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宝武再推钢铁重组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331   发布日期:2018-03-20

坐落在长江之滨的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钢),见证了近代中国钢铁行业的发展历程。重钢与武汉渊源颇深。1890 年,张之洞到湖北创办了汉阳铁厂。抗战时期,汉阳铁厂迁入重庆,成为重钢前身。

如今,重钢与武汉因一次市场化重整,再次建立了联系。据悉,宝武钢铁集团参股的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四源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投资重钢,完成了中国钢铁行业首例市场化重整。

“重钢重组速度非常快,这一项目的实践,也为未来中国钢铁业结构调整开辟了一条市场化新路。”重钢董秘虞红如是说。

 

从汉铁到重钢

 

1890 年,洋务运动代表人物之一的湖广总督张之洞筹建了中国近代第一家官办钢铁企业汉阳铁厂,这是当时中国第一家也是最大的钢铁企业。

抗战时期,汉阳铁厂大部分冶炼设备迁入重庆,以大渡口为厂址建设新厂,这便是重钢前身。

1997 年,重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2005 年,重钢以 85.5 亿元销售收入,入围《财富》杂志中国上市公司 100 强榜单。

2011 年,重钢实施环保搬迁,从大渡口迁至重庆长寿经济技术开发区。环保搬迁、生产规模扩大造成成本增加,再加上物流、市场位置等影响,这家以船板产品闻名于业界的钢企,一度挣扎在微幅盈利和亏损之间。

2011 年、2013 年、2015 年, 重钢分别亏损14.71 亿元、24.99 亿元 和 59.87 亿元。2012 年、2014 年盈利,净利润为 9881 万元和 5143 万元。2016 年,钢铁企业普遍扭亏为盈,重钢仍亏损46.86 亿元。

2016 年年底,重钢资产负债率由 2015 年的89.78% 升至 100.29%,净资产为 -1.07 亿元2017年 3 月 1 日,重钢正式“披星戴帽”,更名为 *ST重钢。

公告显示,重钢亏损既有外部的周期性原因,也有内部问题:一是产品和市场错位,二是资源配置错位,物流成本高于全国、区域同行水平。

由于经营不善,越没钱越买廉价原料,消耗就越大,从而造成成本上升,步入恶性循环。

 

重整进行时

 

连续亏损后,四源合正式介入重钢重整。四源合股东有宝武钢铁集团、美国 WL 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招商局金融集团等。

2017 年 11 月,四源合及重庆国资代表公司重庆战略新兴基金共同设立重庆长寿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寿钢铁),参与重钢重整。

其中,长寿钢铁受让重钢母公司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钢集团)所持 21亿股股票,以 23.5% 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根据重整计划,2018 年为“近期止血”阶段,通过重组资金解决债务问题。目前重钢获得 20亿元司法重整收益,解决了大量债务包袱。预计2017 年净利润约 3.3 亿元。若不出意外,2017 年年报正式发布后,重钢将“去星摘帽”。

而未来是否能持续发展,取决于市场、物流和技术 3 个条件。

重钢地处直辖市重庆,辐射川渝和西南地区,未来该区域的建筑业、汽车行业需求都是重要的市场支撑。

物流上,与东部沿海钢企相比有劣势,但重钢靠着长江,又有铁路和公路,在西南钢企中具有相对优势。

此外,重钢自身在钢铁技术上有较深的沉淀,包括了管理、生产的技术。而且四源合还通过股东公司为其引入了管理和技术团队。目前,已有多位原宝钢背景人士进入重钢高管名单。

“我们不把重钢定位为世界或是全国性的钢企,而是定位为西南钢企。”重钢总经理李永祥说:“尽管沿海企业有更方便的物流,但外地企业对川渝市场的需求把握肯定不如重钢清晰,重钢能更迅速地满足当地市场需求。”

 

钢企整合潮起

 

重钢重组,有其特殊的产业背景。随着“十三五”去产能渐入尾声,中国钢铁行业逐渐转向结构性改革,兼并重组也逐步加速。

2016 年以来,中国钢铁行业发生了最大规模的兼并重组——宝钢、武钢重组成立中国宝武集团。

而进入 2017 年,并购类基金对钢企重整成为一种更市场化的模式。除四源合外,河钢集团和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设立“长城河钢产业发展基金”;山西省国投、陕鼓集团、中冶京诚与建龙集团成立“山西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

“中国钢铁行业此前常以股权合作、资产置换、无偿划转的重组方式进行,这种重组会造成地方利益、所有制主体利益诉求不一,管理体制难以融合等问题。”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说,而本次兼并重组特点是由破产重组触发,经由债转股路径,通过市场化方式实现。

王国清表示,通过聚焦社会资源,以市场化手段并购像重钢这样的困企,能有效提升行业集中度,并在此过程中优化产品结构。

对于四源合而言,整合重钢股份是跨出的区域整合第一步,未来四源合将以钢铁平台公司为基础进行产业整合,提升行业集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