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跨界是个“坑” ?

作者:《支点》记者 何辉点击次数:619   发布日期:2019-06-04

核心提示:顾地科技选择体育文化产业向多元化发展。

 

 

营收16.6亿元,同比下滑19.29%;净利润-1.16亿元,同比下滑201.73%;扣非净利润-1.51亿元,同比下滑472.48%。

近日,湖北上市公司顾地科技(002694)发布2018年年报,业绩严重下滑。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是该公司的两大主营业务之一的文旅板块不达预期,收入大幅下降。

从公司名称上看,不熟悉的人可能会认为,一家以科技著称的公司,为什么会将文旅作为主营业务板块?

 

跨界汽车文旅

 

进军文旅板块,是近年来顾地科技备受争议的战略决策。

“顾地”品牌创建于1979年,成长于广东,是中国难燃PVC电工管和线槽的发明者和制造者。2010年,经整体改制成立了顾地科技,注册地在湖北鄂州,并于2012年在深交所上市。

顾地科技自成立以来,主要产品为塑料管道,包括聚氯乙烯(PVC)系列管道、聚乙烯(PE)系列管道和聚丙烯(PP)系列等产品。

2016年,顾地科技与越野一族(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合资成立越野一族体育赛事(北京)有限公司,增加了体育赛事业务。2017年,又设立全资子公司阿拉善盟梦想汽车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开展与体育赛事相关的文化旅游业务。

自此,顾地科技的主营业务分为“塑料管道”和“体育赛事及文化旅游”两大板块。

一家以传统制造业为主业的公司,为什么会跨界到八竿子打不到的文旅业?此前,顾地科技董秘张东峰曾向支点财经回应,“这是公司寻求突围的战略选择”。

张东峰解释,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相当部分传统产业已经饱和,甚至出现了产能过剩、市场萎缩、利润下降的态势。顾地科技作为一家塑料管生产的传统产业上市公司,在塑料管道市场需求增速逐步放缓之际,出于战略发展考虑,在保持原有产业的基础上,走多元化发展道路,通过向新兴产业转型,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通过研究分析,随着人们经济收入的增加、新消费观念和健康意识的增强,体育旅游市场未来市场规模可期,国内外都有很大的空间。2016年,国家旅游局、国家体育总局共同印发的《关于大力发展体育旅游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在全国建成100个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体育旅游目的地,体育旅游总人数达到10亿人次,总消费规模突破1万亿元。因此,顾地科技选择了体育文化产业作为公司实施多元化发展的重要方向,将有助于加快公司战略转型和可持续发展。

张东峰表示,顾地科技实施的“双轮驱动”战略,一方面会继续做大做优塑料管道业务,一方面会大力拓展文旅体育业务,“两条腿走路会比一条腿走得更稳”。

 

两条腿走路,会不会更稳?

 

理论上,两条腿走路会更稳。但万一,新增的那条腿本身就不太稳定,如此的两条腿还会更稳吗?

汽车赛事运营的盈利模式,包括报名费、冠名费、企业对赛事的赞助、赛事转播权转让和门票收入,以及以体育生态为主的多产业融合。

2016年,顾地科技的文旅板块实现营收约0.6亿元,到2017年增长至2.94亿元,形势大好,但在2018年急转直下。

2018年,顾地科技的文旅板块实现营收仅约0.4亿元,出现断涯式下滑。公司解释,这主要受汽车厂商对广告及宣传活动投入减少等因素影响,导致文旅板块收入出现了大幅下降。

2018年,对整个中国汽车行业来说的确不是个好年份。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是28年来首次下滑。

但这可能不是顾地科技汽车赛事板块业绩下滑的决定性因素。力盛赛车(002858)是目前A股唯一一家以汽车赛事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2018年,该公司赛事业务实现营收8907万元,只比2017年的8954万元下滑0.52%,基本保持平稳。

同样是从事赛车业务,为什么有的公司能保持稳定?对于顾地科技来说,或许要从自身管理经营上找原因。

 

骨干先后离职

 

自从2016年成立体育赛事公司以来,顾地科技便对体育赛事业务寄以厚望。

当年11月,顾地科技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对公司31名员工授予2764.8万股(占授予前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 8%)的限制性股票,以激励他们的积极性。这31人中,就有30人来自体育赛事公司,且全部都是中高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人员。

2016年12月19日,顾地科技完成上述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事宜,授予价为17.31元/股。当日,该公司股票二级市场收盘价为27.36元/股——相当于授予激励对象以市价的6折“买”到了公司的股票。

但要想抛售这些股票,就有一定的限制条件,这也是限制性股票这种股权激励方法的核心要义。顾地科技这批限制性股票计划分三次解除限售,解除条件分别与2016-2018年的业绩挂钩,即只有业绩达到预定标准,持有限制性股票的激励对象才能在二级市场上抛售股票。

第一次解除限售条件为:上市公司2016年合并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非净利润为3266 万元,其中体育赛事公司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3000万元。

2016年,顾地科技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非净利润为3518.60万元,其中体育赛事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为 1775.50万元。也就是说,顾地科技授予的限制性股票,在第一次解除限售期限内不能抛售。

不清楚是否受此影响,2017年5月,上述被授予限制性股票的31人中,有4人离职,理由是“个人原因”,股权激励对象剩下27人。当年9月,这27人中,又有11人离职,股权激励对象剩下16人。一年后的2018年12月,16人中又有7人离职。至此,当初确定的31位股权激励对象,只剩下9人。

换句话说,顾地科技当初倚重的体育赛事公司的31位中高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人员,已有大部分先后离职,这给公司的体育赛事业务带来较大冲击。

对此,顾地科技也承认,众多核心业务人员离职也是导致文旅板块2018年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

 

减持竟遇“乌龙”

 

与此同时,自2018年11月开始,顾地科技部分监事、高管计划减持公司股份。

2018年11月22日,顾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徐辉利、财务总监王汉华拟减持部分股份;一个月后的12月,顾地科技又先后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张文昉、董事兼副总经理付志敏也拟减持部分股份。他们拟减持的理由均是“个人财务安排”。

上市公司董监高减持股份,也属正常。但这其中,有两件事值得一提。

一是2019年1月,上述拟减持股份的董事兼副总经理付志敏辞职,理由是“个人原因”。

二是财务总监王汉华在减持过程中,发生了一起“乌龙”事件。

顾地科技公布公告称,2018年12月24日,王汉华在实施减持公司股份操作时,由于操作失误,将“卖出”指令误操作成“买入”,错误委托买入公司股票共计1.5万股,买入成交价格为4.51 元/股,买入股票成交金额约6.8万元。

王汉华此举违反了《证券法》所规定的短线交易情形,即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的行为。

按照规定,短线交易所得归上市公司所有。顾地科技按照王汉华减持股份的卖出成交均价4.52元/股计算,王汉华“误操作”引发的短线交易每股获利1分钱,总共获利151元。这笔收益归顾地科技公司所有。

2018年12月25日,王汉华向公司递交《辞职函》,辞去财务总监职务。(支点杂志2019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