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硅谷之谜

作者:吴军点击次数:941   发布日期:2021-07-05

核心提示:硅谷是一个遍布奇迹的地方,传奇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硅谷并不是一个地理上的概念,在地图或GPS上难以找到它,因为并不存在一个叫做“硅谷”的地市区县。硅谷,实际上是外界对旧金山湾区的另一种称谓,这个地区过去有很多半导体公司,而半导体的主要材料是硅,硅谷便因此而得名。

今天广义上的硅谷就包括了两块夹着旧金山海湾的谷地,可利用的面积不大,南北长不到100公里,东西方向只有靠近海岸线10-15公里内的区域才适宜居住。硅谷虽小,却创造出了人类科技史和工业史上的奇迹。

 

明星公司

 

硅谷的传奇首先来自于很多伟大的公司。世界上的好公司不胜枚举,但配得上“伟大”称号的公司并不多见。伟大的公司不仅需要在商业上取得成功,而且还要能够改变世界,为人类的文明进步作出贡献。硅谷的第一个神奇之处,就在于它源源不断地孕育出了一个个伟大的公司。

如今知道仙童半导体公司的人可能已经不多了,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仙童就是半导体的代名词。仙童的共同创始人罗伯特·诺伊斯和德州仪器的杰克·基尔比共同发明了集成电路,这项了不起的发明,是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推动全球IT发展乃至全球经济增长的基础。在20世纪60年代,当全世界半导体公司的巨头们聚到一起开会时,现场九成以上的人都先后任职于仙童公司。

从仙童派生出来的英特尔公司是另一家伟大的公司。它的创始人除了前面提到的诺伊斯,还有因摩尔定律而闻名的戈登·摩尔。1968年,仙童公司的投资人阿瑟·洛克帮助诺伊斯、摩尔和安德鲁·格鲁夫筹集了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加上其他投资共1000万美元,创办了当今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英特尔。

英特尔公司从成立开始就大规模生产通用集成电路芯片,其中最著名的产品是计算机中央处理器(CPU)——英特尔x86系列。如果没有英特尔,过去几十年IT行业的格局或许会是另一番景象,因为在英特尔之前,不同的计算机使用不同的CPU。在IBM PC出现之后的整个个人电脑时代,虽然全球各种品牌的个人电脑不胜枚举,但是它们都有一颗共同的芯——英特尔的CPU。

说到硅谷,大家一定会想到苹果公司。这家1976年创立于硅谷的计算机公司,不仅发明了第一款真正实用的个人电脑,并且从此开创了个人电脑新时代。今天的苹果公司业务早已超出了计算机本身,事实上,从21世纪初至今,苹果公司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被看成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消费电子产品公司。

除了发明个人电脑,苹果公司的伟大之处还在于不断拿出令人惊喜的产品。20世纪80年代,苹果基于视窗界面和鼠标点击而发明的操作系统,成为至今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的规范;20多年后,苹果的触屏式智能手机再次成为手机领域的标准。此外,它还通过音乐播放器iPod和在线音乐服务平台iTunes改变了音乐产业。在IT领域,很多人把整个21世纪的前10年称为“i十年”,因为苹果的产品都以字母i开头。

和苹果同时代起步的硅谷公司还有甲骨文。这家以企业级数据库软件为核心业务的软件公司,不仅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和IT服务公司,而且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卖软件。在甲骨文公司出现以前,整个计算机行业中的企业,从最大的IBM公司到中小计算机数字设备公司,其商业模式都是卖“合同制”的服务,即将硬件和软件连同服务一起销售。但是甲骨文改变了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它通过授予软件的使用权与IBM竞争,并且因此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数据库软件公司。自甲骨文开始,硅谷的软件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诞生。

 

顶尖大学

 

硅谷的成功尤其是长盛不衰,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当地的几所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但是,更确切地讲,应该是硅谷培育出了这样几所世界一流大学,这是硅谷的又一个奇迹。

斯坦福大学成立于19世纪末,一般认为,斯坦福的腾飞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硅谷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斯坦福的发展,这不仅体现在地区经济发达后,大学得到的资金(主要是捐赠和公司的研究项目)增多,并且良好的就业市场也吸引了大批年轻人来到斯坦福读书。同时,斯坦福宽松的学术环境和当地舒适的气候,也吸引了很多世界知名学者来这里任教。

总体来说,这20年间,斯坦福是人才净流入,加上学校自己培养的一流学者,到了80年代初,斯坦福的学术水平便可以完全比肩哈佛和剑桥了。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斯坦福一度在美国大学排名中超过哈佛等名校,位居第一。

斯坦福最引以为自豪的还是它培养了大量的实业家,并孵化出了许多著名公司。这些实业家包括惠普公司的创始人休伊特和帕克特,谷歌的创始人佩奇和布林,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和费罗,太阳公司的创始人贝托谢姆,还有微软前CEO鲍尔默和董事会共同主席阿尔钦等人。

硅谷优秀的大学不只是斯坦福这一所,距离硅谷中心70公里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是一所超一流大学。20世纪50年代,伯克利已经比肩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了。值得一提的是,1951年,伯克利研制出了加州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加州大学数字计算机。

加州的好天气和更自由的环境,帮助伯克利延揽了更多人才,既包括教授,也包括学生。到了20世纪60年代,伯克利已经是全美数一数二的研究型大学了。20世纪70年代,伯克利在美国大学的排名中曾经一度超过哈佛等老牌大学排名第一。

伯克利的研究水平一直很好,文、理、工科各专业大部分都排在美国前五,其中有大约1/5的专业一直位居全美第一。2013年,伯克利(以及劳伦斯实验室)拥有31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个数量甚至超过了斯坦福大学。

由于地处山城,在伯克利停车很难。而在伯克利,只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才会拥有一个固定的停车位。一位来自伯克利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在获奖仪式上提到:“我很高兴我可以有一个停车位了。”这也能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伯克利的学术水平之高。

伯克利的崛起,除了因二战前在物理学上取得的成就外,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硅谷。虽然伯克利没有像斯坦福那样培养出众多的明星公司,没有斯坦福那样的光环,但在将科技发明变成公司方面其实也做得相当不错。

伯克利人成功创办的半导体公司非常多,而那些创始人常常是相应领域中最杰出的科学家。在这些人中,名气最大的可能当数苹果的共同创始人沃兹尼克、英特尔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摩尔和后来的CEO格鲁夫,以及闪迪公司的创始人梅洛特拉。

硅谷地区还有一所一流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该校原本只是加州大学在旧金山地区的医学部,硅谷兴起之后,1964年它独立成为与伯克利并列的分校。旧金山分校规模不大,但对世界医学的贡献却非常大,比如:发现维生素E,发明DNA重组,发现正常细胞基因会转化成癌细胞基因,通过酵母合成人类胰岛素,确诊第一例艾滋病患者,发现艾滋病毒并且研制出针对艾滋病的鸡尾酒疗法,发明乙肝疫苗等。

如果说斯坦福大学孕育了很多IT和互联网领域的科技公司,那么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则孵化了不少生物医药公司,其中最有名的是基因泰克。由于旧金山分校地处硅谷最北部,因此硅谷地区的生物公司大多集中在北部而不是传统IT公司聚集的南部,这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出旧金山分校对硅谷格局的影响。

 

风险投资

 

说到投资,大家首先会想到华尔街。但是说到风险投资,大家则会想到硅谷一条不长的大街——门罗帕克著名的沙丘路,那里聚集了全球最大、最多的风险投资公司。

硅谷地区的风险投资始于20世纪50年代末。从如今风险投资的强度来看,硅谷占了美国风投金额的四成左右,从2002年到2013年,每年投到硅谷的这部分资金都在100亿到130亿美元之间。2014年因为全球风险投资过热,投到硅谷的资金激增至160亿美元左右。毫无疑问,硅谷是全美国风险投资最集中的地区。

硅谷风投的特别之处,首先也来自于它的传奇,而硅谷风投的传奇首先是人物的传奇。历史上,有好几个人都被称为硅谷风投的“教父”。第一位是阿瑟·洛克,没有他从纽约的费尔柴尔德家族带来的投资,就没有仙童公司。洛克投出的第二家著名公司是英特尔公司,随后他打出的第三记“本垒打”是苹果公司。

当英特尔公司成立时,尤金·克莱纳对其进行了投资,并且从中挣了不少钱。1972年,克莱纳和惠普公司副总裁托马斯·帕金斯在硅谷创办了第一家“本土”投资公司:克莱纳—帕金斯公司,在此之前硅谷的风险投资都是外来的。后来这家公司又增加了两个合伙人弗兰克·考菲尔德和布鲁克·拜尔斯,于是公司改名为KPCB。在中国,他们给自己的公司起了个很绕口的名字:凯鹏华盈,以至于公司自己都懒得用,在非正式场合大家一般还习惯叫它KP。

凯鹏华盈早期投资的项目多而杂,包括一些半导体项目,甚至还有些运动鞋公司和摩托车零件公司,其中克莱纳一个人就投了350个项目,当然大部分都死掉了。但是很快机会来了,1977年帕金斯投资的天腾电脑公司上市,为基金赚了一大笔。那个时段,凯鹏华盈最成功的投资要数基因泰克,帕金斯以区区10万美元买下了基因泰克25%的股份,到1980年基因泰克上市时,这笔投资的回报高达上亿美元。此外,公司还成功地投资了一度是全球最大的PC生产商康柏和如今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亚马逊。

凯鹏华盈成立的同年,唐·瓦伦丁也在硅谷创立了他的风险投资公司。和凯鹏华盈不同,瓦伦丁不是用自己的名字,而是以加州特有的红杉树来命名他的公司——红杉资本。瓦伦丁的投资准则在很大程度上是他的经验和直觉。他投的第一个伟大的公司是苹果,为了给苹果保驾护航,他还投资了数家为苹果供应配件和服务的小公司。当然,他对苹果的投资和呵护最终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瓦伦丁投资的第二家伟大的公司是甲骨文。这家公司从产品到创始人与苹果完全不同,但有一点相同,就是产品的市场巨大。此后,红杉资本引入迈克尔·莫里茨,成功地投资了Google等公司,被称为新一代风投之王。这一代接一代的传奇人物,也缔造了相应的风投公司的传奇。

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一连串传奇。

先说凯鹏华盈。到2014年,凯鹏华盈投资了一大批改变世界的大公司,除了前面提到的基因泰克、Google和苹果等公司,还包括AOL、网景和太阳等优秀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排名前百名的公司里,凯鹏华盈投资的公司占10%。

从资金规模和成功上市公司的绝对数量上来看,红杉资本超过了凯鹏华盈。如今,红杉资本每一期融资都在10亿至20亿美元之间,远远超过凯鹏华盈的8亿美元左右。而从上市的公司数量来看,红杉资本投资的公司占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总数的20%以上。

更可贵的是,红杉资本在每次技术革命浪潮中都没有落伍。从对世界的影响力上看,红杉资本投出了苹果、Google、思科、甲骨文、雅虎、网景和YouTube等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的公司。甚至有人认为,没有红杉资本就没有纳斯达克。

当然,传奇更多的是代表过去,硅谷风险投资要想续写神话,就需要不断延续这种传奇,应该讲,硅谷做到了这一点。2000年后,硅谷的风险投资呈现出一种新的趋势,那就是批量生产小型创业公司,并把它们提供给大型风险投资公司做后期投资。

硅谷创业“教父”保罗·格雷厄姆的Y孵化器,是批量生产这些小公司的代表。Y孵化器将天使投资和创业辅导结合在一起,使得投资的回报明显高于过去那些以提供资金为主的甩手掌柜们。

从2005年至2013年,保罗·格雷厄姆先后投资了500家小公司,总投资额大约30亿美元,而到2014年,这些小公司的价值在140亿—300亿美元之间。Y孵化器的模式也成为今天全世界各地天使投资基金和科技园学习的样板。

 

产业变迁

 

从硅谷这个名字来看,它得名于早期的支柱产业半导体。世界上有很多地区曾经靠一个产业的兴起而发展起来,比如匹兹堡的钢铁、底特律的汽车、香港的转口贸易等,从这一点上看,硅谷的崛起和这些地区有很大的相似性。

但是上述这些传统的工业区,在其支柱型产业进入到稳定发展期尤其是饱和期时,这个地区就开始出现发展停滞现象,继而慢慢地衰落了。通常,很少有类似的地区能够成功转型,在接连几次技术浪潮中均保持繁荣。但是硅谷却不同,虽然如今半导体产业在整个IT行业中被认为近乎是夕阳产业,但是它的停滞并未对硅谷的整体经济产生太大影响。

事实上,从20世纪80年代起,半导体工业就在逐渐地从硅谷迁出。而少了硅的硅谷并没有因此而衰退,反而因为发展起软件产业而更加具有活力了。

在20世纪70年代软件行业从硅谷发展起来的同时,生物制药行业也在硅谷地区得到了充分发展。以基因泰克为首的一大批生物制药公司在硅谷的北部地区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到了80年代,硅谷成为全球最大的生物医药公司聚集地,并且形成了持续到今天的“南IT、北生物”的产业结构。更神奇的是,无论哪个产业,只要硅谷有,基本上都做到了世界一流。

到了90年代,硅谷又成功地引领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浪潮,这都是大家所熟知的。而在新世纪开始之后,硅谷甚至开始了新的一波利用IT技术对一些传统产业进行改造的浪潮,比如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出现,以及利用大数据解决健康医疗问题的探索,这些更是让硅谷的产业具有了多样性。

这些看似无关的产业,却有两点是共同的,或者说是硅谷的特色:首先是充分利用IT技术,第二是做到在自己的行业里领先于世界。硅谷从诞生至今,一直站在产业变革的前沿,这不能不说是另一个奇迹。

硅谷就是这样一个布满了奇迹的地方,而这些传奇故事每天都在发生,那些传奇人物每天都在不断地涌现。(支点杂志2021年7月刊)

(此文摘自《硅谷之谜》,作者: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