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金融

金融工程下乡的叶氏探索

作者:《支点》记者 方迎定点击次数:147   发布日期:2014-06-14

整体架构设计

 

“叶氏宏观金融工程好似县域领导的金融规划布局,或者是政府设立的金融指挥中心。”一位熟悉叶永刚的市场人士对本刊记者说,宏观金融工程的关键在于对金融资源的整体架构与协调。

这种对金融体系的系统性思考,以及对各项配套措施的设计,让许多人对县域金融工程充满期待。3月30日,阳新县政府召开了两场座谈会,分别邀请了企业家和金融机构,两方代表各吐苦水。

企业的困惑集中在:希望政府扶持新兴产业和龙头企业;受政策约束,传统产业融资难;从银行获取抵押贷款困难;不了解资本市场,对其能否促进企业发展抱有疑问。

金融机构则反映:企业信息闭塞,银行需要通过经信局、税务局、商务局、会计师事务所等渠道寻找相关信息,一些扶持多年的企业发展停滞,风险压力增大。

“县域经济是金融高风险区,信用环境不跟上,就会制约经济发展。”中国人民银行阳新县支行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全县各类金融机构也不少,但与地方财政相比,仍较弱势。

如湖北银行阳新县支行设立一年多来,发放贷款已达7亿多元,而存款规模仅1.3亿元。

“政府的财政存款能否和金融机构贷款挂钩?谁贷得多,财政存款就往哪里调,作为奖励?”现场有金融机构提议。

县政府工作人员也“喊冤”:尽管县政府给予银行众多优惠,但企业上门贷款时,仍然是“求银行就像求爹爹”。

存贷失衡,资金大量外流,金融体系不健全,社会信用环境建设滞后,融资结构不合理,资本市场有待建设,政府金融服务平台缺乏……等等,在叶永刚看来,是湖北省县域金融发展存在的普遍问题。他发现,中国农村经济整体发展速度慢,表面上看是缺钱,实际上是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贷款难,是因为风险。

“我们缺的不是钱,缺的是如何学会运用一种工具进行资源的有效配置,找到一种办法让大家共赢。”叶永刚说,金融就是资金的融通,其核心理念是借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可是如何能顺利借到钱,又如何让别人的钱安全,这就涉及到金融工程的研究核心:风险控制。

“金融风险控制的过程,也就是创造财富的过程。”对金融工程和中国农村现实的深刻理解,给了叶永刚建立县域金融工程示范县的勇气。

2012年,通山县政府与叶永刚团队展开合作,分三个阶段实施,基本做法主要包括:制订县域金融规划实施方案、核心产业金融工程实施方案、城市建设实施方案、内改外引,完善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搭建平台,打通政银企良性互动渠道、大力发展外源性直接融资,搭建与资本市场的对接桥梁、创新产品,拓展县域金融创新覆盖面。

 

撬动转型杠杆

 

“产业是根本,金融是工具,利润是目的”。这是产业金融工程的核心目标。

随着经济的发展,阳新县逐步形成了机械制造、轻工纺织、医药化工、新型建材四大支柱产业,产值占全县规模以上工业总量的97.9%,比上年提高2.4个百分点。

在做大做强当前四大优势主导产业的基础上,阳新县重点发展冶金电子机械制造及汽车配件、纺织服装、新型材料、医药化工、食品饮品加工等工业产业,不断延伸和拉长产业链条;强力推进优质粮油、蔬菜、苎麻、林特、畜禽、水产等农业产业化建设;着力打造现代服务与旅游开发的特色产业。

目前全县龙头企业的产品主要集中在重型铸造、精密铸造、汽车零部件制造、医疗器械及药械制造等。

在经过密集调研后,叶永刚发现:阳新县GDP增速只有10%左右;服务业发展缓慢,工业发展不稳定;产业大而不强,特色不突出,缺乏龙头企业。

武汉中部发展创业投资中心总经理熊文在与企业座谈后指出,阳新整体产业多元丰富,涵盖面广,涉及集成零部件、建材、水泥、汽车轮胎、化工医药、农业企业,大部分属传统产业,在商业模式上难有创新之处。虽然拥有比较丰富的资源禀赋,但由于缺少产业整合和资源利用的合力,这些优势资源难以发展成为支柱产业和优势产业。

叶永刚为阳新县县域金融规划实施路径,首先即构建现代金融体系,如引入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等,完善其金融机构体系、引入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建立产业互助基金等构建区域性多层次资本市场与货币市场、引入P2P网贷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征信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构建信用体系,搭建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金融法庭等政府金融服务平台。

他认为,阳新县首先要寻找县域经济的主导产业与核心企业。寻找到重点的产业和企业后,从资本市场突破,跟进金融资源,打造样板工程,然后自下而上,依次使其成为市、省、国家乃至全球的金融工程。

“货币市场与资本市场互动,做大企业使贷款风险变小;再把政府的手拿出来,把看不见与看得见的手握在一起,重视市场还要强调政府的引导作用。这两只手握在一起,创造一个套利空间。”叶永刚如是说。(支点杂志2014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