所积累的。

 

研究所未来:“机器换人”并不可行

 

《支点》:天风证券研究所一度大量引进人才,如何看待人才自主培养与外部引进的优劣?

赵晓光:现在天风证券研究所已告别大量引进外部人才的阶段,自主培养的人才梯队已经形成,客户对研究所团队新人的评价指标也一直在上升。

在我看来,研究员与足球球员有些类似,研究所则像俱乐部。巴塞罗那俱乐部之所以厉害,是因为有影响力,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才能不断发掘出年轻有为的人才,并将他们培养出来。券商研究所往往人员流动性较大,但研究所创立至今,核心首席分析师几乎都未离开。人才留不留得住,主要考验的是企业文化、管理体系等软实力。

《支点》:未来研究所层面是否可以用AI实现一些项目的评估与分析,把二级市场研究标准化,实现“机器换人”?

李震龙:不用太担心AI会颠覆人的作用,投资经验如果完全管用的话,“赚钱的永动机”就诞生了,但短期内不存在这种可能性。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会是主导因素,AI能帮助人在做决策时提升获取信息的宽度、广度和效率,是一种有效的工具。

我认为,分析师未来的立足点有两个:一是分析判断能力,二是如何利用先进工具武装自己,从而获得更精准的原始素材、获得经一定规律总结后的系统性信息。这里的第二点,就是AI作为一种先进工具的价值所在。就好比骑马的永远跑不过开车的,大家都开车了,就回归到比谁的驾驶技术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