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洛克菲勒往事

作者:约翰·D·洛克菲勒(美)点击次数:1187   发布日期:2021-12-01

核心提示:我承认,从小时候起,我就是一个野心家,幻想着有一天成为巨富。我一直都心怀这个梦想。

 

约翰·洛克菲勒

 

约翰·D·洛克菲勒创办的标准石油公司是世界上第一个托拉斯组织。1878 年,标准石油公司垄断了美国90%的炼油、85%以上的管道运输、85%的油品市场和出口以及30%的原油开采业务,成为美国有史以来彻底独霸市场的垄断巨头。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将标准石油公司拆分为34家地区性石油公司。若干年后,这些七零八落的公司重新组建为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石油企业。

投机和垄断使得洛克菲勒备受争议,然而,洛克菲勒如何一步步建立起庞大的石油帝国?我们可以从洛克菲勒自传中一瞥究竟。

 

早年经历

 

我的父亲曾就职于不同的公司,他懂得很多东西,传授给我许多实践的方法和实用的技能。

在父亲的熏陶下,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小本子,专门用来记录自己的收支情况,包括定期捐出的小数额款项。一直到现在,这个小本子还在我的抽屉里,我把它叫做“记账本A”。很多人羡慕富人家庭,认为生在那样的家庭,什么东西都有,是最大的幸运。但是,我却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我出生在一个中等收入家庭。一般来说,中等收入家庭需要共同处理的事务更多,家人的关系会更加和谐。

七八岁时,我在妈妈的支持下,做成了第一笔生意。我用妈妈给我的一些牛奶凝乳,精心饲养了一群火鸡,并在养大之后把它们卖掉。我把一切收支情况,一丝不苟地记入了账本之中。那是一笔非常幸运的生意,因为没有什么需要我支出,几乎全都是收入。

很显然,这种生意使我的热情空前高涨,我甚至非常享受这种小经营。我后来做生意非常成功,就与小时候的经历有关。

十六岁那年,我即将完成中学学业。家里人把我送进了克利夫兰的商业学校。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找到工作。一连几周,我每天都奔走在大街小巷中,费尽唇舌地询问商人和店主,希望他们可以雇用我。

终于有一天,克利夫兰码头有一个人告诉我,吃完午饭可以去他那里。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1855年9月26日。他对我说:“我们给你提供一个机会,你可以来工作了。”但他根本就没有提到薪酬的问题,我也没有多问,而是兴高采烈地到休伊特-塔特尔公司上班了。

我的工作地点就在公司办公室里,这里同时也是其他前辈办公的地方。因此,他们在办公室里讨论公司事务、制订工作计划和作出经营决策时,我几乎一直都在现场。和其他同龄的孩子相比,我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公司的经营范围广,业务很多,这使我经受锻炼以及学习东西的机会也更多。我经常会做公司旗下的住宅区、仓库、办公楼等地的一些出租业务,并负责收租金。

记得有一天,我在邻居的公司里,正好遇到当地的一位管工拿着账单来收账。我的这位邻居接过账单只是随意瞟了一眼,便对簿记员说:“把钱付给这位先生。”

这是他的工作态度,而我却从来不这样。我们公司也聘用这位管工,每次收账时,我都要仔细地核对他的账单,认真地核对每一项收费,绝不让自己出现一点儿错误。即使是一分钱,我也要尽量替公司节省下来。毫无疑问,像我邻居那样简单随意的做事方式,生意肯定不会成功。

整理账单、收租金以及处理索赔,让我在增长知识的同时,还有机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我必须学会和不同阶层的人打交道,并协调好和其他公司的关系。这些工作经常需要谈判,我总是竭尽所能地利用谈判技巧,尽量争取圆满的结果。

例如,公司经常从佛蒙特州向克利夫兰运送大理石,这种运输一般会经铁路、运河、湖泊三程运输。大理石易碎,因此运输过程中经常会出现货损现象,而货损货差则需要由三个承运方共同承担。虽然在事先三方早已约定好了各自承担的责任大小,但实施的过程中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就要由我来协调处理。对于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来说,如何处理好这个问题让包括老板在内的相关各方都满意,确实很难做。不过,我总能够很好地处理这些问题。这个年龄段,非常容易受外界的影响,在处理事务遇到紧急情况时,我总能得到前辈的指教。其实这些对于我来说,才是弥足珍贵的。

 

因战争攫取第一桶金

 

1858年,我从休伊特公司辞职。我觉得外面的世界会有更适合我的舞台,我要到那个舞台上去发挥自己的力量。我和克拉克合伙成立了一个公司。至今,我还记得公司成立后的第一笔收入。我们从威斯康星州运来了一批优质玉米种,那些种子让我们大概赚了500美元。在当时,这笔生意并不好做。克拉克在年初注意到威斯康星州的这个高产品种,认为这是一次机会。虽然威斯康星州的玉米种名声很大,但是当时很多运输商不愿意承运,因此,那里的玉米种少有其他州的人问津。我们知道,当时克利夫兰也没有人做这样的生意,于是就大着胆子进了一批种子。幸运的是,我们做对了,威斯康星州农场玉米种子的价格远远低于其他地方,这使我们得以降低运输成本,小赚了一笔。

1860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战争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却成了我的机会。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华盛顿联邦政府修建了大量铁路,以保证军需品的供应。铁路网越建越密集,新兴城市克利夫兰的交通枢纽地位更加突出。

当时,我一直在思考战争对商业的影响。我兴奋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没有了往日的沉静,嘴里不停地念着“战争,战争”。克拉克在旁边办公,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便不解地问:“战争怎么样?难道你想去打仗?”我对克拉克说:“老朋友,你没有发现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要抓紧时间大干一场。你想一想,连续两年霜害让很多州的农作物都受到了严重打击,而现在战争又开始了。这意味着什么,你想不出来吗?朋友,这将意味着,许多州都会急需大量食品和日用品,这是战胜饥荒的基本物资。你懂吗?”

克拉克终于明白过来。于是,我们决定购进大量物资,包括西部的谷类、种子、盐和火腿,以及南方的棉花、密歇根的铁矿石、宾夕法尼亚的煤,等等。我们几乎什么都买,因为战争使这些成了紧俏货。当时,克拉克认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而我则建议把公司这两年的所有收入全部投入进去。虽然克拉克有些担心,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但他还是听从了我的建议。这些钱还是不够,于是我们又从银行贷款两万美元,全部投入进去。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生意,也是一次赌博,它决定了我的命运。

结果,我们赌对了。通过对战争形势的分析,我们的生意越做越红火,从中赚取了丰厚的利润。我们购进了很多物资,那些从中西部和加利福尼亚购进的食品,甚至能够满足华盛顿联邦政府的需求。那些从密歇根购进的盐,也因供求悬殊而大赚了一笔。最后,我们的利润比预测的要多一倍,高达17000美元。对于我来说,这些利润只是圆了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梦,这只是一个开端,我要走的路还很长。

 

涉足石油业

 

在我刚刚步入成年时,克拉克-洛克菲勒公司的农产品贸易便已经发展得红红火火了。19世纪60年代初期,我们开始步入石油行业,组建了一个公司,专门经营石油加工和销售生意。

这是我与石油行业的第一次密切接触。新公司的创始人有梅塞尔·詹姆斯、理查德·克拉克和塞缪尔·安德鲁斯,当然还包括克拉克-洛克菲勒公司。塞缪尔·安德鲁斯先生已经学会了用硫酸净化原油的工艺,他在公司中主要负责石油生产。克拉克-洛克菲勒公司主要提供庞大的资金支持。

由于种种原因,这家公司最终没能继续成长下去。1865年公司解散,我们决定清收现金资产,还清债务。但工厂以及公司的品牌这一无形资产还有待处理,有人建议采用竞标的形式,来决定公司品牌和工厂的归属,谁出价高就归谁所有。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当时,我已经下定决心进入石油行业,大规模地进行投资,而不仅是把石油行业当成副业,自己充当一个特殊合伙人。巧的是,安德鲁斯先生也有此意,也想购买这个公司。接下来,就该考虑如何买到这家公司了。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拥入石油业,不过我信心十足,准备了足够买下整个工厂和商标的资金。我想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石油业中,因此打算放弃克拉克-洛克菲勒公司农产品贸易方面的业务,将资产处置掉。

就这样,洛克菲勒-安德鲁斯公司正式成立了,而我,也如愿以偿地步入石油行业,开始了与石油长达几十年的不解之缘。从这个时候开始,一直到五十六岁退休,整整四十年的时间,我一直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

当时,石油行业属于新兴行业,因为原油净化工艺简单、容易操作,而且利润非常高,这使得大量商人涌入这一行业。肉商、面包师、烛台制造商等各行各业的商人都纷纷转行开始炼油。结果不久之后,就出现投放市场的成品油供过于求的现象。自然而然,油价开始不断地下跌,炼油行业出现了危机。怎样渡过这个难关?一方面,必须向海外拓展市场,找到新的出路,但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另一方面,就是节约成本,这需要不断地改进炼制工艺,这样可以保证在降低售价的同时,也能获得可观的利润。当然了,原料的副产品也是好东西,也得充分利用起来。一些工艺水平较低的炼油厂,常常把这些材料当成废品扔掉,这非常可惜。

这些问题,是当时石油行业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我们刚刚起步的事业自然也不能例外。那时正值经济大萧条时期,为了能够在混乱的局势中挽回一些损失,让一切步入正轨,我们开始努力向邻居和朋友推销石油产品。当然,这也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想要拓展市场,提高生产工艺也是当务之急,但在当时,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独自承担这项任务。怎么办?通过调研分析,我们找到了办法,那就是增加资金投入,吸纳优秀人才以及先进经验,形成规模效应。只有这样,提高生产工艺的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确定发展路线之后,我们开始行动起来,购买最大、最好的炼油厂,对它们实行集中管理,以保证公司更加经济高效地运营。在我们的不断努力下,公司渐渐渡过了难关,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甚至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我们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拥有很多实践经验丰富、能力卓越的管理者和技术能力超群的工人。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公司很快就在生产工艺、运输条件、金融状况、市场拓展等方面都占据了领先地位。这意味着,我们在这个行业里真正拥有了一席之地。

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也遭遇了许多困难与挫折。我们曾遭遇大火并且损失惨重,原油的供应也很不稳定,但我们一直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而不断调整自己的计划。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难以预料的困难会随时发生。比如,我们在石油中心兴建了大型设施,建起了储油罐并连接了石油运输管道,可是随着石油的枯竭,我们所有的工作都白费了。或许真像别人所说的一样,石油行业只是一个投机的行业,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总是能够幸运地渡过难关,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逐渐学会了如何经营这一最为艰难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