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汉版常春藤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 实习生 王占旭点击次数:310   发布日期:2017-11-02

学费最高,奖学金也最高 

 

“在武汉,我们的学费可能是最高的,但奖学金也是最高的。”武汉学院相关负责人告诉《支点》记者。据介绍,要在这座园林式的大学校园里就读,学费不菲,每年从1.6万至2.5万元不等。其中,艺术系一年学费为2万元。而在武汉一所985高校里,艺术系的学费一年为1.2万元。

与高学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额奖学金。

按照陈一丹倡导的公益办学思路,2016年,林倩丽提出“在公益领先、在一本领先、在奖助学金领先”的做法,每届的奖助学金额度为2000万元,这也是对社会的一种回馈。

这种做法,也为武汉学院带来了更多优质生源。在传统观念里,高考分数较高的考生都会优先考虑公立大学,但随着民办高校的快速发展,差异化竞争优势逐渐凸显,一些特色专业越来越受到学生青睐。

来自湖北恩施建始县的龙武,去年高考理科分数610分,目前就读于武汉学院腾讯精英班。免学费、有就业前景,这都是让龙武看重的因素。在校方安排他参观腾讯公司后,龙武坚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当我的高中同学们还没有进入大学生活状态时,我已经有机会和著名互联网公司的领导、工程师面对面交流,这让我眼界大开。”

也是从这届学生开始,经湖北省教育厅批准,武汉学院有4个专业进入一本招生,分别为该校与腾讯合办的软件工程(腾讯精英班),与华为合办的网络工程(华为精英班),与英国皇家特许会计师协会合办的会计学(ACA班),与英国皇家特许管理会计师公会合办的财务管理(CIMA班)。

林倩丽坦言,这其实是一种机缘巧合。获批进入一本招生让学校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而龙武们因此也成为武汉学院高额奖学金的首批受益者:在本科4年期间,这些学生的学费全额免收,最高可达10万元。另外,学校资助其1万元,用于实习、海外交流、国际知名高校交换学习等。家庭贫困者,可另获每年1万元助学金。

“比如去年,学生们到剑桥大学访学交流,所有费用都由学校出。”林倩丽介绍,今年暑假,学校又公开征集24名学生前往香港参加拓展体验项目,整个过程用全英文交流。原本是要在帆船上生活5天4夜,后来因为遇到台风,有两天改为露营。

在船上,男生们主动去睡最烂的地方,将好的位置留给女生。有天晚上,学生们睡在小渔村里,所有男生让女生们睡帐篷,自己守在外面。

有一个挑战是让学生们从7米高的地方跳下去,这并不容易做到。学生们相互鼓励,最终全部完成挑战。最后闭营时,一半以上的学生都哭了。

“这些素质不是在学校里教出来的,是靠他们自己的体验锻炼出来的。”林倩丽认为,一定程度上,奖助学金给了很多学生去提高这些素质的机会。

与此同时,武汉学院的师资力量,也在力争与“最受尊敬的民办高校”逐渐匹配。

据2017年6月学校官网显示,武汉学院专任教师500余人,教授、副教授近200人,中青年博士80余名。另有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1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4人,省级学科带头人1人。

搜狗公司CEO王小川、港中旅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慕韩、百步亭集团总裁王波、德勤武汉主管合伙人、腾讯人力资源副总陈双华、英格兰及威尔士特许会计师协会大中华区总监黎日忠等企业高管,均受聘担任武汉学院应用专业教授。

学校目前已申报3个硕士点:会计、法律、外语。“我们的法学、物流、工商管理、会计金融、国际贸易、外语等专业比较好。我们同时也在申请一些新的专业,比如一些国际化的中西融合的专业,如果可以批下来也会是一个特色,将会很有市场需求和吸引力。”林倩丽对未来满怀憧憬。

 

 

对话 

 

林倩丽:民办大学越来越受欢迎 

 

《支点》:您觉得武汉学院在武汉民办高校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林倩丽:我感觉可能在前5名吧。用不同的标准有不同的看法,如果看一本,我们是唯一的一所;如果看发展理念,我们是最有特色的,这也得到了湖北省教育厅的认可;从国际化角度,我们的理念也是领先的;如果看学生质量,录取最高分,我们排名第一。我们增加招生计划也很快,其速度在民办高校中也是少见的。

《支点》:陈一丹先生说的公益办学如何体现?

林倩丽:公益办学代表有盈利但出资方一分钱都不会拿走。公益性不是指每一年都给我们资助。学校有董事会,我也是董事会成员,我们的目的不是盈利,而是让学校良性运转。目前靠学费来运营,已经可以做到平衡,每年还能有2000万元投入到学生的奖学金和资助上。

《支点》:除了陈一丹先生的投资,还有没有其他公益性的投入?

林倩丽:当然有,像我们的马化腾教学楼就是,募捐也是我们的一个来源。

2016年12月5日,陈一丹先生正式宣布“湖北一丹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完成首轮共建基金募集。这是中国民办高校首次以共建基金形式完成教育捐款。共建基金由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先生、腾讯主要创始人张志东先生、腾讯早期创始团队成员吴宵光先生和热心企业家等关心教育公益人士共同捐赠,其中马化腾先生领捐1亿元人民币。今后每一年,也会有相应的募集计划。

《支点》:您觉得社会对民办非营利公益学校的热情高不高?

林倩丽:我感觉蛮不错的,因为在我们还没有办起来的时候,马化腾先生就已经捐款了。许多企业家不仅仅是捐款,同时也有共建的要求。他们不是求什么回报,而是出于对学校发展的关心。

《支点》:民办高校老师的收入水平会不会比公办的高一些?

林倩丽:我感觉没有。因为公办大学教师享受的教学资源、研究经费等等补贴有很多。我们也会给教师一些经费补贴,但是不能太多,因为学校也是需要经费运营的。

刚刚实施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对我们来说是重大利好,让我们感到很受鼓舞。在很多方面,让我们这样的非营利性民办高校和公办高校越来越接近了,但在科研项目研究经费上还是空缺。我们也期望在这方面,国家政策可以给我们多一点支持。

《支点》:学校是否考虑过创办企业“开源”?

林倩丽:我们希望能专心做教育。如果让老师们去赚钱,可能对教学有影响。以前,有的学校会计系可以开办会计师事务所来赚钱。但我们是公益的,我们对学生、对家长有责任,我们先要做好质量管理、本科评估,再去考虑“开源”。

《支点》:您觉得,陈一丹先生的愿景多久可以实现?

林倩丽:我感觉起码要5-10年。其实,最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举个例子,尽管我们一本招生专业“软件工程(腾讯精英班)”、网络工程(华为实验班)、会计学(ACA班)、财务管理(CIMA班)都非常有特色,而且是全额奖学金,但是家长和考生在选择学校的时候还是会优先考虑公办大学。

所以,这是需要学生和家长改变思路的,大家还认为我们是民办大学,会另眼相看。我相信这种情况会改变,但是会很慢。

《支点》:您觉得在武汉生活习惯吗?您的任期是多久?

林倩丽:我每年有一半时间生活在武汉,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比较喜欢这边的食物。

我没有看到我的任期到哪一天。我感觉,如果对学校有贡献,个人的健康状况允许,并且是开心的,就会继续做下去。(支点杂志2017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