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城际网约车:拼出市场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972   发布日期:2019-12-04

核心提示:我国营运性公路城际出行客流量每年约190亿人次,是一个万亿级市场。

 

除湖北省内市场,风韵出行的业务还拓展至湖南、贵州、河南等省份。

 

下线一年多的滴滴顺风车,从11月20日起迎来回归。

此次回归是在哈尔滨、太原、常州上线试运营。值得注意的是,试运营期间,滴滴顺风车业务仅聚焦于市内中短途出行服务。之前火爆的跨城业务,此次并未开通。

4年前,滴滴初次上线顺风车业务不久,便开通了跨城业务。公开数据显示,在顺风车下线前,滴滴跨城订单数据每年都在增长。

滴滴顺风车跨城业务在线的最后一个年度,即2018年春运期间(2月1日-3月12日),跨城业务共运送3067万人次,相当于同期民航运力的近一半。同时,该数字差不多是其前两年春运跨城业务总和(1038万人次)的3倍。

滴滴不想要城际市场这块蛋糕了吗?事实并非如此。

支点财经记者了解到,滴滴的跨城业务已变换了形式。自2019年春运以来,滴滴通过拼车业务已在部分省市县试点跨城业务,如北京至河北廊坊往返线、成都至其下辖金堂县往返线等。

除滴滴外,也有其他网约车平台在抢占城际市场。湖北土生土长的风韵出行,便是其中之一。目前在湖北武汉、襄阳、黄冈、黄石、咸宁等多个市县,以及湖南、贵州、河南、福建、四川等多个省份开通了城际拼车业务。

城际网约车是一门好生意吗?

 

鼻祖竟是“黑车”

 

网约车城际市场,是网约车的一个细分领域。

最早的开拓者正是滴滴。2015年6月上线顺风车业务后,滴滴发现订单里竟然有不少跨城订单。3个多月后,滴滴索性开通了顺风车跨城业务,当时仅工作日的日均订单就在万单以上。

不过,城际市场并非在网约车时代才出现。从本质上来说,网约车城际市场属于公路运输服务范畴。

早在网约车发展之前,公路运输服务的城际市场就已存在。最典型的两种代表是公路客运集团的跨城运输服务,以及个人用私家车(俗称“黑车”)提供的拼车跨城出行服务。

其中,“黑车”因为更方便、更灵活,在城际市场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如果抛开非法营运不谈,仅从服务属性来说,“黑车”某种程度上就是网约车城际市场的鼻祖。

事实上,正是受“黑车”启发,在网约车还未诞生之时,风韵出行通过电话约车方式切入城际市场。

风韵出行创始人杜玲方是湖北通城人,家也安在通城。创立风韵出行之前,做小生意的她因工作需要经常经由武汉转车。但到武汉时往往是傍晚时分,最后一班大巴车的发车时间是下午6:30,她只能在武汉住一晚,第二天再坐大巴车回家,一般到家时已是中午12点以后。对她来说,这种费时费力的乘车体验很不好。

一个偶然的机会,杜玲方知道有“黑车”提供武汉至通城的往返服务。目的地接送、时间自由选择等便捷性,让她成为了“黑车”的老客户。多次乘坐后,杜玲方发现与她存在类似需求的乘客不在少数。

除像她一样经常需要商务出差的人群外,还有工作地和居住地分属不同城市的“候鸟人群”,以及一些需要到武汉看病、上学、旅行、购物等群体。杜玲方想,自己是否也能做类似的城际拼车服务?

2009年,风韵出行的前身风韵汽车租赁公司(以下简称“风韵汽车”)成立,主要通过电话约车方式,用8台车提供通城至武汉的往返城际拼车服务。

为了能管控司机和保障乘客权益,杜玲方决定采取汽车租赁的模式,也就是与司机签订租赁协议组建车队,有订单需求时由公司调度司机接单。

“其实是有点打擦边球,那时网约车都还没出现,更别谈合法化,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回忆起这一段经历,杜玲方无奈地说道。

两年后,风韵汽车提供通城至武汉城际出行的车增加到了20多台,并新增了通城至咸宁、咸宁至武汉两条线路。

2016年,标志着网约车身份合法化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网约车新政”)正式出台后,杜玲方开始筹建网约车平台风韵出行。次年,风韵出行获得网约车全国运营资质。随后,风韵出行又相继在湖北省内以及全国多个城市拿到了网约车运营牌照。

风韵出行在城际市场快速推进,在湖北省内开通了宜城至武汉、蕲春至武汉、监利至武汉等多条线路,并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湖南、贵州、河南、福建、四川等多个省份。

 

运营模式不尽相同

 

虽然都是做城际市场,但滴滴与风韵出行的运营模式并不一样。

早前滴滴顺风车跨城业务上线时,只要司机带车加入且符合滴滴招募一般车主的要求即可,每笔订单完成后滴滴从中约抽取25%的平台费。乘客可随时随地发出订单需求,订单由顺时顺路司机自主接单。

网约车新政出台后,网约车要实现合法合规运营,不仅需要平台具备经营许可证即牌照,还需要车辆具备网约车运输证,以及司机有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虽然滴滴不断将网约车往合法合规方向上整改,但直到滴滴顺风车跨城业务下线时,仍有部分网约车不合法也不合规。

2019年春节以来在部分省市县试点的跨城拼车业务,滴滴在运营模式上有了明显变化,主要采取与当地客运企业合作的模式。后者提供具备道路运输许可资质的驾驶员和车辆,滴滴通过线上平台匹配分发订单。

此外,对乘客的用车时间也作了规定。以滴滴在成都至其下辖金堂县线路为例,乘客需选择在规定时间段内乘车,比如早上6:30-8:30之间,以使司机在同一时间段内尽量匹配满员乘客。每位乘客的费用区间为45-59元。从中获得的收益,滴滴、客运企业与司机按比例分成。

在乘客下单和用车时间方面,风韵出行与滴滴的跨城拼车业务基本相同。但在司机接单方式上,两者略有区别,风韵出行仍延续了创业初期的车队管理模式,订单由平台统一管理,再轮班排车出行。

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与司机的合作模式。风韵出行的核心司机,一般需要购买平台指定的统一车型(落地价十几万元)才能加盟。部分竞争激烈的城际市场,司机还需缴纳一定金额的加盟费,费用根据当地市场情况而定。此外,每笔城际出行订单,风韵出行会抽取10%的平台费。

需要指出的是,风韵出行之所以能够快速在全国范围内铺开,主要得益于它的拓展模式。风韵出行以单个城市为单位发展代理商,代理商一般需要在当地有出行行业服务经验,以便更好地在当地招募和管理加盟司机。风韵出行的代理商需缴纳代理费,金额视当地市场情况而定。

“之所以选择加盟和代理模式,是希望把大家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共同做大做强市场。”杜玲方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