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用“笨”办法赚本分钱——天堂伞年销售20亿元的秘密

作者:《支点》特约撰稿人 唐一点击次数:192   发布日期:2017-05-09

核心提示:做企业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功利思想,赚消费者一分钱,就得对他们负责。 

 

 

如果想买电脑,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苹果、联想、戴尔等品牌。

如果想买手机,苹果、华为、小米、OPPO、vivo⋯⋯让你挑花眼。

想喝汽水,有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想吃快餐,有麦当劳和肯德基;若去超市买瓶水,选择则会更多。

但如果想买一把伞,除天堂伞外,似乎没有更多选择了。

一直以来,制伞业都被认为是夕阳产业,但一把小小的天堂伞,却占据着全国雨伞行业80%的市场份额,年销售额高达20亿元。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稳坐中国伞业头把交椅的企业,竟由一位退休老者创办——60岁退休之后,他拿着2000元钱开始创业,从一个制伞小作坊,做到了今天的中国伞业龙头。

他就是杭州天堂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王斌章。

 

退休后怀揣2000元创业 

 

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第一次明确了“社会主义商品经济”。

也就是在这一年,60岁的王斌章正式从杭州五联农机厂退休。在那个改革年代,王斌章没有享受退休生活的打算,而是准备创业。

退休前,王斌章是一名制伞设备设计师,他设计生产的制伞设备,由于科学性和精密度极高,不仅销往全国各地,甚至引得上海飞机制造厂的技师都慕名前来参观。

可以说,王斌章大半辈子时间都花在制伞上。到60岁退休时,他对制伞的热情也没减弱半分,心中甚至还有个伟大的梦想:把伞做到最好!

1985年,王斌章揣着仅有的2000元钱,挂靠在镇公办的名下,办起了雨伞厂——说是雨伞厂,其实只是个简单的制伞作坊——而这就是后来家喻户晓的“天堂伞”的前身。

伞,是杭州的四大特产之一。当时的杭州伞厂、西湖伞厂已是闻名全国的大国企。在巨头阴影下诞生的天堂伞,只被认为是一个退休老头为消磨时间而玩的把戏,根本没有多少人看好。

但王斌章并不认为是“玩票”。凭借自己多年积累的独家秘笈,短短几年时间,他就成功把天堂伞打造成国内伞业的龙头企业。

 

不拼价格拼品质 

 

上世纪80年代,一把雨伞只能卖一两块钱,因为竞争激烈,大家都拼命压低价格,雨伞的品质和档次都不高 。

王斌章深知,若与国营企业拼价格,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因此,他转变思路,改走中高端路线,他生产的天堂伞要卖7元钱。

天堂伞也由此成为国内第一家走中高端价位路线的雨伞品牌。当然,高价并不是漫天高喊,而是有高品质作支撑。

众所周知,天堂伞的结实耐用是出了名的。

一把普普通通的伞,能有多复杂?王斌章介绍,一把天堂伞,看似结构简单,实际上有100多个零件,包括伞面、伞骨、伞杆、按钮等;伞要收放自如,则关系到弹簧、滑轮、绳索的组合,每个环节都得有硬功夫。

硬功夫的背后,拼的是持续创新能力。

为此,王斌章投入大量资金,打造了自己的设计团队和研发基地,95%的设备都是自研自产自用。

上世纪90年代,天堂伞被大量企业假冒,王斌章不胜其烦,这也让他下定决心,加快产品的更新换代。他不停地对制伞设备进行改进,自行研制的电脑自控尼龙开幅机、槽管自动抱马鞍冲孔机等,性能均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就是要让假冒者来不及更换新设备。”

王斌章多次说过,“别看我年纪大了,思想可是很先进的,每年我们都做市场调研,产品紧跟市场走,偷懒不变怎么行?”

王斌章潜心研究,设计出了钢骨三折伞,成为国内三折伞自主研发第一人。这种三折伞迅速取代了千百年来一统天下的长伞柄、固定伞骨的纸伞和油布伞,让便携式的雨伞走进了亿万家庭。

除此之外,天堂伞还是国内首个生产防紫外线伞的企业,于1996年推出。

当时王斌章在杂志上看到,女性在夏天总是担心皮肤会被晒黑。他脑筋一动,如果设计一种伞,能抵挡紫外线,让女性夏天再也不怕被晒黑,岂不是很有销路?谁说雨伞只有下雨天才能用?

于是,王斌章带着团队开始研制,经过千百次的反复试验,防紫外线伞终于研制成功,还申请了国家专利,一经推出就红遍全国。太阳伞这个名词,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诞生的。

现在,一把天堂伞共有40个专利设计,从普通防雨伞到如今的防紫外线面料,从铁杆到铝杆、镀铬杆,从弹簧片到按钮,从顺四节到倒四节,不少用户买的天堂伞,一用就是10余年。

 

用“笨”办法做品牌 

 

在大家的印象中,天堂伞一直是质量可靠的代名词,这种印象除了天堂伞品质确实过硬,更归功于王斌章对于品牌的精心呵护。

王斌章常说:“做产品就是做人,只有做大家都信任的好人,市场才能做大!”他一再交代员工:“要保证每把伞不出一点毛病,要选用优质的材料,不能偷工减料。”为此,他亲笔书写了“宁失万贯,不丢品牌”几个大字挂在厂区,从此成为了厂里所有员工的座右铭。

“宁失万贯,不丢品牌。”这句话知易行难,王斌章唯有身体力行——

刚办厂时,天堂伞的质量一直不过关,王斌章召集所有员工,停工6天开大会,就是为了整顿产品质量;

要求员工在每把伞上附上小纸条,写明若坏了能到哪里免费维修;

作出“终身维修”的售后服务承诺,只要有零件,照修不误且不收分文,且修好后寄回去,还会附上5元钱作为邮费补偿。

这些被外人看起来“很笨”的办法,王斌章一做就是10多年,“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功利思想,只是出于本能认为赚消费者一分钱,就得对他们负责。”

就这样,天堂伞的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供不应求,半年内调了三次价,依然全部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