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斗鱼咬紧虎牙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1434   发布日期:2019-06-04

核心提示:可以预见的是,上市后的斗鱼,对虎牙的反击将更激烈。

 

 

当地时间4月22日,斗鱼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FORM F-1招股书,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PO,证券代码为“DOYU”。传言多时的上市事宜,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

斗鱼在招股书中并未透露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等信息,提到的5亿美元募资额也只是代表最高募资金额的“占位符”,目的是为了计算相关费用。斗鱼会在未来补充提交的文件中,继续披露相关数据。

斗鱼表示,募集到的资金将主要用于提供优质电子竞技内容并进一步扩展内容类型,继续加强技术和大数据分析能力、投资营销活动,以及一般企业目的。

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美银美林将担任斗鱼首次公开募股的联席主承销商。

 

上市传言已久

 

作为最早的直播平台之一,几年间斗鱼凭借游戏直播的优势一路高歌猛进,并多次获得资本助力。自2014年起,斗鱼一共进行6次融资,融资总额达到70亿元,腾讯共参与了其中4次融资。

2018年的直播行业,资本大戏接连上演。

先是虎牙在纽交所上市,40天内股价上涨304%。6月底,创业板上市公司宋城演艺发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将与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花椒直播运营主体)重组。随后,陌陌、YY、天鸽互动等直播平台股票大涨。7月,映客在港交所敲钟上市。

当时的直播行业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斗鱼是万众瞩目的下一个IPO对象。

其实斗鱼的上市传闻最早出现在2016年,不过当时的斗鱼,还靠着融资过日子。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斗鱼将在港交所上市,后又传其10月欲在美国上市,然而多次传闻均没有下文。

当然,2018年全球市场变幻莫测,斗鱼或许是在寻找更适合自己的资本市场。

2018年斗鱼的日子不太好过,多位主播遭点名或封禁。到了2018年底,斗鱼又因为裁员而频上新闻,外界猜测其资金链吃紧。不过也有人猜测这样的优化是为了将财务报表做得好看一点,为上市做准备。

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斗鱼选择今年上市,主要有三点原因:资本有退出获得回报的需求,斗鱼已累计完成6轮融资,这是资本的推动;现在监管趋严,主播资源减少,受众亦在往短视频方向转化,直播平台需要赶紧融一笔钱,为未来转型做准备;斗鱼主要对标虎牙,虎牙去年已经在美国上市了,收益较好,理论上斗鱼也有机会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根据招股书,斗鱼营收已从2016年的7.869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8.857亿元,2018年营收则大幅增长93.8%至36.544亿元(约合5.315亿美元)。

 

斗鱼将咬紧虎牙

 

根据第三方数据公司Quest Mobile《2018年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实力价值榜》的数据,斗鱼2018年12月在移动平台上的月活用户为4341.3万,虎牙直播为3040.3万,YY直播为2763.3万。斗鱼依然稳坐游戏直播“一哥”的位置。

斗鱼表示,2019年一季度,月活跃用户量达1.592亿(包括PC和移动端),同比大幅增长25.7%。

如果说,作为一哥,斗鱼最糟心的事莫过于在上市之路上被虎牙“截胡”。那么,斗鱼的上市,对虎牙来说也同样意味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同为游戏直播行业的头部企业,斗鱼和虎牙在业务上有着极高的重合度,双方同在2018年3月获得腾讯数亿美元投资,最终,依靠欢聚时代已经成型的上市模型等优势资源,虎牙成了中国游戏直播第一股。

虎牙上市后,利用资金优势加大营销力度,多次挖走斗鱼的头部主播。仅以流量最高的游戏英雄联盟为例,虎牙目前排名前六的英雄联盟主播,神超、久哥哥、骚男、姿态、青蛙和Miss,除了骚男和Miss是虎牙原主播以外,其余四名都是从斗鱼挖过来的。

“斗鱼基本就是直播界的黄埔军校,行业圈子很小,斗鱼又是最早一批活到现在的直播企业,所以自然到处都是斗鱼的前员工。”刘佳曾在斗鱼工作2年多,于2018年底离职。她认为,不管是所谓的减员还是员工流动性大,都是很正常的行业现象。“那些同行企业,有了斗鱼的前员工,自然就能复制斗鱼的经营模式、资源,甚至一切。”

有网友调侃说最近的一两年,斗鱼是一只沉迷于维权的独角兽,主要靠跟跳槽的主播打官司获取收入。比如,斗鱼就绝地求生主播蛇哥单方面违约问题,向其索赔1.5亿元,成为直播行业至今为止数额最大的一起索赔。

“前两年斗鱼确实出了很多头部主播,主播圈的共识也是在斗鱼比较容易出名,一些主播只用了四个月左右就火了,粉丝数量达到几十万、上百万,于是就有很多别的平台来斗鱼挖人,也确实挖走了一些。但直播圈子就是这样,大家挖来挖去是常态,没什么特别可说的,也不用过度解读,这是市场行为。”刘佳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事实确实如此,支点财经记者查阅新闻发现,斗鱼人气主播嗨视、张大仙就是分别从虎牙、企鹅电竞违约跳槽而来,且都被告上法庭,分别判赔4900万元、200万元违约金。

“斗鱼跟某些跳槽到其他平台的主播打官司,确实是因为他们违约了。之所以闹得这么大,跟各地对直播行业的判罚标准有关,与北上广深比起来,武汉市对直播行业的案子判赔时间比较长,判赔标准也低一些。所以从这个角度的竞争态势来说,斗鱼跟其他城市的直播企业相比是没有优势的。”支点财经记者从其他渠道了解到,2018年,斗鱼曾就判赔标准问题通过各种渠道跟相关部门沟通过不下十次。

斗鱼在招股书中谈到风险时说,“我们可能无法吸引、培养和保留一些大主播,这可能影响我们的用户保留率,从而对我们的业务和运营产生不利影响。”

可以预见的是,上市后的斗鱼,对虎牙的反击将更激烈。

斗鱼在招股书中引用第三方机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称,在中国以游戏为中心的流媒体直播平台中,斗鱼的用户基础规模、用户参与度、签约的前100名游戏主播人数等核心指标,均排名第一。

斗鱼特别提到,其庞大用户群主要是通过有机增长获得的,2018年第四季度有超过92%的新增移动用户,是在没有第三方营销的情况下安装了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