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三特索道巨资砸向大文旅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点击次数:254   发布日期:2018-10-08

核心提示:如何让扣非净利润也成为正值,是摆在三特索道面前的重要议题。

 

华山索道

 

基本上,每一项数据都比去年同期要好。

对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特索道”)来说,这一切来得实属不易。

8月29日,三特索道发布了2018年半年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三特索道实现营业收入2.67亿元,同比增长2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9653.37万元,同比增长387.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净利润)亏损2736.25万元,同比下降22.21%。

虽然反映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扣非净利润仍为亏损,但亏损正在大幅收窄。去年同期,三特索道的扣非净利润为-3517.59万元。

尽管如此,三特索道面临的压力依然不容小觑。2012年,三特索道的扣非净利润首次为负值,至今已持续了6年多。

如何让扣非净利润也成为正值,是摆在三特索道面前的重要议题。

 

创收冠军

 

成立于1989年的三特索道,最初选择的是多元化发展道路,先后进入了计算机、信息资讯、房地产、旅游等10多个行业。1993年接触到景区索道运营后,开始在国内涉足该项业务。1995年,又确定了以旅游客运观光索道为主导产业的专业化发展战略。后来在此基础上,逐步转向了旅游资源综合开发,主要产品包括索道、景区、酒店和餐饮。

在索道专业化发展时期,三特索道因陕西华山索道“一战成名”。它于1995年投资8900万元,建成全长1524.95米、落差755米,被业界称为“亚洲第一索”的华山索道,改写了“自古华山一条路”的历史。

转向旅游资源综合开发后,三特索道经营得最为有名的是贵州梵净山,该景区于2009年开始运营。今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通过将梵净山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多年来,华山索道和贵州梵净山为三特索道的业绩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年上半年也是如此。

特别是贵州梵净山,自2014年起已超越华山索道,成为三特索道的“创收冠军”。到2016年,经营贵州梵净山项目的贵州梵净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梵净山旅业公司”),更是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上,双双超过了经营华山索道的陕西华山索道公司(以下简称“华山索道公司”)。

今年上半年,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上,梵净山旅业公司分别为8949万元和3113.47万元,华山索道公司则分别为6025.21万元和2470.46万元。

这对三特索道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证明了三特索道选择做旅游资源综合开发的路径具有可行性。

 

抱紧索道运营这棵“摇钱树”

 

当初,三特索道之所以从索道运营转向旅游资源综合开发,既是被动也是主动作为。

众所周知,索道多应用在山地景区,方便过往游客观光旅游。因此,在旅游行业里,索道运营又被公认为是“现金牛”和高毛利业务。

三特索道2007年上市后的历年财报显示,索道运营收入占营业收入的平均比例为71.36%,索道运营的平均毛利率超过了60%。今年上半年,三特索道的索道运营收入为1.7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67.04%,毛利率为66.49%。

三特索道早期运营的华山索道等,均是与景区签约达成合作,通过支付资源补偿费或租金获得索道运营权。索道在国内市场慢慢发展起来后,景区意识到这是棵“摇钱树”,心态也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合作的景区不满此前分配,希望从中获得更多利益。没有合作的景区开始倒腾索道运营,将“摇钱树”拉向自己怀里。

索道与景区不是一体化运营的背景,使得三特索道的利益不断被蚕食,它也越来越难以拿到优质的索道开发权。这极大地限制了三特索道的发展,它当然也不甘于被钳制。

与此同时,三特索道关注到了我国旅游业正从规模旅游、速度旅游向品质旅游、美好旅游转变,以及从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从观光旅游向休闲旅游、从浅层次旅游向深度旅游转变,于是选择了做旅游资源综合开发,集“索道+景区+住宿”等休闲度假于一体。

海南猴岛、贵州梵净山、咸丰坪坝营、崇阳隽水河、保康九路寨、南漳古山寨、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等20多个项目,都是这一理念下的产物,总投资超过10亿元。

相比运营索道,旅游资源综合开发难度要大得多。不仅建设周期长、投资额度大,同时更加考验运营能力,这些都使得旅游资源综合开发成为一种较为冒险的投资。稍有不慎,真金白银的投入就有可能变成不良资产。

 

千岛湖梅峰索道

 

不少项目仍处于培育期

 

这其中,2009年开业的咸丰坪坝营,连续亏了9年多,累计亏损超过6119万元。2012年开业的崇阳隽水河,则连续亏了6年多,累计亏损超过6122万元。去年开业的保康九路寨,目前仍处于亏损状况,累计亏损超过1213万元。还有大部分经营年数处于亏损状态的内蒙古克什克腾旗、海南浪漫天缘等项目。

正因如此,近些年来三特索道扣非净利润连年亏损。为了改善业绩,从去年起,三特索道开始清理相关旅游资源。

去年,转让子公司安吉三特田野牧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获利1672.16万元;同期,子公司武夷山三特索道有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持有剩余25%股权,实现投资收益445.73万元。

今年,转让运营咸丰坪坝营项目的子公司——咸丰三特旅游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实现投资收益1.32亿元,这在今年上半年三特索道净利润中占比136%。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业内人士开始担心三特索道做旅游资源综合开发的前景。

三特索道倒是比较自信地表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出售或是联营长期亏损的子公司,是想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将资源聚焦到优质项目上,进而减少亏损。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看问题要看两面,三特索道的旅游资源综合开发项目,也有运营得比较好的,如贵州梵净山、海南猴岛等几个项目。

的确,2009年开业的贵州梵净山,开业那年便迎来开门红。当年,梵净山旅业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84.81万元,净利润281.9万元。十多年来连年盈利,累计实现营业收入约8.44亿元,净利润2.28亿元。

三特索道2018年半年报显示,前五大贡献业绩的子公司中,华山索道公司、庐山三叠泉公司和珠海索道公司是前期培育较为成熟的索道运营公司,梵净山旅业公司和运营海南猴岛等在内的海南公司,是做旅游资源综合开发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较快的公司。三特索道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保持增长,扣非净利润亏损持续收窄,他们功不可没。

 

减亏和扭亏仍是重点工程

 

那么,为何有的旅游资源做的好,有的却仍需培育呢?

在易观智库旅游分析师姜昕蔚看来,旅游资源处于一二线还是三四线,是导致差距存在的客观因素。

比如,贵州梵净山和海南猴岛都是4A景区。而崇阳隽水河等项目,仅在当地有一定知名度,吸引力有限。

当然,资源好也得运营好。贵州梵净山因为加大线上线下宣传力度,又成功申遗,知名度大幅提升。海南公司因为增加景区的体验内容,如以爱情传说故事和疍家海上文化、海上旅游观光为亮点的呆呆岛,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增长。 

姜昕蔚认为,旅游资源偏弱的项目,更加得靠运营去补足和培育。

客观来说,三特索道的一些项目亏损确实在收窄。今年上半年,南漳古山寨接待游客9.62万人,实现营业收入402.98万元、净利润-126.34万元,分别同比增长19.95%、7.79%、32.1%。保康九路寨接待游客4.42万人,实现营业收入218.27万元、净利润-396.76万元,分别同比增长325%、172.36%、7.96%。

按照三特索道的解释,这是因为经营南漳古山寨的南漳古山寨公司,通过丰富旅游产品推广新兴的研学旅行项目,使得游客量增加。经营保康九路寨的保康九路寨公司,则加大了对景区生态特色的宣传营销力度。

对三特索道来说,它要做的远不止于此。

毕竟,三特索道依然有不少需要减亏和扭亏的项目。虽然有些已经出售或转为联营,未来不排除会继续如此。然而,还握在手中的项目,当然希望能够改善业绩。

更何况,秉着“经营一批、建设一批、储备一批”的开发理念,在景区资源的抢占上,三特索道依然不遗余力。除了正在建设的贵州太平河休闲旅游度假区、内蒙西拉沐沦—浑善达克沙地、内蒙热水温泉度假区等多个项目,不久前,它又抢了陕西华阴老腔故里和浙江温州雁荡山项目。这些新项目,后期也需要培育。

虽然各个项目都有着自身不同的情况,但那些盈利情况较好和减亏有所成效的项目经营理念,值得三特索道去总结,以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均为正值的目标。(支点杂志2018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