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鏖战即时物流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黄吴悠点击次数:9819   发布日期:2019-01-31

骑手收入将会稳定增加

 

经过3年发展,点我达的行业地位也逐渐稳固。但客观而言,也存在不少挑战。

除餐饮外,点我达配送品类逐渐增多,药品、鲜花、蛋糕甚至数码产品都在其中,这对其服务能力也构成了压力。

“最大挑战是人才能否跟得上,组织效能是否能发挥出来。”王磊说。

普通骑手送蛋糕,可能因为路程颠簸就碎了;用普通外卖箱送冰淇淋,很可能还没送到就化掉;让毫无经验的骑手去配送贵重物品,也存在一定丢失风险。这些场景不仅考验硬件设备,还考验着骑手的业务能力。

在个体能力存在差异、硬件标准化成本过高的情况下,让每个个体都具备“配送大部分品类”的能力是不现实、不经济的。

“我们会培养更多能兼顾多种品类的骑手,使之成为主力军。而只能配送单一物件的骑手,将专注于体量最大的业务。”王磊介绍,点我达为骑手设置了300多个特质标签,通过不同组合可以适用于不同场景的服务需求。

从支点财经记者与部分骑手的沟通来看,智能调度系统也将不断优化升级。

在送单时间方面,有些骑手表示系统未能充分估算等电梯的时间,“一些订单楼层较高,稍微等下5分钟就没了,运气不好10分钟都有可能。”

“这些问题其实都已经在解决过程中。当数据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各种情况都能靠人工智能分析出来。”王磊说。

目前,点我达还协同菜鸟在封闭园区测试无人车配送。网上广泛传播的视频中,一辆无人车从楼下的星巴克,将一杯咖啡通过电梯送到楼上。

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无人车遇人可停、风险可控。尤其在一些配送员无法顺利进入的园区、大楼,无人车正好弥补这一短板。

支点财经记者询问是否会尝试无人机配送,王磊笑称,无人机配送的可行性要低于无人车,暂时不在计划之中。

还有个骑手们普遍特别关心的问题:随着平台逐渐走向成熟,当跑马圈地完成之后,骑手工资是否会降低?

目前点我达骑手收入颇为可观。譬如,一天送单量如在50单左右,月收入便可达8千元,顶端骑手月收入能超过1万元。

“成本降低与效率提升是一体的,主要体现在单位时间内,骑手创造的价值更多。如此一来,骑手收入会更高。”王磊说。

王磊介绍,点我达骑手有以下共性:一是收入为导向,二是渴望被尊重,三是渴望学习和成长,这些都为一线蓝领的典型特征。而作为国内最大的即时物流企业,点我达也致力于成为蓝领的职业发展平台。

 

采访后记

 

“独腿骑手”王建生的故事

 

王建生送餐图。

 

采访过程中,一位骑手的故事让记者动容。

在万千骑手中,38岁的王建生是颇为不同的一个。他是四川达州人,现居杭州临平,多年前的一场意外带走了他的左腿。

为了生活, 2002年他来到杭州,在服装厂打过工,工地上干过活,摆过夜宵摊,做过游戏代练,捡过纸板,收过废铁,睡过立交桥。

王建生告诉支点财经记者,过去应聘工作时他曾遭遇过一些异样眼光,处于被同情、排斥的状态,“觉得我和正常人不一样,不能创造与别人同等的价值。”

但近年来,王建生感觉到社会对残疾人态度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残疾人也可以创造价值。”

“我在点我达APP注册后,当地区域经理跟我说‘你能行,我们欢迎你。’”2016年,王建生加入了点我达,成为平台的一名骑手。

工作中,委屈苦闷自然是有的。

有次送餐商家给错了客户电话,王建生连打十几个电话也联系不上客人。正巧一个住户看到了,主动说帮他拿上去。没想到,半个小时后,客人就在平台上给了差评:“等太久了,还没送到手上,既然是瘸子还送什么外卖啊!”

“店家把评论给我看的时候,我心很痛。我想我以后一定要做到最好,一定要自己做到位。”王建生说。

还有趟送餐是在半夜,客户楼层楼道灯坏了,王建生借助手机灯光,拄着拐杖一跳一跳到了门口。接餐的姑娘打开门,误以为他的拐杖是棍子,尖叫一声,“啪”地又把门关上了,搞得王建生愧疚不已。

更多时候让王建生心生感激。

有次送餐到一家公司,接餐的人一定要拉住他合影发个朋友圈,“小哥哥你太优秀了,你激励了我!我也要激励我那些哥们一下!”

一次送餐,一位女士拿过东西、关上门后又追出来,非得额外塞给他一些感谢费。

王建生表示,在点我达平台跑单的残疾人并不少。因此,点我达曾想在相关订单注明“由残疾人配送”。

但当在征求王建生意见时,他表达了反对意见,“如果买家认可我们,他心里会感觉温暖。如果买家不认可,特殊标签的配送人员反而可能受到歧视。”

最终点我达接纳了他的建议,这也让王建生十分感动,“平台能聆听意见,为我们这些残疾人考虑。”

通过努力,王建生一天最高送单量曾达56单,月入最高7800元。

2018年8月初,因为一篇新闻报道,王建生走进了公众视野,受其激励,不少和他一样的人也加入配送队伍之中。还有相关机构提出,免费为他提供假肢。

9-10月,王建生做了第二次手术。在康复中心,王建生定了个训练计划:每天早晚都要在楼下绕着花园走上几圈,其他时间在楼道里来回走路。

2018年12月12日,王建生安装了价值5万多元的假肢。第二天,他在训练基地就走了差不多8小时。

“安装假肢后我可能没有以前行动迅速,但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我真的特别开心。预计2019年1月,我就能继续骑手工作了。”王建生说。(支点杂志2019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