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金融

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一天最忙的时候就是拉群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点击次数:119   发布日期:2018-01-05

核心提示:只要是看好的投资赛道,创新工场就会下重注。

 

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

 

在投资界,郎春晖以“稳、准、狠”著称。在前不久举办的GAIS2017全球天使投资峰会上,郎春晖接受了《支点》记者专访。她告诉记者,只要看好了赛道,创新工场就会下重注。对于那些没有知识积累、没有人才储备的项目,哪怕是热点,创新工场也不会跟风。

 

看好“教育赛道”

 

创新工场由李开复创办于2009年9月。作为国内一流的创业投资机构,创新工场深耕人工智能、消费升级、教育、文化娱乐、企业服务与升级、互联网金融等领域。

出任创新工场合伙人之前,郎春晖供职于易观国际,历任研究总监、咨询总监、助理总裁,覆盖的领域包括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等,对TMT产业投资与研究有着十多年经验。

郎春晖告诉《支点》记者,2002年她开始做投资时,市场上做互联网早期投资的不超过50个人,到去年,类似投资、基金公司多达10万家。如果每家公司有10个人,那么这个行业就有百万大军。这足以说明投资行业的爆发式增长。

对于创新工场的投资领域,郎春晖说:“我们只投我们懂的行业,一旦看懂了就会下重注。”她以教育领域为例介绍,创新工场已投资40家公司,其中27家在中国,13家在美国。她表示,教育是创新工场唯一真正做到了中美投资跨界的领域。

为什么如此热衷教育领域?郎春晖认为,中国正在经历教育产业的政策红利,未来的职业教育将缓解“一毕业就失业”的矛盾。同时,在线教育等新模式能让教学内容不断创新,满足大家跨时空学习的需求,同时满足教育个性化发展的需求,这些领域的成长型公司都具备投资价值。“一条赛道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5%就非常可观了,但教育赛道的增长率居然达到40%。”郎春晖说。

“我们观察了过去几年来的留学市场,出国留学人数每年都在以40%的速度增长。”郎春晖继续举例介绍,创新工场投资过一个项目VIPKID,这个项目就是把美国的小学“搬”到中国,满足中产阶层子女海外教育对接的需求,平台上的教师都是有教师资质的美国人或加拿大人。

郎春晖说,最早投资VIPKID项目时,该公司团队成员不到10人,花了一年时间才招到100名学生。但第二年、第三年开始放量增长,学生人数每年都在以10倍的速度增加,仅2017年一个月的收入就已达到4亿元。“现在的商业已经没有了地域界限,当你不断升级服务体验并做到标准化后,规模化也就起来了。”

 

“当心行业大佬用钱砸死你”

 

创新工场如何选择赛道?

郎春晖告诉《支点》记者,创新工场会长期研究某一赛道,看好的赛道就会重点投资,不会蜻蜓点水。选择赛道必须积累必要的知识,如果知识不够,就去“挖”有经验的投资总监,尽量把投资各环节需要的人才储备好。

郎春晖提醒创业者,首先要选择千亿元、万亿元市场的大赛道,其次要看这条赛道上有没有巨头存在。如果有,则要看这条赛道是否有“掩体”,若赛道平坦又没有“掩体”,创业者应当尽量避开,否则巨头用资本碾压式竞争,就能让你无路可走。

“小蓝单车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她对《支点》记者说,“我很喜欢骑小蓝单车,可惜它近期停运了。在共享单车这条赛道上,已赛出ofo、摩拜两家独角兽企业,小蓝单车的退场有一定的必然性。”

郎春晖又以出租车市场为例。当年创新工场以300万美元投资了“天天用车”后,百度也跟投,但最后的结局是,竞争对手滴滴打车融到更多资金,并设置了一道道没钱就无法逾越的障碍。“这些案例告诉我们,在宽阔的赛道上,如果前方有行业大佬,他很有可能用钱把你‘砸死’。”郎春晖说,这是投资人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郎春晖称,在赛道的选择上,她有自己的“打”法:分析赛道,提前看懂,不盲目跟风。比如在教育细分市场的赛道上,郎春晖就看好棒球培训这一市场。

某一周末,郎春晖与国家棒球队前队长孙岭峰一起打棒球。孙岭峰参加过北京奥运会,退役后曾任江苏棒球队主教练,还运营过2014年、2015年两届中国棒球联赛。2015年,孙岭峰成立了“强棒未来”,并获得创新工场的融资。

郎春晖说,棒球是一项世界性的运动,而韩国、日本棒球运动的发展,证明了亚洲人也能打好棒球,“我们相信只要给中国棒球一定的推力,它就一定能够迎来爆发”。

 

一天最忙的时候就是拉群

 

“相信参加完这次大会后,会有大量本地优质项目向我们‘砸’来。”郎春晖说,看项目是她的工作常态。

“对不起,我不可能5分钟看懂你的项目。”在采访间歇,有项目创始人试图打断采访向郎春晖请教,被她婉言谢绝。她告诉《支点》记者,经常遇到这类情况,“不坐下来聊个半天,哪能深入了解?”

与多数投资人一样,郎春晖选择项目时重点看创业者,但她更看中创业者的经历与其项目是否一致。“如果创业者选择在棒球教育领域创业,而他之前是位医生,我们是不会投这类项目的。”

遇到好的创业项目颇具偶然性。有一次,郎春晖去杭州参加活动,但主办方推送的6个项目她无一看中。活动快结束时,卡考网络创始人黄卫新向她寻求创业指点。黄卫新从事房屋销售已有10年,深知行业的坑在哪、坎在哪,所以卡考网络欲利用技术手段来提升传统房产销售效率。

与黄卫新深度交流后,郎春晖当即决定给他投钱。回到北京,这个项目却遭到公司几名高管集体反对,原因是创新工场刚刚投资过一家房地产互联网公司。作为创新工场合伙人,拥有一票决定权的郎春晖强行通过了该项目。在她看来,黄卫新不仅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还有很好的大局观和快速学习能力。

郎春晖说,有时她一天最忙的时候就是拉群,帮投资项目对接资源,让投资的已成熟项目带成长中的项目,她将这种方法戏称为“打群架”。

从刚成立只投种子期、天使轮到如今,创新工场已经是一支专注于A轮到C轮的中早期基金。目前,创新工场整体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120亿元人民币。郎春晖说,创新工场不是孵化器,而是带有孵化功能的基金,基金意味着能给钱,不光给小钱,也能给大钱。(支点杂志2018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