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普宙无人机叫板大疆?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实习生 龚小芹点击次数:9614   发布日期:2019-01-31

核心提示:开放飞盟平台,普宙期望与同行一起做大工业级无人机市场蛋糕。

 

普宙无人机正在进行测试。

 

1月8日,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开幕。中国无人机品牌——普宙无人机亮相。

普宙无人机由上市公司高德红外董事长黄立在3年前创办,公司全称为普宙飞行器科技有限公司,总部在深圳,研发中心设在武汉。

去年11月,普宙无人机在武汉发布普宙飞盟平台。该平台是软硬件一体化的智能无人机平台化系统,集成了飞控、图像视觉和通讯等各项功能,在外观、软件、载荷和计算上全面开放,既可以用于自动巡检、监控,也能完成航空测绘。

支点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发布会请来了全国各地的无人机同行。

为何要把同行请来?黄立给出的答案是:普宙飞盟平台是全新的商业模式,愿开放平台与同行一起做大工业级无人机市场蛋糕。

业界人士分析说,允许中小无人机公司贴牌使用普宙无人机接口,不仅能提升普宙无人机的销量,还将与大疆无人机形成差异化竞争。

 

3年烧掉2.5亿元

 

“开这场发布会之前,我心里很忐忑。”去年活动现场,黄立站在台上说,“过去我们之间是相互竞争的。今天开这个会,我怕你们不来。”

看到台下坐满了来宾,黄立的疑虑打消了。

黄立直言,3年来烧掉了2.5亿元,公司是要真心做好一款拥有核心技术的无人机。

在创办普宙无人机公司之初,黄立有两个愿望:一是做出技术上更好的无人机;二是做出更有品味的无人机。但当他涉足工业级无人机后,发现这不比当年创办高德红外轻松。

黄立介绍,造无人机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至少会面临两大门槛:第一,是技术的完整性,就是完整的分项技术。无人机不是飞起来就行了,这个看上去并不高科技的产品其实涉及到很多领域的技术。我们烧掉上亿资金,已经打通各技术的关键环节。第二,是技术的集成度,也就是单芯片集成技术。

2015年底,普宙无人机发布了新品——BYRD,是全球第一款折叠式无人机。普宙无人机形容这是一款背起背包就能工作的无人机。因为它的折叠性能,放进背包里就能去工作。

但是,黄立对第一代普宙无人飞机并不满意。于是,他决定将军工级的研发应用结合到消费级产品中,同时又从业内挖来不少综合型人才。近200人的科研队伍一干就是两年,攻克了主要的单芯片集成技术难题。

技术水平领先后,黄立有底气拿出好的无人机产品。不过,无人机市场竞争激烈,头三年埋头技术研发的普宙无人机,市场份额并不如人所愿。

面对大疆无人机公司从消费级市场切入工业级应用领域,普宙无人机要寻找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允许贴牌

 

那么,普宙飞盟平台将在工业级无人机领域带来哪些“新花样”呢?

普宙无人机总经理姜苏峰告诉支点财经记者,公司要向过去自己的竞争同行们敞开技术平台,可以让客户两周内拥有一款定制化的自主品牌的工业无人机。“对于战略合作伙伴,他们可以贴牌使用我们的无人机。”

在现场,电鹰无人机公司创始人蔡晓东成为飞盟平台首批战略合作伙伴。他接受支点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公司就购买了10台普宙无人机,中标国家电网项目。“普宙飞盟平台可以减少创业公司的成本,让我们的产品更加多元化。”

以小型载重无人机为例,这正是电鹰无人机公司缺少的机型。蔡晓东说,初创公司要想自己研发,一开工就要上千万元的资金垫底。“对中小无人机公司来说,这是无法承受的。黄立是实实在在地花掉了上亿元。”

姜苏峰介绍,在外观上,普宙飞盟平台允许用户自定涂装设计和拥有自主品牌,有助于客户提升议价能力。在软件上该平台提供APP,支持UI界面定制,并深度开放无人机产品的各项软硬件接口及协议。

多家无人机公司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贴牌使用普宙无人机的核心技术,是对行业的一记重拳。

普宙飞盟平台的发布会选择在武汉召开也是为了展现普宙无人机过硬的技术。姜苏峰告诉支点财经记者,首先是因为集团公司的总部在武汉;其次是公司在武汉设有研发中心。“今天来的嘉宾,上午去看了公司的研发一线。”他说。

在发布会上,姜苏峰痛陈行业“痛点”。他说,伴随着无人机行业的快速发展,很多现有的民用无人机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比如机身体积大、重量大、折叠性差等问题。

针对以上这些问题,普宙飞盟平台发布的红外热成像800X600高清红外云台,售价低至3.5万元。这个价格贵不贵?

“在行业内,普宙无人机的定价并不高,甚至偏低,加上云台后整体性价比较高。”蔡晓东说。

目前普宙无人机的售价在500元至5000元左右不等。

姜苏峰还透露,普宙飞盟平台今后每年投入至少5000万元,进行研发升级。

黄立说,普宙无人机已从内到外打通无人机制造的各个环节。“普宙无人机要开放平台,就是要成就在座各位的无人机公司。我们希望在战略合作伙伴中诞生一两家行业运用领域的领头企业。”他对着台下的来宾说。

 

叫板大疆

 

普宙无人机开放飞盟平台,将给行业带来新的冲击。

深圳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说,虽然无人机行业已经被大部分人接受,但普宙飞盟平台概念绝对是无人机行业的蓝海。

杨金才认为,无人机发展到现在,消费级和工业级已经有了很大变化,比如在消费级领域,大疆无人机公司一枝独秀,而在工业级方面,虽然被认为是蓝海,但事实上好多企业在定位上还比较茫然。

“只要坚持创新,企业还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杨金才说,这次发布的飞盟平台,可以实现“无人机+载荷+制造+品牌+售后+云管理”的全价值链条构建。如果建设成功,不仅对某个行业的无人机企业,甚至对全工业无人机行业,都是全新的创造与开始,“即便是消费级领域大疆无人机公司一家独大,但红花还得要绿叶陪衬。”

智慧鸟无人机公司创始人王向阳告诉支点财经记者,最看中的是普宙飞盟平台可以打上自己公司的品牌。大疆无人机公司强势的一面是,无人机接口与协议不对外开放,例如第三方挂载设备与大疆无人机不兼容,导致无法操控无人机协同工作,而普宙飞盟平台将这些开放给了客户。

但并不是所有的同行都可以贴牌普宙无人机。黄立设置了每年要销售100台普宙飞盟平台无人机的门槛。“如果一家公司一年内都销售不了100台无人机,那这家公司就没有存在的必要。”黄立认为这个门槛并不高。

黄立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要提升普宙无人机的销量,成为工业级无人机领域的阿里巴巴,或是安卓。他在发布会现场许下了这个目标。

对业界人士来说,虽然有小米公司等超过3000家消费级无人机分抢市场,但大疆无人机公司的地位一时难以超越。普宙无人机转向工业级无人机领域,就是要在新赛道中成为领先者,但这个赛道同样竞争激烈。

同时,普宙无人机还有短板需要弥补。便携、小巧、飞行时间接近40分钟,这些普宙无人机的优点并不能满足工业级无人机领域的需求。一位业界人士直言,目前普宙飞盟平台仍然偏小,难以承载工业级运用领域的重型挂载设备。

“我们的多旋翼无人机,轴距达1.6米,需要飞行时长达1小时左右,飞盟平台根本无法满足。”该人士称。

王向阳说,大疆与普宙这两家无人机公司都已开始重度布局工业级无人机领域,目前在警用、安防领域均发布了相应机型和载荷,作业效果旗鼓相当。

业界人士指出,随着技术的提升和市场的需求,工业无人机正朝着技术一体化的趋势发展。普宙无人机此次推出飞盟平台的门槛,有望带动工业无人机进入一个便携并高度自主定制化的大门。

黄立向同行开放飞盟平台的打法能否奏效,有待时日验证。(支点杂志2019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