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

天气服务是好生意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杨佑安点击次数:525   发布日期:2019-03-05

核心提示:商业气象服务中最大的市场蛋糕,极有可能出现在金融气象这一新兴领域。

 

象辑创始人兼CEO邱珩

 

今年2月,连绵的阴雨天气给不少行业带来了变化:由于“洗车出门转一圈,回来又是一车泥”,洗车行生意格外惨淡;“宅家一族”增多,外卖行业大热;受雨天影响,出租车、网约车生意也格外火爆。

天气影响着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大家越来越渴望去准确捕捉,甚至预知它的动向。要满足这些需求,就必须依靠商业气象服务的力量。

“如果把气象服务想象成一盘菜,那官方气象部门好比种植基地,普适性的天气预报是‘公共食堂’提供的平价菜肴,而商业气象公司则属于‘小炒’,针对不同商业场景提供特色服务。”武汉市科创板后备企业、象辑知源(武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象辑”)创始人兼CEO邱珩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商业气象服务在国外市场已经成熟,但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原因在于国内市场存在一定程度的信息保护,企业对气象服务的认知不深等。

但从2014年开始,行业内已有了不少“吃螃蟹”的人,2014年11月在光谷注册成立的象辑便是其中之一。目前该公司估值为8亿元,邱珩表示,2019年公司目标是营收达1.5亿元、净利润达3000万元以上。

 

信息开放创造的机遇

 

跑到山上,手持测风仪捕捉风向、风速,下山后用软件把测算数据进行算法处理后,就能推断风电装置装在哪能达到最佳效果。

毕业于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的邱珩和毕业于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林忠曾长期在龙源电力集团担任气象分析师,以上是他们日常工作之一。

“风电装置排布决定了未来几十年的经济价值。相比按照传统设计院的方案排布发电机,实地调研后的方案能让项目营收大大增加。”邱珩说。

为了给风电装置选址,邱珩与林忠每年会花不少时间去实地调查。这些经历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铁”,也让他们真切地感知到国内商业气象服务的市场前景。

美国和日本,是全世界范围内商业气象服务发展得最好的国家。

在美国有350家以上商业气象服务公司,市场超过60亿美元,并保持着每年近25%的增长率。

在日本,每天有超过6000艘货轮、7000次航班都在使用着著名气象服务公司 Weather news提供的气象服务。

“国内气象技术不比国外逊色,以南京气象学院为代表的学府也培养了一批专业人才,但在商业气象服务环节一直有所欠缺。”邱珩说。

一方面,国内气象数据主要掌握在政府、国企手中,民营企业要做商业服务首先要做的就是获取数据。

但在过去,这些数据的获取难度相对较大,没有形成支持商业气象服务市场发展的有利环境。

另一方面,政府提供的气象服务一直以公共气象服务为主,主要为大众化产品,缺乏为个人、企业等领域提供的个性化产品。

譬如,电视台的天气预报会告诉“明天有阵雨”,但不会告知雨持续多久、具体在哪下、对用户将产生什么影响;互联网企业在天气预报的IT指标上有不少要求,但缺乏第三方来做这件事。

以上因素叠加下,使国内商业气象服务近乎空白。不过,邱珩与林忠依然感觉国内气象数据会朝着开放方向发展。

尤其在2014年,中国气象局连续发布多份文件,表示将逐步向公众和商业企业开放气象数据。于是,经常一起翻山越岭、一起弹吉他的邱珩和林忠在2014年11月成立象辑,成为商业化气象服务行业第一批吃螃蟹的创业者。

“象辑者,气象之逻辑也。”公司之所以注册于武汉,是因象辑天使投资人包括为东科创星和投资过ofo的唯猎资本,而前者总部位于武汉。

就如他们所预见的,2015年6月中国气象局颁布27号令:开放中国气象信息,并于2020年完全放开,鼓励民营资本和气象局合作。

因此,2015年被认为是“商业气象服务元年”。2015-2016年,国内气象创业公司一下就出现了数十家。气象信息的开放,创造了巨大创业机会。

“商业气象是个新兴行业,而我们跟上了时代趋势。”邱珩如是说。

 

曾砍掉C端业务

 

象辑也曾走过一些弯路。

2015年4月,在象辑创立近半年后,天气家正式上线,这是象辑创立后推出的首个“天气家”APP,主要面向C端用户。

彼时,市场上的天气预报大多都是冷冰冰的数字,甚至偷懒到把原始云图、雷达图全盘放在界面上,只有“看得懂气象语言”的开发者才能理解其意义。

“要覆盖大部分用户就不能走这个路子,必须优化呈现界面,重新设计为用户耳熟能详的话语和界面。”邱珩说。

2015年4月,象辑创立近半年后,天气家正式上线。

传统天气预报不针对特定人群,而天气家试图做到差异化。如天气会影响小孩子感冒,就为家长提供“医疗气象”;会影响农作物,就为农户提供“农业气象”;会影响工程作业,就为施工队提供“施工气象”。

然而,才运作几个月,团队明显感受到天气类APP“大势已去”。

“那时移动红利已被瓜分完毕,流量成本越来越贵,而天气APP用户停留时间短、黏性不强,靠广告也很难变现。”邱珩说。

象辑曾计算过,即使砸钱做到亿级用户,每年营收也只能达到千万量级。而且仅通过APP,面向垂直行业的预报也很难直触目标。

2015年底,邱珩决定减少对天气家的投入,把重心放在B端客户,“我们的强项是数据分析,最想做的是2B业务,没必要也不适宜赚C端广告的钱。”

在此之后,象辑与不少互联网渠道方面合作。象辑为其提供数据、技术,后者支付服务费用。这其中,最难拿下的客户便是百度。

作为互联网企业中出名的“技术控”,百度在服务丢包率、响应时间上都提出了严苛要求。“当时有家知名手机企业甚至提出,只要你们拿下百度,我们就立马签约,直接套用百度的合作方案和技术参数。”邱珩说。

历经半年磨合,邱珩与百度最终达成合作。如今当用户打开百度搜索天气,内中的预报数据都由象辑所提供。那家手机客户也遵守约定,成为了公司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B端战略也成为了其他友商的选择。支点财经记者发现,2015年年底,专注C端的天气预报APP“墨迹天气”也开始加码B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