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

京山轻机为何差钱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崔澂点击次数:937   发布日期:2019-07-04

核心提示:因为几个并购项目,营业收入突破20亿元,但增收不增利。

 

京山轻机生产车间

 

对京山轻机来说,2018年业绩只是表面风光。

虽然营业收入因为几个并购项目突破20亿元,同比增长46.36%,但增收不增利。

净利润同比下降6.08%,好在还有1.44亿元。反映主营业务经营能力的扣非净利润下滑就惨了,同比下降123.95%,且从正变负亏损0.32亿元。

不仅如此,几个并购项目因为业绩未达预期,使得它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54亿元。为了换取流动资金,它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办理质押和担保信托登记的股份数已占其持股总数的70%,如果二级市场表现低迷,股票价格跌至平仓线以下,且无法进行补仓、补充抵押物等操作,就会存在质押平仓的风险。

5月23日,深交所针对以上多个问题对京山轻机发出了年报问询函。6月7日,京山轻机发布公告进行了回复。

支点财经综合梳理了相关资料并采访了业内人士,试图还原京山轻机“被发问询函”过程始末。

 

“新旧”并购项目业绩未达预期

 

2018年,京山轻机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两个新增并购项目。

其一是主营机器人视觉系统的深圳市慧大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慧大成”),京山轻机从参股公司变成了控股公司。

早在2015年,京山轻机就入股了深圳慧大成,2016年和2017年两次对其增资后,持股比例增至31.6%。2018年5月1日,京山轻机又对深圳慧大成增资5000万元认购7.41%股权,同时以9672.75万元受让了其他股东持有的14.33%股权。至此,京山轻机持有深圳慧大成51%股权,并形成非同一控制下合并。

其二是专业从事光伏组件自动化设备制造的苏州晟成光伏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晟成”) 。2018年1月1日,京山轻机以8.08亿元交易价格全资并购了苏州晟成。因此,苏州晟成也被纳入合并范围。

自被收购日起截至2018年底,慧大成实现营业收入7430.07万元,苏州晟成实现营业收入5.97亿元,两者营业收入占京山轻机营业收入的29.84%。

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是部分“新旧”并购项目业绩低于预期。

其中,按照并购约定,新并购的深圳慧大成2018年扣非净利润应不低于5000万元,实际为3015.45万元。

京山轻机2014年以4.5亿元交易价格全资并购的——主营自动化生产设备以及精密件的惠州市三协精密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惠州三协”),虽然以123.23%比例完成了2014年-2016年的业绩承诺,但2018年业绩出现大幅“跳水”。营业收入从上一年的4.41亿元下滑至2.64亿元,净利润从9786.37万元下降至2391.54万元。

此外,主营数码打印控制系统的武汉璟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璟丰”)——京山轻机2017年以8200.4万元交易价格并购了其63.08%股权,当年就未完成净利润不低于1000万元的业绩承诺,实际为840.85万元,到2018年更是只有324.9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京山轻机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差距如此之大,主要因为控股深圳慧大成之前持有的其股权,按照控股购买日的公允价值计量,获得了投资收益1.27亿元,这项收益并不具有持续性。

由此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京山轻机是否能够持续盈利的担忧。

 

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54亿元

 

多个并购项目业绩未达预期,导致的计提商誉减值损失,更是加重了这一担忧。

京山轻机公布的信息显示,2018年对深圳慧大成、惠州三协和武汉璟丰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共1.54亿元。

虽然和其他公司动则几十亿元的“商誉大爆雷”相比,这一数字并不算多,但占京山轻机原商誉账面价值的10.81%。

也有人因此提出,苏州晟成会不会也存在商誉减值准备的情况?

按照并购约定,苏州晟成2018年净利润应达到7109万元。京山轻机公开的信息显示,苏州晟成2018年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9003.46万元,超过了2018年度盈利预测目标,不存在商誉减值现象。

那么,存在商誉减值现象的这些并购项目,又该何去何从?

不难发现,京山轻机并购的这些项目均属于高端智能装备制造的范畴。众所周知,京山轻机以包装机械设备起家,自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后,多年营业收入未能突破10亿元,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未能超过1亿元。

为了做大规模,自2014年起,便提出了要形成高端智能装备制造为主的发展格局,并走上了并购之路,打出的策略是将自动化生产设备品种进行拓展。于是,惠州三协、武汉璟丰、苏州晟成、深圳慧大成相继被并购,相关专业设备可以应用在包装、印刷、3C、食品等十多个行业。

“应该说这些项目还是能赚钱,只不过有些项目业绩相对进入了瓶颈期。”一位证券行业投资经理对支点财经记者说,“现在要做的就是从各个行业去分析,有没有一些突破瓶颈的办法。”

的确,惠州三协业绩虽在下降,至少还在盈利;武汉璟丰净利润虽在减少,营业收入却在同步增长;深圳慧大成业绩虽未达标,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上涨。

京山轻机也意识到了问题,表示将加大各个项目新产品推出力度,使之带动相关业绩增长。

 

融了13亿多还是差钱

 

京山轻机让业内人士担忧的另一个问题是,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

截至今年5月20日,京山轻机控股股东京山京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京山轻机控股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约1.38亿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25.72%。

其中,质押股票约5789.04万股,占他们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1.82%;办理担保及信托登记股份为3900万股,占他们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8.18%。

因此,京山轻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办理质押和担保信托登记的股份占其持股总数的70%,占公司总股本的18%。

“这个比例已经比较高,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基本没有多少股票可以再质押了。”上述投资经理说,一般而言股权质押比例越高,代表这个公司就越缺钱。

是因为并购项目支出过大?

支点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前文提及的4个并购项目合计交易价格为15.57亿元。不过,多个并购项目是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进行。在此期间,京山轻机通过定向增发方式共获得了13.51亿元的融资。同时,从2014年-2018年,京山轻机累计获得净利润超过4亿元。

以此计算,京山轻机应该不太差钱。

然而,截至2018年底,京山轻机货币资金余额为6.57亿元,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合计余额5.76亿元。如果算上运营资金需求,极有可能出现货币资金水平与资金需求不相匹配的情形。

业内人士评价称,归根结底仍是并购项目业绩未达预期造成。

支点财经记者还注意到,为了打造高端智能装备制造生态圈,京山轻机近年来也在自我培育一些项目,这也使得资金更为“吃紧”。

2016年,各出资2082万元,与合作方成立了湖北鹰特飞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湖北英特搏智能机器有限公司(以下分别简称“鹰特飞”和“英特搏”)。目前,京山轻机在这两家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3.72%,他们主要研发、生产、销售无人机和康复机器人系列产品。

同期,京山轻机还出资1000万元,在武汉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武汉深海弈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海弈智”),重点发展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等业务。

这些业务还未贡献利润。鹰特飞和英特搏近年来营业收入均只有几十万元,两者累计亏损在1000万元左右,京山轻机未公布深海弈智的相关收益。

按照京山轻机制定的战略,未来还得有所投入。

如此看来,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的问题一时还无法解决。(支点杂志2019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