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

科创板最利好谁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黄吴悠点击次数:1004   发布日期:2019-01-04

核心提示:这个全新的子市场将削弱、淡化行政管制。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

 

“科创板+注册制”再度刷屏。上月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简称“上交所”)公开表示已完成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方案草案。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这是A股“洗心革面”的重要一步,但也有不少投资者担心会对市场带来冲击。

那么,“科创板+注册制”与现有资本市场架构是否会产生摩擦成本?新板如何设置IPO门槛?武汉有大量科技型公司,这些企业是否会因此得到利好?

围绕以上问题,支点财经记者采访了上交所上市咨询委员会委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大石投资集团升化谷合伙人戴伟国等多位业内人士,他们从多个角度给出了观点及建议。

 

曾引起股市波动

 

无论是注册制还是设新板,这两朵云彩在A股市场上都盘旋了许久。几乎每次提及,均会引起市场波动。

先谈谈注册制。

在现行制度下,证券发审机构不仅要对IPO文件进行实质性审查,而且还对IPO的时间、规模、价格等进行管控。而注册制最大特征,是证券发审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不进行实质判断。

“目前的核准制有些行政色彩,配置效率较低,而注册制意味着配置金融资源将真正由市场主导,具备长期利好效应。”董登新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早在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就明确提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

然而,许多投资者、企业认为,注册制开设后上市公司数量会增加,在资金不变情况下供需关系将发生变化,甚至原有股票流动性都会降低。

董登新表示,这种“短期利空”心理超出了“长期利好”效应,一定程度上导致A股市场持续波动,“注册制改革也一度停滞、低调下来。”

与科创板类似的“战略性产业新兴板”,也有过与注册制相似的遭遇。

2015年6月中旬,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提出,推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建立战略新兴产业板。上交所曾表示,其定位是推动尚未盈利但具有一定规模的科技创新企业上市。

长远来看这也是好事,但不少投资者将设立新板也理解为新股扩容,并形成利空心理。最终,“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的修订中,删除了“设立战略性产业新兴板”的相关内容。

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时表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此次拟推的科创板,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战略新兴产业板的2.0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永森表示,“科创板是对战略板的升级。”

就在当日中午,证监会表示,科创板旨在补齐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短板,是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将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方面做出更为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增强对创新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

 

好筹码多了,就有好资金进入

 

问题来了——如上所述,如果为避免短期利空心理影响,科创板、注册制不是应逐一推出吗?为何如今组成CP、联袂出席?

“2018年我国改革开放力度进一步加大,在新旧动能转换、创新企业独领风骚的背景下,这一举措是顺应资本市场改革的时代潮流。”董登新说。

而且本次并非整个A股引入注册制,而是科创板先行先试。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指出,这恰恰是一种较好的引入方式。

“在新板块进行试验,可以避免对资本市场架构体系产生重大冲击,由此带来的摩擦成本并不高。”李大霄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李大霄认为,科创板与创业板、新三板都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组成部分,并没有互相替代的关系,互补多于竞争。

而且“科创板+注册制”,也并不意味着在短时间内会有大批企业集中上市。

“注册制也要审批,速度也是由监管机构、交易所控制的,有一定门槛,且是统一安排的。”李大霄说。

董登新则表示,科创板IPO审核重心将下移至交易所,“证监会对环境污染、威胁国家安全之类的严重问题可以一票否决,否则将尊重交易所意见。”

由此来看,“科创板+注册制”这个全新子市场将极大削弱、淡化行政管制,与此同时也会增强市场监管力度,严查严打违法犯罪。

但随着科创板的到来,短期内IPO数量毕竟会增多,这是否会使A股市场出现波动?对此,上交所表示,会力争在科创板实现投融资平衡、一二级市场平衡、公司的新老股东利益平衡,促进现有市场形成良好预期。

“长远看,资本市场的资金与筹码是对应的,筹码多就有好资金进入。未来不会侧重于以筹码多少来给上市公司定价,核心是以业绩定价。”李大霄说。

注册制是否会在科创板之外进行复制?取消涨跌幅限制、T+0交易机制是否也将得以实现?

“科创板成功后才可能逐渐在其他地方复制,复制速度与市场承受能力将是匹配的。取消涨跌幅限制、T+0机制也要根据市场成熟程度推进,不会一蹴而就。”李大霄说。

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则建议,为使科创板最大限度发挥其弥补资本市场短板的功能,监管层面应进一步完善退市机制。如果仅推出注册制,没有一个健全的处罚和退市机制,则很难保证科创板的健康成长。

 

大石投资集团升化谷合伙人戴伟国

 

一级市场充满欣喜

 

相对于二级市场的或喜或忧,一级市场的玩家们则充满欣喜。

“‘科创板+注册制’最直接的影响,是帮助过去难以在国内IPO的企业上市,这对企业、投资机构而言都是利多。”大石投资集团升化谷合伙人戴伟国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现有资本市场体系下,能融资的企业是少数,这些企业利用资本快速壮大,形成竞争壁垒,而同业可能因融不到资而陨落,以至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由于投资机构的退出渠道会增多,这将提高一级市场的投资规模,即便无法在科创板IPO的企业也将因市场的活络而更易融资。”戴伟国说。

后起挑战者一旦顺利融资,已IPO企业很难再像过去那样依靠既有规模而稳如泰山。长远来看,这将有利于产业良性刺激与竟争。

同创伟业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郑伟鹤则预测,按照此前创业板启动时的效率,科创板或许在2019年中期能够推出,2019年年底挂牌数量能达到50家。

对于科创板企业的甄选尺度,戴伟国也给出了自己的标准。

第一,核心技术方面要关注自主研发比重,评估时专利的质比量更重要,要剔除一些毫无实际应用价值的专利;

第二,在产品开发方面,掌握产业链中的关键零组件、关键服务环节往往比系统集成更有价值,行销全球则比仅仅完成进口替代更有说服力;

第三,创新方面则需要“与众不同”之处。因为与众不同不一定能成功,但成功一定来自于“与众不同”;

第四,在财务指标方面,市盈率高不一定是好企业,但发展快的企业市盈率一定偏高。

“若科创板能进一步提高对盈利情况、协议控制、特殊投票权架构的包容度,会让很多已在海外IPO或原来只能在海外IPO的优秀企业产生转板到中国内地的动力,还可能因此提高国际资金流入的积极性。”戴伟国说。

至于IPO门槛方面,董登新表示科创板会借鉴纳斯达克经验,设置资产型、市值型、营收型、盈利型等多套标准,满足科技创新类企业需要。

武汉有大量科技型公司,这些企业是否会获得利好?“科创板是开放、包容的,创新企业进入的通道将更开阔,成本更低。”董登新如是说。(支点杂志2019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