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在武汉,我们去哪养老

作者:支点财经记者 张帆 蒋李点击次数:2378   发布日期:2020-01-21

武汉市社会福利综合大楼

 

陈女士陷入了两难。

她的父亲已经86岁,于2019年12月中风住院。医生告知她,父亲今后生活需有专人看护。于是,陈女士第一时间来到武汉市硚口区社会福利院,但工作人员表示,“我们这儿住满了,只能排队,排多久不好说。”

虽然武汉近年出现了很多私立养老机构,但陈女士父亲的退休金每月仅2000多元,若选择其中的品牌机构,月费至少4000元起步,负担太重;若选择月费低、不知名的机构,环境、设施、服务水平似乎难以让人放心。

从全国视野来看,左右为难的陈女士绝非个例。

截至2019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54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8.1%,其中有4000多万失能老人。在武汉,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户籍人口的两成。在养老问题上,不少家庭都有些苦恼与困惑。

作为养老服务的重要提供方,武汉乃至国内养老机构发展现状如何?近年来,大量私立养老机构出现的原因是什么?这些机构的运营主体、运营方式有何特点?存在哪些问题与提升空间?

围绕以上问题,支点财经记者采访了武汉市民政局、泰康保险集团、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通”),以及武汉多家养老机构。


“新玩家”入局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秉持多子多福、养儿防老的“家庭养老”观念。一个家庭子女越多,代表越能相互分担养老压力。

然而,在现实中,父母需要养老时,子女互相推卸责任的情况时有发生。

对经历了计划生育这一代人而言,所面对的问题又有不同——“4个老人—1对夫妇—1个孩子”的结构,使家庭养老难度骤升。

怎么办?以养老院为主要形态的养老机构发挥了积极作用。

“这类机构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使老人获得看护和照料。而且,机构养老是规模性经营,无论从社会角度还是个人立场看,都会更加经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前秘书长唐钧说。

从运营方式看,养老机构主要分为三类。

一是“公办公营”性质,首要职责是提供基本性民生保障,收费相对较低,但床位也相对紧张。以武汉为例,武汉市第二社会福利院、硚口区社会福利院等,就是“公办公营”。

二是“公建民营”性质,指养老机构在产权属于国有的情况下,引进民间资本来建设和运营,政府主要进行服务质量监督、惠民补贴发放等工作。

由武汉市社会福利院、九州通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逸仙人寿堂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打造的华中最大养老机构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武汉九州通人寿堂养老院,就是这一类型。

三是完全市场化的养老机构。

泰康保险集团旗下的“泰康之家·楚园养老社区”“悦年华·颐养中心(武汉石桥)”,就属于这一类型。

以上三种类型中,第二和第三种是民营资本的“主战场”。

不过,由于养老机构存在一定政策门槛,且公建公办机构在资金、政策、民众认可度方面有一定优势,民营资本的活力有待充分释放。

 

 

变化出现在2013年。

这一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支持民间资本参与提供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养老机构”。

老龄化的加速,则添了一把火——截至2012年底,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94亿人,占当时总人口的14.3%。

这一背景下,近年来,养老领域吸引了大量知名企业的关注。

支点财经盘点发现,这类“新玩家”大体分为三类:房企系,如万科、绿城、远洋,央企背景的华润置地也涉足其中;保险系,如泰康、平安、太平洋等;医药系,如复星、九州通。

为何是保险、房地产、医药三类企业入局?如下图显示,这三类企业不但资本充裕,而且所在领域与养老服务都有着天生的契合点。

 

保险、房地产、医药行业在汉养老机构布局情况(支点财经统计)

 

市场化机构:青睐“中高端”

 

先聊聊市场化的养老机构。与早些年部分民营养老机构的“散乱差”、主要聚焦低端市场不同,近年入局的企业更青睐于中高端市场。

中高端体现在哪里?支点财经记者发现,除注重居住环境、生活照料外,“医养结合”是一大亮点。

“医”指医疗,“养”指养老。这类业态通常包括一个具备持续护理功能的社区或公寓,以及一家以康复、老年病等为特色的护理院或专科医院。

泰康之家便是个典型案例。

近期,支点财经记者走访了位于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泰康之家·楚园”,这里是泰康之家在全国设立的第6家养老社区,于去年12月正式运营。

楚园建筑面积达19.25万平方米,全部建成后可提供约1000户养老单元,还配建了约120张床位的二级康复医院。

工作人员介绍,楚园第一期开放的200余户已全被预订,对象多是高校、科研院所、大型工业企业退休人士,其中70岁以上占比65.5%。

除医养外,这类机构在老年人精神生活方面也格外下功夫。

譬如泰康之家推广“时间银行”概念,鼓励老年人参与社区义工、教授知识等活动,将服务时长兑换成相应产品或服务,实现老年人自我价值。

“企业加入高端养老市场是件好事,高中低端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反而更能促进市场细分、规范和养老服务质量提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湖北省养老机构协会秘书长李波表示。

销售层面,不同机构则有不同特征。

地产系一般主推租售并举,相对简单。而保险系企业的养老项目则有保险联动制、押金制等多个模式。

比如,获取“泰康之家·楚园”的入住权有两种方式。

一是与公司保险产品关联,购买泰康人寿相关保险产品后,可锁定社区入住权;二是缴纳楚园社区预订费用,获得一定时限内的等待入住权,预订费和押金等均可按规则退还。

通过这两种方式入住后,客户还需按不同户型支付月费,月费涵盖房屋及设备设施使用、居家生活能耗、文娱康体活动、乐泰学院课程、专属管家、健康管理等服务内容,但不包括餐饮、护理等需求。

太平人寿位于上海的“梧桐人家”项目,也采用了类似模式。

该项目一是面向保险客户,购买相关产品达一定金额才能获得入住权;另一种则是会籍制,根据不同房型支付不等费用才能获得入住权。客户入住后,再根据具体情况收取不同档次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