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中部上市公司PK:湖北总数第三

作者:白起 林楠点击次数:3781   发布日期:2021-01-06

 

作为资本市场价值创造的主体和源泉,上市公司被誉为区域经济的“晴雨表”,上市公司数量,也反映了一个地区的经济实力水平。

近年来,中部境内上市公司总数的较量,主要在湖南、湖北、安徽之间展开,三省之间呈现你追我赶之势。

Wind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剔除已退市的境内上市公司,以及企业同时在A股、B股上市重复因素后,安徽、湖南、湖北境内上市公司总数分别为126家、117家、114家。

湖北经济总量领先于安徽、湖南,但在境内上市公司数量上落后了。 

 

湖北上市公司数量与经济总量不匹配

 

自遭受新冠肺炎疫情严峻考验以来,湖北经济状况一度引人担忧,但随着2020年三季度经济持续复苏向好,这些担忧已彻底消散。

2020年6月11日,湖北省资本市场建设工作会议提出,全年全省新增上市公司总数保持中部前列。

然而,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部六省安徽、湖南、江西、湖北、河南、山西境内上市公司新增数分别为20家、11家、10家、8家(东贝B股自2020年11月23日终止上市,东贝集团于2020年12月25日在A股上市,故不算新增)、7家、2家。

这意味着,即便加上香港上市的福禄控股(02101),湖北也未能成为“中部前列”。

2015年之前,湖北境内上市公司数量长期位居中部榜首。然而,2016年、2017年,湖北分别被安徽、湖南两省赶上。

2018年初,湖北提出“上市公司倍增计划”,计划到2022年末各类上市公司总数达到200家左右。

2019年,湖北与湖南境内上市公司数量一度并列第一。然而,你追我赶之下,湖北又被湖南、安徽超过。

经济体量排序,则是另一态势——2019年,湖北、湖南、安徽三省GDP分别为45828.31亿元、39752.12亿元、37114亿元,湖北优势明显。

对此,湖北省政府咨询委员、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邹薇向支点财经记者表示,“在中部,湖北上市公司数量与经济体量很不匹配。”

与上市公司数量相比,质量也同样重要。

在众多质量指标中,市值是上市公司的独有指标,也是上市公司综合实力的体现。截至2020年12月31日,剔除企业同时在A股、B股上市重复因素(取A股市值),安徽、湖南、湖北境内上市公司总市值分别为19745.69亿元、17653.70亿元、15880.09亿元,湖北排名垫底。

从各省市值“头牌”来看,湖南的爱尔眼科(300015)、安徽的海螺水泥(600585)、湖北的闻泰科技(600745)当日市值分别为3086.60亿元、2735.50亿元、1232.49亿元,闻泰科技不到前两者的一半。

从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利润来看,湖北境内上市公司市值排名前三的闻泰科技、三安光电(600703)、中信特钢(000708)加起来的营收、归母净利润数分别为995.64亿元、75.44亿元,不敌海螺水泥一家。

 

 

中部三省经济发展竞争激烈

 

湖北境内上市公司数量与湖南、安徽的差距再度拉大,与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并无直接关联。

邹薇表示,“一个公司上市要准备几年,今年上市的企业其实早就在筹备了。因此,疫情会影响未来几年上市公司的新增速度,而非影响当下。”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采访中,多位专家也表达了自身观点。

首先,湖北、湖南、安徽宏观层面的差距正逐步减小。

上市公司数量的比较是表层的,经济发展的质量才是底层推动力。近十年来,湖北经济总量一直超过湖南、安徽,但后两者追赶势头十分强劲。

2017-2019年,湖北GDP分别同比增速为7.8%、7.8%、7.5%。同期,安徽增速分别为8.5%、8.02%、7.5%,湖南为8%、7.8%、7.6%,均高于湖北。

其次,产业结构方面也有差异。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叶永刚向支点财经记者表示,湖北钢铁、汽车、水泥、石化仍占相当大的比重,“相比之下,安徽、湖南等中部其他省份的新经济、新产业比重更大。”

再次,安徽、湖南在民营经济活力方面也略胜一筹。

湖北省政府咨询委员、湖北经济学院特聘教授秦尊文表示,如今的上市公司数量之争,重点就在于民营经济活力之争,“在中部,湖北民营经济没有明显优势。”

2019年湖北民营经济占GDP比重达54.6%,安徽为60.4%。湖南仅能查询到2018年1-9月的公开数据——彼时,民营经济占GDP比重为58.1%。

最后,中部境内上市公司数量第一的安徽省具备靠近长江角的地理优势。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安徽虽属中部,但在国家政策推动下,正大力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与上海、江苏、浙江形成协同,“具备天时地利的区域优势。”

邹薇则强调,近年来,安徽在新经济发展方面建立了系统化的制度优势,并依托中国科技大学推动成果转化,培育了大量新经济企业,“这些企业,都是安徽上市公司数量增长的排头兵。”

除上述因素外,邹薇表示,一些湖北企业对资本市场不够了解、上市意愿不强,也影响了上市公司数量的增加,“我们曾做过一些企业调研,湖北企业绝大部分倾向于银行融资,大家都提融资贵,但很少有企业提‘上市难’。”

 

 

上市公司冲刺200家,湖北应该怎么做

 

专家们一致认为,湖北要想实现2022年末各类上市公司总数达到200家左右的目标,还需要采取一些强有力的举措。

其一,产业结构更加优化。

“湖北产业结构需要优化。虽然我们有光谷,但仅靠一个光谷是不够的,要通过招商引资、资本引入,形成符合新经济时代特征的产业集群。”董登新说,未来资本市场一定会迎来由信息技术革命带动的、以高新科技产业为龙头的“新经济时代”,符合新经济特征的企业也将更受青睐。

邹薇建议,在招商引资过程中,相关部门要做好相关协调服务工作,“让项目进得来、留得住、发展壮大,切实起到提振、带动地方经济的作用”。

其二,打造上市服务梯队。

“湖北要做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工作,对有些财务不规范、公司治理不规范的企业,可以先对接到区域股权交易市场进行规范和培育,在培养上市预备梯队的同时,也解决他们的一部分融资问题。”叶永刚说。

目前,湖北省按照政府推进、企业主体、中介指导、市场导向的原则,实施上市后备企业培育计划,已有大量重点企业进入“金种子”“银种子”名单之中。

其三,拓宽境外上市渠道。

叶永刚表示,要鼓励企业选择适合的路径上市,比如可考虑在香港、澳门、新加坡、美国等多层次资本市场上市。

其四,要善于向周边省份学习。

“以前湖北都是学习沿海发达地区,现在发现,我们某些方面在中部地区也落后了。”邹薇表示,安徽已经有了一些有利于新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让人才、技术、资金、创意等各种要素充分流向新经济领域,“湖北可以学习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