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互联网药店变形记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陈宇晴点击次数:82   发布日期:2017-06-07

核心提示:网售处方药的政策一直未解禁,但互联网医院则让医药电商“曲线”销售处方药。 

 

七乐康创始人石振洋。

 

4月12日,由《中国药店》杂志社发布的《2016-2017年度网上药店销售排行榜(20强)》在网上热传。

让人极为振奋的是——与这份排行榜一同发布的还有B2C市场销售额数据,2016年国内医药B2C市场销售额已达278亿元,2015年这一数字仅为144.2亿元。

更让人诧异的是,在这份榜单里,从2011年至2015年,连续五年排名第一的七乐康网上药店,下滑到第二名的位置,第一名则由1药网取代。

曾连续五年荣登销售冠军宝座的七乐康网上药店,业绩为何突然下滑?互联网药店遇到天花板了吗?

 

被调侃“就是卖避孕套的”

 

七乐康网上药店,隶属于广州七乐康药业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乐康”),后者由石振洋于2010年创立。

学医出身的石振洋,在创立七乐康之前,在广州做药品代理,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并于2005年开设了第一家药店。

那时,药店除了能售卖非处方药外,国家还允许患者持处方在社会零售定点药店购药,这一政策促进了零售药店的快速发展。

到2009年时,石振洋已有7家门店,盈利比较可观。不过,和那些拥有数百家甚至上千家门店,销售额达数十亿元的连锁大药店相比,就差得有点远了。

彼时,我国医药电商也已萌芽,拿到《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的企业,允许在网站上销售非处方药。证书分为A证、B证和C证:A证的服务范围是第三方交易服务平台,B证的服务范围是与其他企业进行药品交易,C证的服务范围是向个人消费者提供药品。

2005年,国内第一家医药B2C药房网上线。此后,陆续有一些药店也拿到了C证。

“如果继续开药店过安稳日子也可以,至少可以衣食无忧。”石振洋对《支点》记者说,“但我想在医药领域有更大作为,医药电商或许是一个入口。”

石振洋开始筹备医药电商相关事宜,并于2010年正式成立七乐康,同年拿到了C证,成为国内较早一批获得合法资质的医药电商。2011年,天猫医药馆开业,七乐康成为首批进驻医药电商之一。此后,它还推出了自己的官网,并入驻京东电商等平台。

一切准备就绪,靠什么吸引消费者呢?

和其他领域的电商一样,价格是有力的杀手锏。线下药店各种环节太多,门店、人力等成本较高,药价降不下来。医药电商能直接将药品送到消费者手中,没有高额的门店成本,售价自然下调。

七乐康网上药店销售的产品,一般要比药店便宜5-10元。比如,同样一款规格为0.4mg*93片/盒的斯利安叶酸片非处方药,药店一般卖58元/盒,七乐康网上药店则卖52元/盒。

价格之外,便是打造“爆款”吸引消费者。考虑到电商的消费群体大部分为年轻人,这类人群对计生用品、隐形眼镜等非药商品需求更大,七乐康网上药店便选择了以它们作为切入点。

正因如此,有业界人士曾调侃称“七乐康就是个卖避孕套的”。不过,七乐康对此并不在意。

石振洋认为,这些年轻用户的背后是家庭,通过刚需品类建立首次连接后,若家庭日后有购买药品的需求也会找七乐康。

成效很快显现。2011年七乐康网上药店销售额就达到了数千万元,并问鼎网上药店销售冠军宝座。次年,七乐康网上药店销售额升至1.2亿元,成为首个突破亿元的网上药店。之后,销售额也是一路上升,2013年达3.6亿元,2014年则为7.71亿元。

与此同时,石振洋也发现,消费者对产品的时效性要求越来越强,特别是药品,因为要及时使用,更不能延误。

2014年底,七乐康专门成立了医药物流公司,并获得了国内首批医药B2C物流筹建批文,目的就是为了让产品更快、更安全地到达消费者手中。

2015年,七乐康在广州实现了“211限时达”,即上午下订单,下午能送到,当天晚上下订单,第二天上午就可以送到。不仅如此,七乐康还在北京、上海、成都、武汉等城市布局物流体系,“211限时达”配送覆盖范围持续扩大。

2015年,七乐康拥有线下门店9家,网上药店销售额10.77亿元,连续五年蝉联网上药店销量第一名。

 

疯狂价格战

 

在七乐康快速发展的同时,市场也在悄然变化。

2014年,排名第一的七乐康网上药店,销售额比第二名健客网多1.21亿元。当年,排名第九位的1药网,销售额只有2.73亿元。到2015年,同样排名第一的七乐康网上药店与排名第二的健客网,差距缩小到了0.26亿元;排名上升到第四名的1药网,销售额也突破了10亿元。

七乐康网上药店,一直遥遥领先的优势逐步衰减,则是因各家医药电商拼战的结果。

医药电商也被资本寄予了厚望。仅2015年上半年,七乐康网上药店、1药网、康爱多网上药店,总计获得了超过10亿元的融资。

手握雄厚资金的各家医药电商,为抢夺用户,打起了价格战。康爱多网上药店创始员工之一的黄钻柏就指出,某款艾滋病试纸2014年平均售价200元/盒,后来就“杀”到了不到20元/盒。

更有一些激进的医药电商,推出“1元包邮”,甚至是“0元包邮”产品。

在产品品类上,大家都以计生用品、隐形眼镜、养生保健等非药商品切入,进而带动药品销售。在产品同质化的背景下,价格就成了消费者决定在哪里购买的重要因素。

不仅如此,各家医药电商也均在积极布局物流体系。比如,1药网在上海、天津、广州建立仓储中心,通过自主配送一部分货物,再与快递公司合作,在上海等地实行“半日达”,用户上午下单,下午就能收到。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莫岱青对《支点》记者表示,医药电商价格竞争激烈,大家都在不断提升服务能力,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如此,在类似服务体系的构建下,市场被分食也就自然而然了。

另外,相关政策也有了变化。就在今年1月底,国务院明确指出,取消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平台除外)的审批,将医药电商准入证书的B证、C证由审批改为备案,医药电商的准入门槛降低。

这意味着会有更多企业杀入这个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加剧,大家都开始比拼市场、渠道、营销等各方面的能力。截至今年1月2日,各类《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已经发出896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