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东方金钰“打补丁”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809   发布日期:2019-07-04

核心提示:东方金钰的年报修正科目,大多与上交所问询函中涉及到的财务数据有关。

 

 

在收到上交所年报问询函一个月后,东方金钰的回复终于出炉了。

6月11日下午,东方金钰发布公告,就5月10日收到上交所关于该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问询函》中提出的19个问题,一一作出回复。

此前,东方金钰先后两次发布2018年报修订公告,将年报中错漏之处作出修改。在第2次修订中,修订的项目更是多达32处,部分财务数据变动较大。

支点财经注意到,因上交所问询函中大部分问题是在追问公司财务现状及经营状况,东方金钰此番回复也透露了管理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尽管背负巨债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东方金钰被拖欠的账款和贷款也达到十几亿元。

 

年报数据被大打“补丁”

 

尽管是在年报披露截止期的最后一天才披露,但东方金钰的年报依然错漏频出,东方金钰也因此收到了上交所监管函。

于是,在回复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之前,东方金钰还要忙于为年报“打补丁”。

5月7日,东方金钰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修订版)》,5月31日,又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修订版2)》(以下简称“修订版2”)。

支点财经发现,仅在修订版2的说明公告中,修订内容就多达32项,不乏一些“低级错误”。

例如,在“利润表及现金流量表相关科目变动分析表”中,原年报将“财务费用”和“销售费用”的数据写反了;在“采用公允价值计量的项目”中,“2018 年交易性金融负债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应为-313.35万 元,原年报写为-3133.35万元,数值扩大了近10倍;公司的“公允价值损益变动”实为“增加”,但是,原年报写为“减少”。

此外,原年报中还存在一些数据单位的滥用,以及表述重复的语句等等。

近几年,上市公司财务真实性成为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东方金钰的修正科目,大多与上交所问询函中涉及到的财务数据有关。

例如,在上交所对公司“其他应收款”相关数据提出质疑后,公司对该项下的“押金及保证金”等6个科目的期初账面余额均作出调整,导致其他应收款的总额从1.12亿元减少为3157万元。

在问询函中,上交所还要求东方金钰回复计提存货减值准备是否充分。东方金钰自查该项目时发现,存货账面余额实际应为89.34亿元,比原年报多出2600万元。

原年报披露,截至 2018 年末,东方金钰发放贷款余额 8.71 亿元。上述贷款已全部逾期,计提减值 914.7 万元。问询函要求说明上述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修订版2的修订说明中,东方金钰将上述贷款计提减值准备的金额大幅修正为2.18 亿元。大幅增加计提减值准备,会导致资产减少。然而,支点财经对比东方金钰前后三个版本的年报数据以及审计报告数据发现,其资产总额、发放贷款及垫款的数据并未随之修正。

 

“老赖”也被赖了十几亿

 

除了财务真实性,上交所问询函中涉及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问题均十分具体。

2018年度,该公司营收锐减68.08%,其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账户被冻结、经营环境限制所致。上交所遂要求其披露,公司前10大收入账户的收入金额与上年同比的情况,以说明账户冻结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和拟采取的具体应对措施。

从东方金钰披露的数据来看,账户冻结似乎背不动营收锐减这个“锅”。

支点财经注意到,其公布的前10大收入账户中,仅有两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为442.67万元。并且,第一大收入账户并未被冻结,余额为零。从账面上来看,上述账户中未被冻结的资金余额总数不足10万元。

此前,东方金钰因背负巨额逾期债务暂无法偿还、公司债券到期无法按期支付,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沦落为老赖。

但欠债的东方金钰,自身也是债主。除了库房里近90亿元的存货,东方金钰手中还捂着近9亿元的珠宝抵押物,上述抵押物仅在2018年就减值1/4。

这些难以变现并不断贬值的珠宝,正是东方金钰 “珠宝4.0战略”的产物。

2017年10月,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宁接受支点财经采访时介绍,公司正进一步实施“珠宝4.0战略”,涵盖完善产业链、带动衍生服务、珠宝金融等业务。通俗来说,珠宝金融就是“珠宝贷”,即通过抵押珠宝获得贷款。

从东方金钰公布的贷款情况来看,44名贷款人大多是以翡翠原石作为抵押物的。其中,只有近一半的翡翠原石评估价格略高于贷款余额,有的翡翠原石的评估价值仅为贷款余额的5%。贷款余额和评估价差额合计达到1.69 亿元。

照理来说,自己债台高筑,就该积极催收以还债。但东方金钰在这方面却表现得比较消极。

2018年,东方金钰应收账款余额达6.20 亿元,同比增长 96.95%。其中,普某和张某的两笔账款共计7720万元被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面对上交所问询,东方金钰解释称,普某原为信誉良好的老客户,曾在2017年购买过1.6亿元的翡翠原石且无欠款,但目前欠货款6900万元多次索要未果。

支点财经注意到,普某连续两年进入东方金钰翡翠原石前五大销售客户,张某也是2018年东方金钰排名第六的翡翠原石客户。

截至2018年底,东方金钰逾期无法收回的贷款、应收账款超过14亿元,这也进一步加剧了东方金钰资金吃紧的局面。

因东方金钰的债务违约涉诉尚未最终裁决,以及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立案调查尚无最终结论,年审会计师在审计报告中,对公司财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上交所要求年审会计师说明,“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相关事项对财务报表的影响是否重大且具有广泛性。

年审会计师回复称,上述事项对财务报表的影响是重大的,但不具有广泛性。

 

债务重整又生变局

 

据公告,截至4月18日,东方金钰与其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有40.6亿元逾期债务未能偿还。那么,面对大额债务,东方金钰究竟打算如何处置?

5月31日,东方金钰在深圳举行年度股东大会。对于外界关注的卖石偿债问题,赵宁解释称,公司一直在积极处理翡翠存货归还债务,但自从公司爆出债务问题后,市场上对公司存货翡翠的出价很低,比如本来价值5000万元的货,压价到1000万元。赵宁表示,公司也在观望中,只要有合理价格就会尽快出售存货还债。

此外,他还透露,有一批存货被部分债权方冻结查封,但对于公司整体库存翡翠资产不会造成大的影响。

面对如今严重的债务危机,东方金钰是否会因此退市?赵宁坚称公司不会退市。他表示,作为大股东和公司管理层,都在竭尽全力救助公司。大股东将把所有资产拿出来,贴补给上市公司,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这家公司。

在与中国蓝田重组乌龙落幕后,债务重整成为东方金钰化解债务危机、恢复正常经营的救命稻草。

在股东大会上,董事长赵宁曾信心满满地表示,公司债务重整已确定在深圳中院进行,计划在端午假期前将重整方案交予法院。

然而,6月10日,东方金钰发公告称,公司于6 月 6 日收到控股股东、债权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的通知,其1月份提交的司法重整申请,因资料不齐备未能提交。6月6日,兴龙实业再次申报债务重整。

如此看来,东方金钰的债务重整方案能否尽快执行仍是未知数。(支点杂志2019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