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未来之路

作者:比尔·盖茨点击次数:907   发布日期:2021-06-02

核心提示:人们常常要我解释微软的成功。当然,不会有一个简单的答案,运气是一个因素,然而我想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我们最初的远见。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

 

许多年后,当比尔·盖茨回忆起和保罗·艾伦创立微软时的情景仍激动不已:那天,比尔和艾伦站在哈佛大学广场上忘情地阅读《大众电子学》杂志上一篇有关一台小计算机的文章。他们不太清楚计算机会有哪些具体应用。但他们确信,庞大、昂贵的机器将会被小体积、低成本、多功能的个人计算机取代,这将会改变他们和这个世界。“让每一个家庭,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台计算机”,成为微软公司的使命。

十几岁时,比尔·盖茨预见到个人计算机革命的发生,并把握住难得一见的机遇。1995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前夕,比尔·盖茨再次洞见信息时代的到来,他的预想一一成了现实。本文记录了比尔·盖茨彼时对微软成功的梳理,以及对未来的思考。

 

少年时代

 

我十三岁的时候编写出了我的第一个软件程序,目的是为了玩三连棋。我那时使用的那台计算机,庞大,笨重,速度慢,但绝对是令人心荡神迷的。

使一帮十几岁的少年迷恋于一台计算机,这原是湖滨中学母亲俱乐部的主意,那时我正在该私立学校上中学。这些母亲们决定,将一次义卖所得的钱用来安装一台终端机,提供给学生们使用,并为他们支付计算机机时费。还在60年代末的西雅图,就让学生使用计算机,这是一种相当令人惊讶的做法——对此,我将永远怀抱感激之情。

这台计算机终端没有屏幕。为了下棋,我们在一个打字机式的键盘上输进我们的棋路着法,然后坐在周围等候一个噪音很大的打印机咔嗒咔嗒地把结果打印在一张纸上。于是我们便冲过去看谁赢了,或是决定下一轮的走法。本来玩一局三连棋只需一张纸、一支铅笔,大约30秒钟就够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多半会把大部分吃午饭的时间都搭进去。

后来我意识到,这种计算机魅力产生的原因部分在于面对一台庞大的、昂贵的、成熟的机器,我们这些小家伙居然可以控制它。我们太年轻了,不能开车或是进行别的寻欢作乐的成人活动。但我们却可以对这台机器发号施令,而它总是唯命是从。

计算机太伟大了,你一旦操作它,就可以立刻得到结果,让你知道你的程序是不是在起作用。从别的许多事情上你得不到这种反馈。这就是我迷恋计算机的开始。就是到了今天,想到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的程序正确,机器就会不折不扣地服从我的指令去工作,我就激动不已。

在我们把母亲俱乐部提供的钱用完后,我和我的校友保罗·艾伦共同创立了微软公司。“让每一个家庭,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台计算机”,成为微软公司的使命。

按今天的标准,这种计算机的工作能力还很一般,但对那时的我们来说,却令人诚惶诚恐,因为它们又大又复杂,每台价值百万美元。我上中学时,使用一台利用电传打字机的分时计算机,每小时要付40美元。

当时,只要你能支付1800美元,数字设备公司(DEC)就会为你造一台PDP-8型计算机。尽管被称作“小型计算机”,它仍然显得庞大。它使用一个底面积2平方英尺、高6英尺、重250磅的支架。事实上,它的计算能力还比不上今天的一些电子手表。

但PDP-8型计算机能以那种大而贵的计算机同样的方式运行程序:只要你给予它指令就成了。尽管存在局限,但PDP-8型计算机鼓舞我们沉浸在一种梦想中——总有一天成百万的个人都会拥有他们自己的计算机。每过一年,我便愈加坚信计算机和计算机的使用必定会变得越来越廉价和普及。

那时,软件像计算机硬件一样,十分昂贵。人们不得不为每种计算机专门编写软件。每一次计算机硬件发生周期性变化时,与之相适应的软件的设计就得重新进行。尽管计算机生产厂商提供一些标准软件程序,为它们的机器建立模块,但大多软件是为解决一些商业用户的个别问题而专门编写的。

关于计算机硬件和机器本身,保罗比我知道的多得多。1972年夏日的一天,当时我十六岁,保罗十九岁,他给我看了一篇《电子学》杂志第143页上的一篇有十个自然段的文章。文章说一个新成立不久叫做英特尔(Intel)的公司推出了一种叫做8008的微处理器芯片。

那时计算机行业还从没想到利用微处理器造一台真正的计算机。没有一种程序员所熟悉的语言适用于8008,这样一来,要想为它编写一个复杂的程序几乎是不可能的。8008被判为生活中的一个驭畜,总是进行那种简单的、一成不变的工作。它在电梯和计算器中用得很普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个用于像电梯控制这种应用范围有限的简单的微处理器,实际上有如一位业余爱好者手中的一样简单乐器:一面鼓或一支喇叭,只适合于基本的节奏或者简单的曲调。然而,具有编程语言的功能强大的微处理器,却如同一个配合默契的管弦乐队,只要乐曲适宜,它什么都能演奏。

我和保罗想了解8008程序能够做些什么。他打电话给英特尔公司向他们要一本使用手册。当他们真的给了一本手册时,我们倒有点吃惊。我们俩都钻研起这本手册来。我以前曾弄出一个可以在有限的DEC PDP-8型计算机上运行的BASIC(Beginners' All-purpose Symbolic Instruction Code,初学者通用符号指令代码),当我想到可以为英特尔的小芯片做同样的工作时,我不禁激动不已。但当我研究8008的手册时,我意识到这种尝试是徒劳无益的,8008根本没有复杂到足够的程度,它还不够精密。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找到了一种利用这个小芯片启动一台机器的办法,该机器可以分析城市街道交通监视器得来的信息。许多市政当局测量交通流量都是用在一条选定的街道上拉一条橡胶软管的办法进行的。当车辆通过软管时,它便撞击了位于软管尾端的金属箱中的带子。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利用8008处理这些带子,并打印出图形和其他数据。

我为交通数据机器所编写的大多数软件,都是在乘坐从西雅图到华盛顿州普尔曼的横穿全州的公共汽车的旅途中完成的,保罗那时正在那里上大学。我们的样机工作得很好,于是我们预想在全国会卖掉我们的许多新机器。我们用它来为一些客户处理交通流量纸带。但没有人想买这种机器,至少十几岁的少年中没有人买。

 

梦想变为现实

 

在1974年春天,《电子学》杂志宣布了英特尔公司的新8080芯片——比交通数据机器中的8008型的功能大10倍。8080并不比8008大,但却安装有2700多个晶体管。我们立即看到了一个真正计算机的心脏,而它的价格还不到200美元。我们分析了使用手册。“DEC现在再也卖不出任何PDP-8型计算机了。”我对保罗说道。对我们来说这是很显然的:如果一个微型芯片能够具有如此强大的功能,那么大型笨拙的机器的穷途末日也就快要来临了。

然而,计算机生产厂商却没有意识到微处理器是一种威胁。他们想象不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芯片居然具有“真正的”计算机性质。

我们认为,只要计算机是价廉的,人们就会发现计算机的各种新用途。这样一来,软件就将成为发挥这些机器全部潜能的关键。我和保罗设想日本公司以及IBM公司可能会生产绝大部分硬件。我们相信我们则会随之提供新的、开创性的软件。为什么不呢?微处理器将改变工业的结构,也许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俩找到了用武之地。

我在哈佛大学又注册了一个新学年,并一直在考虑如何才能使我们的软件生根开花。其中一个计划非常简单。我们从我的宿舍里向所有计算机大公司寄信,自荐为它们编写一个新版本的适用于新的英特尔芯片的BASIC语言。然而没有人理睬我们。

到12月底,我们完全失望了。我打算乘飞机回西雅图家中过假期,而保罗则打算留在波士顿。就在我出发离开马萨诸塞州前几天的一个冰冷刺骨的早晨,我和保罗在哈佛广场的报摊前闲逛,保罗拾起一本1月份的《大众电子学》杂志,正是这一刻使我们的未来之梦变成现实。

期刊的封面上是一台很小的计算机的照片,并不比一个烘烤锅大。它的名字谓之“牛郎星8800”,全部售价才397美元。当它被组装起来时,它没有键盘,也没有显示器。它用16位制地址开关来发布命令并发出16种光。面板上装有几个闪光的小灯泡,而这就是全部。存在的问题在于,牛郎星8800缺乏软件。它还不能运行程序,这使得它更像一个新奇的摆设而不是一个实用工具。

1975年,当保罗和我天真地决定开创一家公司的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就像所有那些朱迪·加兰和米基·罗尼电影里的人物一样躇满志:“我们要在谷仓里演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为小计算机设计BASIC语言。

编好软件需要精力高度集中,为牛郎星编写BASIC真是令人精疲力竭。当我思考的时候,我时常前后摇摆或踱步,因为这样可以有助于我把精力集中在一个想法上,排除干扰。1975年的冬天,我在我的宿舍里做了大量的摇摆和踱步。我和保罗睡得很少,可谓夜以继日。当我睡着的时候,常常是睡在我的书桌旁或睡在了地板上。好些日子我既不吃东西也不会见任何人。但五星期以后,我们的 BASIC语言写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微型计算机软件公司诞生了。我们随即把它称为“微软”(微软公司)。

我们知道要想让一个公司运转起来就意味着要付出代价。但我们也意识到我们要么那时就去做,要么就永远丧失在微型计算机软件行业创业的机会。1975年的春天,保罗辞去了程序员工作,而我则决定离开哈佛继续休假。我与父母亲商议了此事,他们都表示十分理解。他们看出我是多么渴望去尝试创办一家软件公司,而他们支持了我。我的计划是先休假来创办一个公司,然后再回到学校完成学业。

我从未真正有意识地决定放弃获得学位。从技术上讲,我只是请了一个长假。与某些学生不同的是,我热爱大学。我认为与这么多聪明者坐在一起并谈天论地是一种乐趣。尽管如此,我感到创办一家软件公司的机会之窗可能再也不会打开了。所以我投入到商海之中,当时我只有十九岁。

起初,我和保罗筹集了所有的资金。我们俩都存了些钱。保罗在霍尼韦尔(Honeywell)工作时报酬颇丰,而一些钱则来自我深夜在宿舍里玩扑克的游戏中所赢的钱。所幸的是,我们的公司并不需要太多的资金。

人们常常要我解释微软的成功。他们想知道我们的公司从两个人、小本经营发展到一家拥有17000名雇员和年销售额超过60亿美元的秘密。当然,不会有一个简单的答案,运气是一个因素,然而我想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我们最初的远见。

我们瞥了一眼放在英特尔8080芯片旁边的东西,然后就在上面工作起来。我们问:“如果计算机的使用接近免费之时将会怎样?”我们相信由于有廉价的计算动力和利用硬件优势的了不起的新软件,计算机将会遍布各地。当所有人都未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把赌注押在前者(微型计算机硬件),同时生产后者(微型计算机软件),从而建立了我们的车间。

我们最初的洞察力使得其余的一切都显得容易些。我们可谓既占了天时又占了地利。因为我们捷足先登,所以我们早期的成功使我们有机会聘用到许多有才华的人。我们建立了全球范围的销售大军,并且利用它所带来的年收入来资助新产品的开发。从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沿着条通往未来之路的正确方向起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