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金融

黄少明:金价下跌将诱发黄金消费需求反弹

作者:admin点击次数:43   发布日期:2013-07-09

黄少明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4月中旬,黄金价格突然暴跌,在连续二个交易日内,由每盎斯1576美元暴挫至最低点1321美元,跌幅约16.2%,而最后一天单日跌幅更超过9%。以百分比计,黄金当日跌幅创1983年2月以来最高;以美元计,黄金当日跌幅则创1980年1月以来之最。自1999年这一轮黄金大牛市启动以来,金价调整超过15%以上者,包括这一次在内,共发生过4次。但与这一次不同,前三次的金价调整期都是以月为单位计算的。这次金价如此剧烈的暴跌,让人难以理解。这不仅是一次黄金市场的危机,也是金融市场的一次“认知危机”。

 

近期金价暴跌因由 

 

黄金过往一直被看作是货币的替代,能有效抵御通胀对货币购买力的侵蚀,因此具有最终的保值功能,而且作为稀有的贵金属,在经济金融出现不稳或动荡时,黄金还具有避险功能。从货币替代来看,美元近期走势有上有落,在“重回强势”的市场期望中反复见高回落;日元亦在安倍新量宽政策下持续弱化,从去年10月至今已持续贬值逾25%。按理,信用货币的波动和走弱理应更加突显黄金的货币替代属性,然而黄金价格并未得到应有的支撑,金价暴泄并未有和缓迹象。换个角度说,黄金以美元标价,金价与美元汇率是反向变化的关系,而在此次金价暴挫期间,美元汇率并无出现显著升值现象。相反,在此前几个交易日里,美元汇率反而处于回落阶段,作为货币替代属性的黄金,没有急跌的理由。

 

从避险功能来看,市场的避险需求历来都是金价上升的驱动力。然而,此次金价大跌前夕,世界经济金融领域却是各种负面信息不断。日本新任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出人意料推出超预期量宽政策,日债息大幅上升,震惊全球。美国4月份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指标普遍弱于市场预期,各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测。

 

另外,塞浦路斯事件再爆信任危机,存款税疑云引发人们对信赖已久的欧洲银行系统的担忧,人们开始怀疑连欧盟这样庞大正统的组织在未来也将毫无稳定性可言。所有上述风险都理应有助扩大对黄金的避险需求,从而推升金价。相反黄金却直线下跌。

 

上述宏观基本面分析难以解释此次金价毫无先兆突然暴跌的内在原因。技术走势分析同样也不能提供合理的解释。无论是市场集中卖空行为,塞浦路斯央行沽金的传言,还是大机构此前纷纷唱空金价,要么不具备造成金价如此暴跌所需的能量,要么难以构成黄金暴挫的最终原因。

 

金价暴跌背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1999年,纽约金价最低报251.9美元一盎司。此后,金价一直低位徘徊。但从2001年开始,黄金低位反弹,进入了一个长达逾10年的牛市。以2007年金融危机为界,黄金牛市可分为前后二个阶段。由于所处的国际经济金融环境不同,两个阶段的黄金升市,无论是动力来源、动能大小,还是上升幅度皆有所不同(见图一)。

 

图一﹕1999-2013黄金价格走势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贵金属市场主要处于底部反弹、缓慢上升的价值回归阶段。2001年底小布殊时代来临,与前任实行保守的财政政策及其它政策不同,小布殊在科网股泡沫破灭后,为刺激经济大幅减税、大洒金钱,导致财赤、贸赤急升,连刷新高纪录。尤其在经济不景或市场动荡时,又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连番减息,滥发货币,使市场对美元信心尽失。美元在布殊上台不足一年即开始贬值,屡创新低,连衰六年。正是在这种环境下,以美元计价的黄金,在美元跌跌不休中,作为相对应的避险保值工具,开始了它的价值回归进程。在这期间,金价从牛市低位约300美元起,升至约600美元水平,升幅约100%。

 

2007年,百年不遇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国际货币政策环境和金融环境,以及投资市场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当局推出史无前例超级货币政策[1],再加上各国近年来“竞赛式”的货币寛松措施,动摇了人们对信用货币及法定纸币的信心,担心未来最终出现长期、恶性通胀。对通胀的担忧,以及“货币过剩”的共识,成为黄金牛市第二阶段的最大动力,驱使黄金价格反复攀升。2011年9月黄金价格曾创下历史最高价1922美元/盎司。至此,短短4年金价再上升220%。如果从最低点252美元/盎司至最高点计算,则金价最多上涨了逾660%。

 

由此可见,过去10余年尤其是近5年来,金价不断创新高的最主要动力来自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不断升级货币量宽规模,使投资者担忧长期、甚至恶性通胀的来临。资金对避险保值的需求跃居首位,黄金的避险属性和保值功能被看好并不断放大,形成市场对黄金的投机性需求。

 

然而,现实情况是,投资者担忧的通胀水平并未随全球货币量宽规模的扩大而明显上涨,通胀迄今为止依然处于较低水平。把货币政策发展到极致的美国,情况更是如此。目前,美国无论是名义、还是核心通胀,无论是名义、还是核心PCE价格指数,都一律低于2%的通胀目标。极为宽松的货币环境并未如预期带来长期和恶性通货膨胀,在失业率高企,平均时薪不升反降下,工资成本驱动的通胀上升信道无以形成,而国际油价和粮价的升跌却又难以传导至作为政策制定基础的核心通胀上来。显而易见,美国的通胀,如有的话,也只是短暂性质,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流动性刺激,美国通胀势必回落。

 

而以对冲通胀、避险保值为由的投资热潮却把黄金价格反复推高至660%,远远超越了黄金通胀保值的限度。即使把通胀、美元贬值、经济表现等相关因素考虑进去,经过10余年热炒的黄金价格也已大大超出了合理水平。由于黄金已经大大超买,价格下跌回到合理水平是必然趋势。这才是引发金价暴跌的根本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