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跑步APP将走向何方

作者:《支点》记者 李章颖点击次数:68   发布日期:2017-07-07

核心提示:差异化内容的匮乏,已成为跑步APP的最大瓶颈。 

 

跑步热,带火了跟跑步相关的多个产业。图为在合肥举办的一场马拉松赛事。

 

村上春树著有一本书叫《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位68岁的作家,跑龄30年,每次10公里。他如此描述跑步:“跑步无疑大有魅力:在个人的局限性中,可以让自己有效地燃烧——哪怕是一丁点儿,这便是跑步一事的本质,也是活着一事的隐喻。”

如今,坚持跑步已成了优秀者的代名词,跑步也越来越被人们接受和喜爱。被称为“跑者”的群体,催生出大量跑步衍生产品,包括能量补充食品、计算心率的智能手表、带有GPS的手机跑步APP软件等。

其中,与移动互联网结合的跑步APP,已成为一个非常大的“流量入口”。比如,咕咚APP估值早已超过10亿元人民币,悦跑圈APP估值超过7亿元人民币。

不过,跑步APP似乎正朝着内容雷同、生态布局无差异的同质化方向发展。“多胞胎”频现之下,跑步APP将走向何方?

 

“跑步热”创造的商机 

 

最初接触跑步时,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CEO张庆心里是拒绝的。

“《领跑者》杂志出品人、《篮球报》主编谭杰,有一天突然邀我一起跑北京马拉松。”张庆的第一反应是“跑马拉松,那是疯子才干的事儿”。

此后,谭杰开始“贿赂”张庆——隔三差五寄双鞋、寄件衣服,还为他定制了周详的跑步训练计划。

“后来觉得自己从事体育产业,确实要有一项持之以恒的运动,我就想试试,跑步能不能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张庆说。

一开始跑,张庆就停不下来了。4个半月后,张庆在北京马拉松完成了“首马”,成绩3小时56分,成为当时全国完成全马的14万人之一。

原因不难理解。

跑步分泌的多巴胺能让人快乐,还能让人独处,效用如同参禅静修。

让自己更健康,则是跑步的另一大好处。张庆曾是医生口中“需要终生服药”的高血压患者,“如今我已停药两年,没出过大问题”。

成为资深跑者后,张庆继而从体育产业角度去研究这一群体。他发现,近年来马拉松参与者数量呈跳跃式增长。

马拉松赛事,一定程度上能反映跑者的活跃度。

根据人民网发布的《2016中国马拉松传播报告》显示,全国各地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共计328场,5年前这个数字是22场,连零头都不到,而参加马拉松赛事的人次为280万人,规模是5年前的7倍。

这种“跑步热”现象在美韩等发达国家的历史上都曾出现过。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GDP达到7000-8000美元左右时,出于对健康或其他因素的关注,跑步热就会兴起。2016年中国人均GDP已超过7000美元。”张庆说。

据移动互联网数据营销机构艾媒咨询的研究显示,高黏性跑者典型群体为30岁以上、高学历、高收入人群。

张庆和他的跑友们正符合这一特征。

“跑步营造的社会关系类似社会学所说的‘结构洞’,也就是因行业专一性而导致的行业壁垒。因为跑步,我的圈子越来越大,有潘石屹弟弟潘石坚,有歌手沙宝亮、孙楠,音乐制片人峦树,相声艺人于谦,还有安踏老板丁志忠。”张庆说。

这群“有闲有钱”的高消费能力阶层与跑步发生碰撞时,商机随之而来。

据权威杂志《跑者世界》估算:一个美国跑友的一生,在跑步上的花费由俭入奢,分为14358美元、56942美元和212872美元三个类型。中国跑友如法炮制,推出了中国版:节俭型1.41万元,普通型24.3万元,土豪型110.19万元。

受益最多的当属体育运动品牌。原本以足球为基础的耐克和以篮球为基础的阿迪达斯,近几年也将重心放在了跑步产品上,耐克公司跑步产品已占公司营收的20%。

除传统的运动服装、器材、饮料等厂商,跑步热也在国内催生出一批体育类的创业公司和项目,包括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咕咚、悦动圈、悦跑圈等跑步APP。

 

面临同质化考验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中国在很多应用方面走到了发达国家前面,跑步APP也不例外。

6月初,《支点》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天府软件园的成都乐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动信息”)。乐动信息推出的咕咚,是国内最早的跑步APP之一。

其公司茶水间摆放着跑步机、动感单车等设备,沙发旁的陈列架上则挂满了各种奖牌——这是咕咚近年来为线上赛事设计的奖牌。

2009年,咕咚创始人申波发现,身边的IT男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有过创业经历的他,敏锐地嗅到市场机会,萌生了创业想法。

“很多人抱怨运动太枯燥,我想能不能通过移动互联网,让运动变得有趣起来。”申波说。

在众多运动中,跑步门槛最低。经过深思熟虑,申波在2010年成立了乐动信息,两年后正式推出咕咚。

初期,咕咚主要瞄准跑步领域,依靠手机GPS定位,在地图上画出跑步轨迹并计算出距离、步频、运动时间等数据。

随着行业发展,申波还通过社交和社区提升用户体验。

比如,在线上建跑团,让跑友自发组成小型“俱乐部”,跑友可在团内约跑、打卡、交流训练技巧,甚至组团参赛、组织线下社交活动。

“要让他们觉得好玩,运动才能持续下去。”申波说。

看准“跑步+社交”模式的不止咕咚。从2014年开始,悦跑圈、悦动圈、小米运动等运动APP先后涌现,都有计步与社交功能。

根据艾媒咨询2017年6月发布的跑步类应用专题研究报告,中国跑步类APP用户活跃度前四名分别为:悦动圈、咕咚、乐动力、悦跑圈。

其中,悦动圈坐拥两亿用户,咕咚积累9000万用户,悦跑圈当前突破4000万用户。

就用户类型来看,咕咚用户以22-35岁的白领为主要群体,喜欢将运动与社交相结合;悦跑圈用户也集中在25-35岁,同样喜欢运动、社交。

不仅年龄相似,用户画像几乎重叠,都属于每周运动一到两次,一次运动不超过10公里的“轻量跑者”。

从用户体验来看,除界面设计之外,跑步APP核心功能并无明显差距。

张庆既用过咕咚,也用过悦跑圈。在他看来,目前市场上跑步APP功能相差不大,“非要说区别,那就是咕咚跑团做得比较好,悦跑圈线上马拉松比较知名”。

所谓线上马拉松,指在活动当天,按照活动要求,在任何地点,完成全程或半程马拉松,即可获得纪念奖牌、赛事奖品、电子完赛证书的活动。

关于线上马拉松的由来,咕咚与悦跑圈都称自己是“首创者”。其中咕咚提供的资料是“2014年9月与阿迪达斯合作推出了国内首个北京线上马拉松赛事”,悦跑圈则是“2015年1月在厦门马拉松上首创了线上马拉松”。

“首创者”的定义众说纷纭,难以厘清,但可以肯定的是,线上马拉松确实逐渐成为跑步APP中最流行的模式。

尽管功能雷同,咕咚和悦跑圈并不把彼此作为竞争对手。

官方网站介绍中,咕咚定位于“全民运动社交平台”,悦跑圈则是“基于社交型的跑步应用”。而运动涵盖的范围,无疑比跑步更大。

当然,跑步是咕咚目前的核心业务。当打开咕咚界面,点开下方正中的“运动”按键,内中有运动和计步两个功能,运动栏目包括“户外跑”与“室内跑”。

“未来,体育巨头一定是拥有用户社区,拥有装备品牌,甚至能执行自己赛事的公司。”在申波看来,咕咚的竞争对手是各类运动品牌。

悦跑圈则单纯立志于提供更好的跑者服务,“这是一件‘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事情”。悦跑圈CEO梁峰对《支点》记者说。

不过,这些仅仅属于未来趋势。

“就目前而言,跑步APP正面临同质化考验。差异化内容的匮乏,已成为了企业‘逐鹿’跑步App领域最大的瓶颈。”艾媒咨询CEO张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