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城际网约车:拼出市场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974   发布日期:2019-12-04

利润还算可观

 

实际运营情况如何?

滴滴顺风车跨城业务的整体数据并未公开,不过,从一些数据中仍可窥一斑。如前所述,当时仅工作日的日均订单就在万单以上,遇上春节等假期,数据则是一路暴涨。

有业内人士称,尽管滴滴顺风车跨城业务暂时还未回归,但滴滴应该不会放弃这块业务,具体推进情况还得看回归后的滴滴顺风车在安全以及合法合规方面的整改效果。毕竟,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两年,包括跨城业务在内,滴滴顺风车共为滴滴贡献了接近30亿元的净利润。

滴滴另一模式下的城际市场,即2019年春节以来在部分省市县试点的跨城拼车业务数据,暂时未对外公布。支点财经记者了解到,滴滴其实有意将这一模式在全国范围内铺开,目前的试点正是为了日后全面铺开作准备。

“相比滴滴这样的头部平台,我们的数据量要小很多。”杜玲方说,“我们专注于400公里以内的城际出行,日均订单量在3000单左右,每单价格在70-110元之间”。

风韵出行提供城际出行服务的多为7座车,可乘坐6位乘客,实际每趟基本坐4-6人,取每趟乘客人数中间值5人,以及每单价格中间值90元计算,风韵出行一天的成交额在135万元,一年的成交额约4亿元。由于公司可从成交额中抽取10%的平台费,因此每年获得的抽成约4000万元。

此外,风韵出行还有一部分卖车提成和代理加盟费。

杜玲方透露,风韵出行在每个县市的车辆基本在10-50台之间,目前在全国有接近6000台车跑城际市场,分布在全国96个县市,县市比例几乎为1:1。其中,核心司机有1000多名,湖北省有近300名。

杜玲方表示,虽然靠卖车提成和代理加盟费,公司能获得部分收入,但公司要想做大做强,关键还得看订单量带来的平台费收入。这是因为,卖车主要是给司机提供便利,公司获得的提成较少,代理费则大部分用于当地市场的持续推广和技术支持。

“目前我们能实现盈亏平衡且略有盈余,因为网约车城际市场还处于开辟阶段。”杜玲方补充说,“好消息是,在我们已经开辟的市场,代理商和司机都赚到了钱”。

 

将是万亿级市场

 

相比滴滴模式下的“司机零投入”,需要花费十几万元买车才能加入的核心司机,以及缴纳不等数额代理费才能加盟的代理商,收入又如何?

陈鹏是宜城人,现在是风韵出行的宜城代理商。加入风韵出行之前,他在武汉一家金融公司上班。因为工作和生活需要,他常常坐“黑车”往返于宜城和武汉之间。

2017年9月,了解到风韵出行在做城际业务后,陈鹏决定先买1台车跑宜城至武汉线路试试。

“刚开始生意不是很好,要和当地‘黑车’和客运公司抢市场,客户了解和熟悉我们还有个过程。”陈鹏还记得,他第一天做的是亏本生意。

宜城距离武汉有300多公里,为了避免疲劳驾驶,他一天只能跑一个来回,但这一个来回都只带了一位客人。每位客人的单趟票价为100元,也就是说全天他只有200元收入,“连油钱都不够”。

跑了几天后,订单开始多了起来。第一个月陈鹏跑了27天,算下来差不多有1万元纯收入。

半年后,陈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一台车已经无法满足乘客的需求,便向风韵出行申请成为宜城代理商,由他招募司机。到目前为止,陈鹏旗下已有30台车跑宜城至武汉线路。

“现在司机一个月基本跑20天就有1万多元纯收入。”陈鹏算了一笔账,旗下的司机每天平均能带10.5人次,毛收入1050元。扣掉10%的平台费、80元的过路费和200多元的油费后,司机一天收入约600元,20天下来便是1.2万元纯收入。

“核心司机加盟进来要花十几万元,约一年半的时间能回本。”陈鹏补充说,当初和自己同一批跑城际线的司机,现在也开始赚钱了,自己因做了代理商,现在一年有40多万元纯收入。

刘林是陈鹏所说的同一批人。他是蕲春人,现在是风韵出行蕲春分公司车队队长,也是当地招募的第一名司机,负责蕲春至武汉的线路。他见证了风韵出行在蕲春的成长,“最开始只有3台车,现在扩展到了23台,司机1个月差不多跑25天,纯收入在1.2-1.5万元之间”。

虽然在每一个市场都能实现多方共赢,但杜玲方坦言并不会盲目扩张。“每进入一个市场都会做市场调查,希望大家都能有钱赚,能否进入的核心标准就是看这个地方有没有‘黑车’,如果有就用合法合规的模式抢占市场。”

杜玲方还认为,网约车城际市场还有待继续开辟,“中国有那么多县市,而我们只做了一小部分,市场非常大”。

杜玲方的信心来源于数据支撑。有网络数据显示,我国营运性公路城际出行市场每年约190亿人次,平均票价约70元,这是一个万亿级市场。只要从中能够再分得一杯羹,收入就很可观。

面对如此诱人的蛋糕,自然不断有新人入局。

今年1月起,哈罗出行顺风车相继在上海、杭州、武汉等多个城市上线,其顺风车业务就包含跨城业务。

6月,首汽约车开通了上海至苏州、深圳至东莞、广东至佛山等城际线路。首汽约车相关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在湖北省内的城际业务正在规划中。

9月,曹操专车在杭州和成都上线顺风车业务。曹操专车相关负责人对支点财经记者表示,已注意到订单中有一部分跨城订单,城际市场是值得开发的市场。

 

风险不容忽视

 

诱人的蛋糕背后,也有不能掉以轻心的风险。

首要风险便是乘客安全。去年,正是因为温州乐清市到永嘉县的跨城乘车事件,滴滴顺风车全面下线整改。

刚刚回归的滴滴顺风车,在保障乘客安全上作了诸多改进,包括综合背景及信用不好的人无法申请成为顺风车车主,行程开始前乘客可选择是否由接单司机提供服务,行程中增加了全程录音、110报警等服务。

支点财经记者还了解到,在滴滴顺风车回归前,这些保障乘客安全的措施,已在滴滴其他产品线上得到应用。

杜玲方坦言,在保障乘客安全上,风韵出行也作了很多努力。比如,选择加盟和代理模式,是为了把大家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以更好掌控和管理司机;每辆提供城际出行服务的车辆,都装有摄像头和GPS定位,随时掌握车辆运行线路;乘客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可通过平台及时报警;乘客乘坐安全上,车辆每座位有50万元承运险、10万元意外险和100万元三责险。

不过,滴滴也好风韵出行也好,这些措施也难以100%保障乘客安全,平台能做的只能是不断提升安全保障体系。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风险是政策风险。如前所述,网约车要实现合法合规运营需要“三证”,即平台牌照、网约车运输证和驾驶员资格证。其中,牌照是“三证”中的重中之重,这是平台的经营许可证。

目前,为促进网约车合法合规运营,各地未对牌照颁发有所限制。但有业内人士指出,未来鉴于城市交通等压力,网约车牌照发放有可能会进行总量控制。这意味着,现在谁拿到的牌照更多,未来才有更大机会在更多地方开展业务。

支点财经记者拿到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21日,滴滴、曹操专车、首汽约车、风韵出行在全国拥有的牌照数分别为134、74、63、51。

下一阶段,谁会跑得更快?(支点杂志2019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