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解码众邦银行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110   发布日期:2017-07-06

核心提示:众邦要做的,是国内尚在起步阶段的交易服务银行。通俗而言,就是围绕买卖各环节产生的金融需求而开展业务的银行。 

 

众邦银行揭牌现场。

 

在武汉汉口北熙熙攘攘的商业景象中,有栋大楼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湖北第一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

也许你很好奇,想要上街去找找它的网点。抱歉!众邦银行出生于互联网时代,目前只有一家营业网点。想要偶遇,上网也许比上街更靠谱。

也许你盼望一场开业大酬宾,买一笔定制理财产品,那你可能会失望,比起银行传统现金业务,众邦银行更关注千千万万的生意人。

如此神秘的众邦银行,到底做的是哪些人的生意?做的又是什么生意?

卓尔控股董事长、众邦银行党委书记阎志表示:“众邦银行将是一个有温度的银行,致力于满足每一份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金融需求,让民营企业享有及时、普惠的金融服务,成为最具影响力的中小微金融机构和专业交易银行。”

 

“就缺一家民营银行” 

 

近年来,随着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玻璃门”被打破,民营银行逐渐成为风口。目前,全国已批准筹建民营银行17家,众邦银行是第12家开业的民营银行。

为什么民营企业纷纷开银行?做金融“躺着赚钱”、暴利行业才是高级玩法……这是外界几乎一致的初始判断。

但对阎志来说,这个判断似乎过于简单。

因为卓尔控股总部位于武汉市黄陂区,又赶上了汉正街升级转型机遇,于是诞生了汉口北。因为有了汉口北,就深度进入了交易市场这个领域。

后来,因交易市场必须互联网化,便有了“卓尔云市”智能交易市场;因为要完善智能交易功能,又有了卓集送、卓金服、卓服汇……

还缺什么?想来想去,便是缺一个有着完备风控体系的民营银行。

谈及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阎志表示,这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产物,“我们了解到身边民营企业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希望成立银行给他们提供帮助”。

不过,筹建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实际上,卓尔控股早在4年前就联手8家企业开始筹备民营银行,并于2013年底向政府递交了申请报告。

2015年5月,《支点》记者采访武汉金融局局长方洁时还了解到,该民营银行有着“堪称豪华”的股东名单——都是实力雄厚的湖北民营企业。

后来,这一方案有了不少变更,时间也向后推延。

在这一过程中,民营银行在全国开始不断升温。

从试点到常态化设立,越来越多民营企业“跑步入场”。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至少50家上市公司已发布公告,拟进军民营银行。

2016年12月6日,银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在武汉筹建众邦银行,这是湖北省首家获批筹建的民营银行,也是2016年全国第6家获批筹建的民营银行。

推进工作十分顺利。今年4月24日,众邦银行获湖北银监局批准成立。5月18日,众邦银行正式开业。

公开资料显示,众邦银行由卓尔控股、当代科技、壹网通科技、钰龙集团、奥山投资、法斯克能源等六家股东发起设立,注册资本20亿元。

其中,卓尔控股为主发起人、第一大股东,认购该行发行股本的30%。

值得注意的是,民企参与设立民营银行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民间资本通过二级资本市场或参与银行增资扩股,进入现有地方商业银行;二是民营企业主动申请、全新设立银行。

“其中,民营资本控股现有商业银行,从事传统银行业务,比全新设立民营银行相对容易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宋清华对《支点》记者说。

卓尔控股为何选择第二条“更复杂的道路”呢?在开业当天,众邦银行股东之一、当代科技创始人艾路明的一句话,恰可作为一个贴切注解。

“当代集团也参股过武汉农商行、汉口银行,但那都是象征性的,这次不仅深度参与,更可以自己决定。”艾路明说。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欧阳红兵同样表示,民营企业主动申请的银行与参股国资银行有着本质区别,“民营企业更加有话语权,更加灵活机动,更能发挥市场化优势”。

 

众邦银行行长晏东顺。

 

“逼”出来的差异化玩法 

 

从行业整体看,在利差不断收窄、各行各业纷纷金融化的背景下,银行“闭着眼睛也赚大钱”的暴利时代早已结束。

有观点认为,2014年民营银行试点工作启动时,民营银行是绝对热点。但如今几年过去了,民营银行越来越多,这一行业“风口”已经不复存在。

“我不认同这一观点。相比过去,民营银行的发展环境和机会没有太大变化。”欧阳红兵表示,现在民营银行作为传统银行的补充,其数量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在欧阳红兵看来,武汉至少可以容纳10家以上民营银行,才能填补传统银行无法触及的空白区域。

不过,客观而言,挑战也的确存在。

阎志坦言,民营银行在传统银行经营领域没有任何优势,一开始就必须寻求差异化、特色化发展,才能争得一席之地。

这种压力,的确“逼”得民营银行有了更多新玩法。

以第一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为例,微众银行为“个存小贷”,网商银行为“小存小贷”,都以服务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重点。

出身于制造业的温商银行,则以产业链为经营特色,定位于“温州区域小微客户和县域三农金融服务”,主打特定区域。

落户上海自贸区的华瑞银行,则着力满足“跨境业务需求”;天津金城银行强调“公存公贷”,不接受个人存贷款业务。

而众邦银行要“玩”的,是国内尚在起步阶段的交易服务银行。通俗而言,就是围绕买卖各环节产生的金融需求而开展业务的银行。

“这是市场缝隙,也是上天留给我们的机会。”众邦银行行长晏东顺向《支点》记者表示。

这也是基于众邦银行的优势而决定的方向。

在众邦银行股东企业核心交易生态圈中,有卓尔云市、华棉网、中农网、壹药网等10多个年交易额超5000亿元的平台,活跃用户超过20万家。

单单一个卓尔云平台,就有30万商户、1710家核心市场、1000亿元交易额。

“初期,我们将围绕发起股东企业的核心交易生态圈为起点,为平台参与者提供支付、结算、贷款等上下游金融服务。”晏东顺说。

以天门棉花交易中心为例,上游有棉农、收购商等供应商,下游则是布厂、服装厂等消费方。交易链中每个环节都有结算、融资等金融需求。

传统银行难道不做这些生意?

“寻找这些企业并与之对接非常耗时耗力,成本高。众邦银行拥有先天条件,能用更低的成本达到更好的效果。”欧阳红兵如此解释。

在发展初期就将平台拥有的客户群或上下游企业导入,不失为民营银行发展壮大的一个好办法,这一成长路径也是阿里巴巴的金融成长路径。

早期,网商银行也是凭借淘宝、天猫为基础构建生态圈,逐步延伸、拓展,构筑金融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