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那些外购基酒的白酒企业

作者:张渝点击次数:2891   发布日期:2020-11-19

 

近来,资本市场“喝酒情绪”高涨,白酒板块持续走高,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泸州老窖(000568.SZ)等白酒股市值一再创新高,白酒成为市场追捧的热门板块。

白酒板块大涨的背后,也有质疑及担忧,譬如疫情下部分终端门店销售增长乏力、白酒泡沫过高等,部分酒企大量外购基酒也成为投资者担忧的话题——比如,一直努力IPO的郎酒股份、西凤酒,就存在大量基酒外购现象。

那么,基酒外购是否正常?基酒产能不足是否会制约白酒企业发展?影响几何? 

 

郎酒等酒企大量外购基酒

 

据招股说明书,郎酒股份2017-2019年基酒外购数量分别为5.60万吨、3.82万吨以及4.18万吨,对应采购金额高达8.03亿元、7.14亿元以及7.82亿元,所占原材料比例分别高达41.69%、37.67%以及41.79%。

基酒产能不足,是郎酒急于IPO的原因之一。郎酒在招股书中表示,募投项目将使得公司酱香型基酒产能增加2.27万吨,浓香型、兼香型基酒产能增加3.34万吨。IPO之外,公司还通过负债方式大力拓展基酒产能与储能等。

两度IPO搁浅的西凤酒同样存在此类问题。

据招股书,西凤酒2015-2017年外购基酒数量分别为2.12万吨、1.82万吨以及1.94万吨。尽管公司制定了相应采购管理制度,但公司方面也坦言存在相关风险。

西凤酒就曾在招股书中直言:“由于公司供应商数量相对较多,若公司无法有效控制个别供应商的行为,或公司不能检验出特定批次基酒的质量问题,将有可能影响公司产品质量,导致品牌美誉度及消费者信心受损,从而对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支点财经注意到,此前酒鬼酒(000799.SZ)检出塑化剂及甜蜜素,一度被业内人士质疑系在基酒外购时产生,塑化剂风波曾致整个白酒行业受牵连。

基酒销售产业链确实存在乱象。重庆大学生物工程学院博士霍丹群等就曾在2017年发表的论文中指出,基酒交易存在质量缺乏标准体系、信息不完整引发“基酒诚信危机”、多数基酒无法溯源、基酒企业存在恶性竞争及生产管理不规范等问题。

 

基酒外购考量:成本和产量

 

不过,外购基酒并非只存在风险,也有优势。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基酒是酒企所有产品的基础,根据不同产品定位进行成本核算,选择自酿或者购买都是正常情况,没有优劣之分。”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表示,基酒外购某种程度上说明酒企销量迅速提升。

对于基酒外购背后的逻辑,蔡学飞分析道:“除了部分地区不具备自酿优质基酒的环境条件之外,自酿基酒程序复杂,成本较高,而四川等地区的基酒生产成本更低,质量更好,性价比较高,都是重要原因。”

朱丹蓬则认为,生产基酒较高的时间成本也是部分酒企选择外购的原因。

据了解,近来在茅台带动下酱香酒持续受热捧,茅台镇基酒交易十分火爆,山东、河南等多地厂商均前往茅台镇购买基酒,基酒生产厂商则根据基酒存放年份长短等因素制定出售价格。

而对于郎酒基酒外购的原因,蔡学飞分析指出,郎酒旗下拥有多个香型产品,且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部分外购基酒补充中低端产品及作为调味酒都是正常情况,这几乎也是国内所有酒企都存在的现象。

 

 

头部酒企纷纷扩大基酒产能

 

不过,对头部酒企而言,自产基酒仍是突出自身酿造核心价值的关键,尤其在其核心产品层面。

近来随着头部名酒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基酒产能扩张成为头部酒企的一大选择,茅台、五粮液等均在扩大基酒产能。

茅台集团在2021年度生产质量大会上公布,2020年茅台酒基酒产量约5.02万吨,2021年基酒产能目标为5.53万吨,系列酒产量目标为2.9万吨。

五粮液在2020年5月底举行的股东大会上便对外公开了产能计划,称谋求建设全国最大的纯粮固态发酵酿酒基地,实现22万吨优质原酒产能。

蔡学飞表示:“以四川地区为主的基酒生产链条是非常成熟的,但规模性酒企依然会选择在核心产品层面选择自产基酒,主要原因是中国酒类品牌具有区域特征,本地酿造能够突出这种核心价值,因此非常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