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湖北新上市公司理财经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565   发布日期:2020-01-07

核心提示:多数公司更偏爱传统的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

 

银行理财成为上市公司最热衷投资的产品之一。

 

募资27亿元,却用25亿元购买理财产品,科创板上市公司传音控股的一则公告引发热议。

现金充裕的上市公司对银行理财产品偏爱有加,近年来表现尤甚。据统计,近3年,沪深两市购买理财产品的上市公司均超过千家,每年累计金额逾万亿元。其中,新上市公司成为购买理财产品的重要群体。以湖北上市公司为例,奥美医疗、帝尔激光、五方光电在上市后不久,即用超过一半的募集资金购买了理财产品。

新上市公司为何偏爱购买银行理财?扮演“卖方”角色的银行,又会如何争取这些“金主”?支点财经近期采访银行、上市公司,以期找到答案。

 

刚上市就“不务正业”

 

如果仅从新上市公司购买银行理财的时间节点来看,他们似乎并不缺钱。

去年3月11日,奥美医疗(002950)在深交所敲钟上市。本次IPO,奥美医疗募资总额为5.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4.81亿元。4月29日,奥美医疗发布公告称,拟用不超过4亿元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同年5月17日,帝尔激光(300776)在创业板挂牌,新股募资总额为9.54亿元,募资净额为8.66亿元。6月20日,帝尔激光发布公告称,将利用7亿元闲置募集资金和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方式为购买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保本型产品和理财产品。

此后的9月17日登陆A股的五方光电(002962),募集资金总额为7.25亿元,募资净额为6.54亿元。9月30日,公司宣布将使用不超过4亿元的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购买投资期限不等的理财产品。

一般来说,新股认购结束,再经过审计、公证等流程,募集的资金一两个工作日后就会转到上市公司账上。以奥美医疗为例,根据公告,在2019年3月5日前,募集资金已全部到账并进行验资。

那么,上述公司在募资到账后两个月内就计划购买理财产品,且所用资金占募资净额的比例分别高达83.16%、80.83%、61.16%,不由得让人产生疑问,这是否改变了原募资用途或存在超募资金并滥用的情况?

对此,帝尔激光和五方光电的解释都是,募资用途并没有发生改变,也不存在超募的情况,只是因为投资项目建设需要一定周期,造成募集资金在短期内出现闲置。

值得一提的是奥美医疗。根据公告,其投资项目所需的4.81亿元在上市前已全部自筹,所以用募集资金全部置换了先期投入。仅几天后,奥美医疗就公告将自有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看上去好像确实不差钱。

业内人士告诉支点财经,利用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表面看是“手有余粮”,但是否真的不差钱,还要看其负债情况。截至去年3月31日,奥美医疗的资产负债率为47.42%,尽管较2018年底的54.44%有所降低,但依然高出医用耗材板块40.45%的平均值。

由此看来,上述公司不缺钱可能只是表象。业内人士表示,募集资金短期内闲置的情况普遍存在,有关部门出台过相关规定,鼓励上市公司提高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合理利用闲置募集资金。例如,2012年,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2号》,就明确提出允许上市公司利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安全性高、流动性好的投资产品。

 

不再是稳赚不赔的投资

 

数据显示,银行理财成为上市公司最热衷投资的产品之一。2019年,两市上市公司中有超过1100家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总金额超过1.2万亿。其中,有的企业豪掷百亿,例如恒瑞医药、海螺水泥、渤海轮渡等均认购了超过200亿的理财产品,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并非金融类企业。

资金的安全性有保障是上市公司热衷理财的主要原因。对于大部分上市公司来说,闲置资金能赚多少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保障资金安全才是最优先考虑的因素。

前述监管指引中的第七条第一款就明确规定,投资的产品须“安全性高,满足保本要求,产品发行主体能够提供保本承诺”,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刚性兑付。

在我国,除了储蓄存款是刚性兑付,银行理财也被认为具备保本保收益的特点。皮蕾是华夏银行武汉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负责银行理财资金的统筹管理。她表示,在银行的理财合同中虽没有保本承诺的条款,但在实际操作中,为了吸引客户,有的银行会与上市公司签订补充说明保证本金和收益,进行“兜底”。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银行理财的收益高。WIND数据显示,2018年,银行理财平均收益率最高时达到4.9%,最低时超过4.3%,高于同期3.9%的国有企业净资产收益率(ROE),ROE反映的是一家企业的盈利能力。

不过,这种“稳赚不赔”的投资从前年开始有了变化。2018年4月至7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及相关配套细则先后出台,明确要求金融机构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产品出现兑付困难时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这标志着银行理财产品进入“去刚兑”时代。

“‘兜底函’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并且是违规的,其实对上市公司来说也起不到保障作用。”皮蕾说。

2019年5月,由于爆出严重的信用违约风险,包商银行被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接管。随后,就有德展健康(000813)等上市公司宣布,因购买包商银行理财产品遭受损失。

尽管如此,银行理财仍然是企业和个人投资者理财投资的首选。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权威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我国银行理财业务总体运行平稳,存续余额22.18万亿元,较2018年末有所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银行理财风险,上市公司的认知也日益理性。一个显著的表现是,曾经少人问津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开始受到沿海地区企业的青睐。

据了解,企业理财产品也和个人理财产品一样,分为预期收益型和净值型两大主要类型。对于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投资者持有到期后,大概率可以获得与预期收益率相当的实际收益,也就是所谓的刚性兑付。净值型理财产品的收益则不具备刚性兑付的性质,收益波动性更大,盈亏均由投资者自行承担。

皮蕾告诉支点财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的合同约定,如果有超出预期的收益将全部作为银行管理费,而净值型理财产品则没有这一条,这意味着在扣除约定管理费用后,超出的投资收益将全部归购买方。

在对理财产品的选择上,上市公司存在明显的地域差别。华夏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包括湖北在内的多数地区的上市公司,更偏爱传统的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未来能够获得多少收益,一目了然。而在上海、深圳等沿海发达地区,不少企业偏爱净值型理财产品。

 

银行:为新“金主”费尽心思

 

支点财经注意到,从上市公司发布的现金管理公告来看,他们通常不会“把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五方光电购买了中国银行、光大银行、汉口银行、湖北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的理财产品,帝尔激光选择了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奥美医疗尚未公布现金管理进展。

皮蕾介绍,此举一方面是出于资金安全考虑,另一方面,一家银行往往很难同时满足一家上市公司的所有需求,企业有时需要高收益,有时需要更稳健,有时只是进行财务上的资产配置。

为了争取这些新“金主”,各家银行使出了浑身解数。尤其是资管新规的落地,彻底改变了银行理财市场的格局,银行理财面临的竞争更大,纷纷加大力度研发更加便利、灵活、符合投资者个性化需求的产品。

不过,在选择购买银行的理财产品时,上市公司更看重银行的实力,甚至不关心银行会用这些钱投什么项目。这一点也得到一家上市公司财务人员的认可。他表示,特别是在利用闲置的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时,上市公司会更加信任国有银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

最明显的表现是,在包商银行事件发生后,一些城市商业银行的理财量急剧萎缩,而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理财规模仍在增加,尤其是综合评分靠前的银行增速更为显著。

“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银行和企业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皮蕾坦言,以前银行追求的是理财规模有多大,中间业务收入有多少,在某个时间点上理财转化为存款的能力有多强。现在,银行的从业者们要花心思研究客户,了解企业的痛点和投资偏好,增强与企业的黏性,甚至与企业共同布局未来,用银行理财产品服务实体经济,助力企业发展。(支点杂志2020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