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快餐的精雕细琢

作者:雷·克洛克点击次数:1094   发布日期:2021-04-01

核心提示:只有细节完善了,才能整合起总体的成功。

 

 

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佛雷德·特纳是我选定的负责营运的人。当他1956年2月第一次走进我的办公室那一刻,我脑海里就闪出一个念头,这个人有朝一日将成为麦当劳公司的总裁,甚至董事会主席。

他当时只有23岁,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比一个孩子大不了多少,脸上带着我多年以来很少见到的最有感染力的微笑。

我们那时在报纸上登广告招持牌人,他和另一个年轻人——宙伊·普斯特一起来应征。佛雷德和宙伊以及他们的另外两个亲戚合伙成立了一个称为普斯特—特纳的公司,并想以这个公司的名义买下一家麦当劳餐厅的特许权,由佛雷德和宙伊来经营。

我欣然接受了他们的持牌费,并建议他们在等待找到合适的餐厅位置之前,最好先去我们在德斯普兰斯的餐厅工作以积累经验。佛雷德立即接受了我的建议,并马上开始工作了。

佛雷德是名出色的员工,他天生就适应麦当劳餐厅工作的节奏,我很快就从艾迪·麦克鲁克伊的报告中看到了对他这样的评价,就连很少来德斯普兰斯餐厅的阿尔特·班得尔也注意到了他。我可以看出佛雷德是个天生的领导人,并很高兴他将成为我们的持牌人。

但后来他们的普斯特—特纳公司出了问题,原因是他们当初规定在餐厅的选址上必须所有人一致同意才能决定,可实际上他们四个股东中总是两或三个人意见一致,从未达成统一。

最终,佛雷德对这种状态感到厌恶,担心再这样下去,只能令他们的负债不断增加,因此他选择退出,另找了一份推销刷子的工作。

后来,到了1956年秋天,我们在芝加哥的希斯罗大道新开了一家店,它的持牌人比尔·巴耳问我是否可以请佛雷德做他的餐厅经理。我告诉他:“可以,但请记住,我是想让他来为公司工作的。一旦时机成熟,我就会把他要走。”

这一时刻比我预想中来得还要快。当时我们在伊利诺伊的坎卡奇看中一块地方,但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持牌人。因为需要一个人来经营那家餐厅,于是我就让哈里去找佛雷德,问他是否愿意替我们经营,他同意了。后来,地产合同没有签下来,于是我问佛雷德是否可以到城里的公司来工作。

我告诉他说:“我将付你每月425美元的薪水。”他一开始很高兴,但随后细算了一下,其实同每周100美元一样,而他在希斯罗大道那家餐厅就是挣这么多。于是他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克洛克先生,那样我就会减少收入了。虽然听起来一样多,但我要花更多的钱乘车去城里;我还要自己买午餐;而且因为整天要穿西装、白衬衣,我还要花钱去洗衣服,而在餐厅工作本不用这些开支的。如果每月低于475美元,我就不能接受了。”

我说:“你说得有道理,就475美元。”他又高兴起来,我们握手成交。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同佛雷德·特纳谈过他的薪水问题。

 

麦当劳创始人雷·克洛克

 

克服意想不到的困难

 

佛雷德从1957年元月开始来我们的公司上班,那一年我们在全国各地一共新开了25家麦当劳餐厅,他参与了所有餐厅的开业工作。我们的不锈钢设备专家、莱特纳尔设备公司的吉姆·辛得勒,还有来自伊利诺伊山区的设备推销员希格·查考也同样参与了所有餐厅的筹建工作,这两个人虽然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但对待工作非常认真,就像是从我这儿拿工资一样。

他们花了很多业余时间来确保设备的正确安装和正常运转。在萨拉索塔和佛罗里达,他们甚至为我们跑了一趟食品卫生检疫部门,因为后者认为我们在同一间厨房制作奶昔和汉堡包不符合卫生标准。在我们的厨房里,打奶并制作奶昔的工作岗位确实是在煎炉旁边,如果改变这样的设计,代价是非常大的。

希格·查考想出了一个方法,在这两个工作岗位之间安放一扇带玻璃门的隔栅,这样我们就是在分开的“房间”制作奶昔和汉堡包了,但可以通过同一窗口拿给客人。食品卫生检疫部门满意了,而我们的持牌人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1957年底的一天深夜,哈里、琼和我开会时又谈到了萨拉索塔这次不寻常的经历。我告诉他们,餐厅开业时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从麦当劳兄弟1948年开的第一家自助餐厅开始就是这样。

要知道,圣贝纳迪诺可是地处沙漠边缘,而且如果把那里一年的平均降水量装进一只用来喝马提尼酒的酒杯恐怕都装不满,你还可以再放一枚橄榄在上面。但他们的新“得来迎”餐厅开业那天,当地却下了三寸厚的大雪!当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好不容易克服拥挤的交通阻塞赶到他们的停车场,却不得不坐在车里按喇叭时,他们是多么气愤啊!因为大雪把“自助服务”的告示也盖住了,没有服务员给汽车里的客人送餐。

另一件同样不寻常的事发生于1953年,当时这兄弟俩正在设计他们的带有“黄金双拱门”的建筑。他们想尽可能合理地安排厨房设备和售卖处的位置,以便于员工们的工作可以用最简捷的步骤完成。

麦克和迪克的房子后面有一个网球场,他们让阿尔特·班得尔和另外几个管理人员在网球场上用粉笔按实际尺寸画出餐厅的平面布局。这听起来可能很可笑,那些人就像小孩子玩盖房子游戏一样,一边跑来跑去模仿所有厨房的运作,如制作汉堡包、炸薯条、打奶昔等,一边调整方案。不管怎样,他们完成了设计,就等第二天设计师过来照样子画设计图了。谁知当天夜里,一场倾盆大雨把网球场上的粉笔道冲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