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

借钱给高管买股份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点击次数:901   发布日期:2019-07-04

核心提示:光谷股权激励专项基金是全国首创实行双托管模式的股权激励类基金。

 

烽火通信是获得股权激励基金支持最多的企业。图为烽火通信展台。

 

6月14日,光谷股权激励专项基金发布了该基金运营五年来的 “成绩单”,并正式启动二期计划,对接资本100亿元,拟激励万名高科技骨干人才。

五年来,该基金累计为14家企业1250人发放2.45亿元的无息借款,联合员工自有资本、银行、保险、券商等机构资金,完成股权激励计划合计15.6亿元,在基金运作过程中无任何单笔借款逾期。

股权激励是企业对核心员工的一种长期激励。核心团队通过购买股份成为公司股东,能提高未来资本性收入,激发工作积极性。

那么,五年来,光谷股权激励专项基金“留才”情况如何?企业如何申请光谷股权激励专项基金?该基金又是如何评选项目的?支点财经就此采访了多方人士。

 

没钱认购的尴尬

 

艾普工华是该基金“大礼包”的受益者之一,激励资金298.9万元,激励6名核心员工。

“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后,到今年5月份就完成了去年全年合同销售额。”艾普工华科技(武汉)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刚对支点财经说。

此前,黄刚一直想用公司股权对核心员工进行激励,但苦于没有资金。

2012年,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教师黄刚,在时任校长李培根的鼓励下,下海创办了艾普工华。公司依托华中科技大学制造装备数字化国家工程中心创立,是国内智能制造领域核心工业软件和工业自动化领域的领先供应商。

2015年1月,公司首次实施股权激励, 24名核心员工纳入被激励对象,其中包括黄刚、财务总监刘希等高管团队。

“我东借西凑8万元,购买了公司8万股权。”刘希告诉支点财经,“我的额度是15万股,但是当时实在没有资金,最后未能全部购买。”

两年过去后,艾普工华再度实施股权激励。但高管们手头都不宽裕。

该如何解决员工持股资金来源的问题呢?黄刚一时犯难。

2017年初,艾普工华总经理刘春得知,光谷一家教育公司获得了光谷股权激励专项基金的扶持。

“你去东湖高新区管委会了解下这方面的情况。”刘春对刘希说。

同年3月的一天,刘希来到东湖高新区管委会科创局,确认有该专项基金。刘春提及的那家公司是天喻教育,2015年8月该公司获得736.4万元的专项基金扶持,激励了29名企业高管。

回去后,刘希向黄刚、刘春汇报确有其事。与此同时,该基金运作管理方省高投集团基金经理李天星得知艾普工华的需求后,也登门拜访,随后展开尽职调查。

“公司从受理材料到尽调完,前后用了不到两周时间。”刘希说,2018年初,公司被纳入该专项基金扶持。

 

全国首创“双托管”

 

值得一提的是,光谷股权激励专项基金是全国首创实行双托管模式的股权激励类基金。

早在2009年12月,国务院批复东湖高新区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开展股权激励试点工作。2012年8月,武汉出台“黄金十条”,明确东湖高新区设立首批5亿元股权激励代持专项基金(一期),对符合条件的团队和个人,给予股权认购、代持等支持。基金首期筹资5000万元,总额5年内逐步到位,基金由财政支出,省高投集团托管。

2013年10月,该专项基金正式成立,采取全国首创的双托管模式。

什么是双托管模式?就是该基金的运作管理委托专业投资机构管理,同时基金的资产委托商业银行管理。具体来说,该专项基金由省高投集团进行专业运作管理,光大银行进行资产委托。

“我们对项目进行尽职调查,并组织专家召开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通过后提交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审批;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对省高投集团提交的项目进行二次审批,通过后实施放款。”李天星说。

刘希清楚地记得,去年一个炎热的夏日,她在光大银行开了个人股权激励专户,收到14.7万元专项激励资金。

“这次,我自己仅掏了6.3万元,全额购买了15万股公司股权。”刘希高兴地说。

对多数实施股权激励的企业而言,认股资金短缺是最大的难点。企业授予符合条件的员工激励股权,而认购激励股权需要高额资金,科研骨干和核心员工又往往资本积累有限,外加银行贷款渠道受阻,资金短缺成为制约股权激励计划实施的瓶颈。

省高投集团董事长周爱清感慨地说,这是光谷在体制机制上又一次创新。过去,企业一次性获得政府部门的人才补贴经费,是政府部门向企业“输血”。现在通过专项基金的运营,转为企业或个人向政府部门“借血”。

周爱清说,这一突破点主要体现在政府资金投入方式的创新。政府的补贴资金可于每年根据预算及项目情况进行安排,缓解了财政一次性的出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