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金融

政府应对“资产端”加强监管

作者:《支点》记者 丁杰点击次数:120   发布日期:2015-12-11

——专访湖北融圆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邓建强

 

核心提示:互联网金融并不是对传统金融的颠覆,而是一种补充。未来,银行、小额贷款公司以及互联网金融公司,三者之间会绑得更紧。

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升级,需要金融资源向中小微企业倾斜。互联网金融如何以不同于传统金融的渠道和技术,切实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美国的信用体系和互联网金融发展较为成熟,其中又有哪些经验和做法值得国内平台学习?近日,湖北融圆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邓建强接受《支点》记者采访,分享了他的一些独到观点。

 

互联网金融不是对传统金融的颠覆

 

《支点》:近期,《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监管政策陆续出台,你对这些政策中的哪些条款印象最为深刻?对各部门即将推出的监管细则有哪些期许?

邓建强:首先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准入门槛,我希望监管部门下一步要适当收紧,机构数量要与市场匹配,否则就会出现供需不平衡。其次,政府要对优质P2P平台给予资金扶持,但怎么获得资金,还需要有具体的细则和说明。

另外,对于“资产端”,也应实现数据量化,建立定期公布机制,这样才能确保这个行业及行业内的企业健康发展。政府还应对“资产端”加强监管,如果不把控好这块,后果难以预测。

《支点》:有人认为,未来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机构不存在冲突,不同机构用不同方式满足不同人群。在你看来,这两类机构各将满足怎样的人群需求?

邓建强:实际上,互联网金融并不是对传统金融的颠覆,而是一种补充。未来,银行、小额贷款公司以及互联网金融公司,三者之间会绑得更紧。

银行主要服务大中型企业。从宏观数据来看,小微企业有大量的金融服务需求,需要更多互联网公司提供服务。

 

错位竞争主打票据理财

 

《支点》:互联网金融涉及领域非常广,现在各种平台也很多。在众多平台中,融圆资产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邓建强:我们的主营业务可能跟其他P2P平台不一样,我们主打票据理财。所谓票据理财,是指通过第三方平台,个人实现对银行票据理财的投资,融资企业以银行承兑汇票作为质押担保,通过第三方平台向投资者募集资金,而投资者通过票据理财实现对银行承兑汇票的直接投资,并获取相应收益。

票据业务主要分两大块,一是银行承兑票据受益权转让、赎回交易。另一块,是企业在开存兑汇票时需要缴纳保证金,若企业自有资金不够,我们可以提供贷款。

《支点》:P2P健康发展的关键之一,在于风险控制。很多机构从自身风险控制考虑,往往需要用户提供更多资料。但另一方面,用户又希望提供的资料越少越好。请问该如何把握两者的平衡?

邓建强:对于要兼顾借款人和贷款人双方利益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这一点几乎不能平衡,如果谈平衡,风控就没有办法落实。在风控方面,如果我们放款时不强势,收款时就会弱势。

以企业找我们借保证金的业务为例,在签了借款合同之后,出票人的营业执照、法人章、公章、财务章全都交到我们这里;对应的保证金账户的支付密码,也由我们公司封存,在这些风控措施方面,我们不会有丝毫让步。

对客户来讲,当然是希望越简单越好。而我们能做到的,是在审贷、收集材料、放款环节提高从业人员素质,提升服务效率和品质。

 

须防范“黑客”风险

 

《支点》:互联网金融是件“跨界”的事,从业者必须是这方面的顶级高手。请问公司在选拔和培养人才方面有哪些要求?

邓建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风险主要有两种,一是资产管理风险,二是互联网平台风险。比如,当平台交易数据达到一定量时,就容易被“黑客”盯上。

正因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特殊性,对于人员甄选,我们要求员工既要具有银行、金融机构从业经验,也要有互联网公司经验。但这种复合型人才相对较少。业内有些公司的做法是,先把差不多符合条件的人招进来,再进行筛选,但我们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容易造成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不仅增加运营成本,也会给公司发展带来隐患。

中高层管理人员在入职前,我们会把相关的背景调查清楚,比如征信记录是否良好、有没有其他不良行为等。未来,我们还考虑与高校进行对接,采取一对一培养和合作的方式。

 

美国信用体系值得中国学习

 

《支点》:国外的互联网金融发展走在中国前面。在你看来,中美在互联网金融方面有怎样的差距和不同?今年以来,一些美国P2P公司高管们纷纷来中国考察合作,目前公司在国际化战略上是否有所规划?

邓建强:主要是“时差”的差距。国内互联网行业起步比美国要晚一些,PE也比美国晚发展好多年。美国的信用体系建设、风险评估都已相当成熟,且信用数据面向所有机构开放。因此,他们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对于借款人偿还能力的评估准确性相对较高。去年12月,美国最大P2P平台LendingClub登陆纽约交易所,IPO价格为15美元,上市首日市值便达到了85亿美元。

我们公司的定位,是打造符合国际规范、全国领先的投行机构,所以会发展网络金融、基金管理、能源投资,进而延伸到文化投资以及正在发展的汽车服务产业。

今后我们也会开展一些国际业务,并组织管理团队去发达国家及投行业务发展较为成熟的机构学习、考察。随着国内信用体系建设的逐步完善,欧美国家关于金融业务风险控制的模型,同样可适用于中国的金融市场环境。(支点杂志2015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