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乐活

我在清迈开民宿

作者:Jason点击次数:1279   发布日期:2020-01-07

核心提示:周而复始的“小城故事”诠释了一句话: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Jason位于清迈的别墅“晴院”。

 

据说,现代都市人心中有“三大俗”:辞职去西藏,开间咖啡馆,丽江开客栈。治愈系的西藏,我至今没有去过;开咖啡馆的计划,因为一场股灾被扼杀在了摇篮。唯独开客栈这件事算是沾了点边,却不是在丽江,而是在异国他乡的清迈。

回想起6年前第一次来泰国清迈,下了飞机脱掉外套毛衣换上人字拖一秒跳进夏天的画面,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路边等客的双条车司机神态怡然,咖啡馆一家挨着一家从街头开到巷尾,酒吧里披头士的音乐和路边摊播放的邓丽君歌曲并行不悖。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新奇。

但是人们常常错把新鲜当成喜欢。随后的几年,我又一次次回到这里,无非是想确认一件事:我真的喜欢清迈吗?直到有一天,我试探性对我女朋友说,咱们一起去清迈生活吧。她很干脆地说“好”。

在清迈干什么呢?我首先想到的是开民宿。清迈的酒店,要么过于老旧,要么价格偏高。比如假日酒店,挂牌四星,淡季价格每天500元左右,可是家具和装饰有一种上世纪90年代的感觉。新一点的,像艾美、香格里拉,标间几乎都在1000元/天以上。相比而言,民宿性价比更高。更何况很多人厌倦了酒店,旅途中想要追求不一样的住宿体验。

于是我收拾好行装,开启了充满未知的征程。我经营的第一家民宿,是一幢三层的联排别墅,距离市中心20分钟车程。从选定房子到开门迎客,只花了半个月。我给民宿起名叫“晴院”——人生的所有选择,都是心甘情愿。

房源上线平台一周后,订单纷至沓来,前两个月90%的入住率超出了预期。但好景不长。我租的是泰国人集中的别墅小区,楼间距不大,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其他业主的生活,我收到了物业的严厉警告。直到我改租了一幢独栋别墅,这个问题才得以解决。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许多人来到清迈,盲目选址,大量投入,守着空荡荡的房子,最后忍受不了亏损,将精心打造的民宿转让,接手的人再开始新一轮民宿梦。周而复始的“小城故事”诠释了一句话: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起初,很多朋友听说我到泰国开民宿,有的感到惊讶,有的佩服我的勇气,有的羡慕我悠闲自在的生活,还有的则认为开民宿是致富之道,也想分一杯羹。有位客人找我打听开民宿的细节,我原原本本给她算了一笔账,她发现不赚钱之后,就再没有下文了。

开民宿这件事,能给我的人生带来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确信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看到天南海北的客人高高兴兴入住新“家”,我也情不自禁感到开心。选择租住别墅的,多数是一大家人,我帮他们订车、安排行程、推荐餐厅,看到他们临走前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总会有一种别样的亲切。

 

亲子游客多选择入住民宿 。

 

时间久了,有些客人慢慢和我成了朋友,甚至选择留在清迈。有几位上海大姐,一年里来清迈好几次,每次都会租住我这里,每次都会带新的朋友来。前不久,他们在我的别墅旁边买了房,打算每年天冷的时候来度假,其余时间把房子交给我打理。一位带女儿来玩的昆明客人与闺蜜合伙买了一套联排别墅,搬来过自己向往的生活:游泳、读书、养猫、种花。过几年孩子大了,她打算让孩子在清迈上国际学校。

在这个人口不足百万的小城里,外籍人口占了近一半,仅中国人就有10多万。他们有的是为了让孩子享受国际教育,有的是为了逃离雾霾,有的则是希望在有生之年换一种活法。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但如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世界也会告诉你,其实生活没那么难。

不知不觉,我在清迈的民宿已经开了一年。2018年的普吉岛沉船事故以及近期的人民币贬值,都对泰国的旅游业造成了影响,很多在清迈开了多年客栈民宿的“老清迈”选择了离开。我不知道几年之后自己是否还在清迈,但即便走了,也会时不时回来。

当喧嚣散尽,在清迈开民宿,不过是一场生活。(支点杂志2020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