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复盘网飞

作者:马克·伦道夫点击次数:1010   发布日期:2020-12-14

核心提示:我热爱网飞,热爱成功,也热爱失败。

 

 

关于网飞的创业故事,有个流传甚广的版本是,里德·哈斯廷斯在百视达(Blockbuster)公司租了一部电影《阿波罗13号》,在归还录像带时因为逾期,不得不支付了40美元的滞纳金,而后他就萌生了创办网飞的想法。

这个故事很美,也很有用,但却不是故事的全貌。创办网飞的想法与滞纳金毫不相干——事实上,在公司成立初期,我们甚至收取过滞纳金。网飞的创意并不是在某个神谕的时刻出现的,不是一瞬间就以一种完美、富有价值且正确无误的状态出现在我们脑海里的。

在1997年,我——马克·伦道夫——只知道自己想要创业,我想在网上卖东西,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网飞联合创始人马克·伦道夫

 

创意落地

 

1997年1月,网飞上线前15个月。

里德是我绝佳的创业伙伴。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机场,当时他刚刚收购了我的公司。我坐在登机口旁的椅子上,里德问我:“你的座位在哪儿?”我告诉他后,他拿着我的机票帮我升到了头等舱。

我觉得这样挺好,想着可以看看书,放松一下,甚至小睡一会儿。但那是我从里德身上吸取的第一个教训。上了飞机,里德便示意空乘把免费的橘汁香槟酒端走,在接下来的5个半小时里,他滔滔不绝地向我详细介绍了我们公司的业务状况,我基本插不上话。这是我听过的数一数二的业务分析,就像接通了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精确流畅。

在此后一个星期二的早晨,我们俩如往常一样坐在车里争论,那是我提出的第95个创意。我回想了一下最近提出的所有点子:个性化冲浪板、狗粮和棒球棒……它们都是定制的独一无二的产品,但客户都只是偶尔才会买。

“你比较常用的产品是什么,有什么是一个人会反复使用的吗?”我问。里德想了一会儿说:“牙膏。”不过他皱了皱眉头:“一个月才能用完一管牙膏,不够频繁。”“录像带呢?”我接着问。里德摇摇头:“别提了,因为一盘电影录像带逾期了,我刚刚被百视达骗走了40美元。”

我不记得最初是怎么了解到DVD的。1997年,DVD开始在旧金山和其他6个城市进行市场测试,此前,DVD只在日本销售。到那年3月1日,第一批DVD播放机开始在美国试销。3月19日,美国才有DVD发行,而仅有的几部电影也并不是热门的最新影片。一周后,华纳兄弟娱乐公司才第一次大规模发行了32部电影DVD。

我突然意识到,DVD轻巧到可以被装进一张标准的商业信封里,仅需一枚32美分的邮票便可邮寄。当时,一张光盘的价格在15~25美元,在库存配备和物流运输的成本都变低的情况下,如果DVD成为一种流行的格式,那么邮寄电影似乎就是可行的。

于是,在那一年,我和里德决定开展邮寄DVD光盘业务。我们估计,公司起步需要200万美元:上线网站需要100万美元,在筹集下一轮资金的同时经营网站还需要100万美元。我们需要一个天使投资人。幸运的是,我们都认识一个人:里德本人。

里德能够出资190万美无,余下的钱我只能去寻求投资。我最先看中的是亚历山大·巴尔坎斯,他是DVD和视频技术领域的巨擘,应该理解我们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能成功。当我们在推介“邮寄DVD!全世界最大的库存!全球首创!”的理念时,亚历山大摇了摇头说:“这是狗屁”。

无奈,我只得向史蒂夫·卡恩推介这一创意。史蒂夫是我以前的老板,与我亦师亦友。我问他:“你能投资我的公司吗?”我永远不会忘记史蒂夫当时的表情:他呼了一口气,噘起嘴唇,脸上流露出疲惫的神情。我明白,这个表情意味着他正面临一个无解的困境。当他答应时,我们俩都知道这与创意的好坏毫无关系。史蒂夫后来告诉我,他当时在心里对自己说:“好吧,这钱就当打水漂了。”

到1997年11月,我们已经有了一间办公室,有了一个半运转、正在测试中的网站。测试版的名字叫“狗粮”(Kibble),这个名字是我的主意,灵感源于一句古老的广告营销格言“如果狗都不吃这款狗粮,那么广告做得再好也没用”。

随着上线的日期不断逼近,必须把公司的名字定下来。我们认为,最适合的名字应该由两个单词组成:一个与电影有关,一个与互联网有关,要将这两个词无缝衔接在一起,音节和字母越少越好。这个名字必须朗朗上口,而且容易记住,最好只有一两个音节,就像Goo-gle(谷歌)、Face-book(脸书),这些名字开口就很响亮。

没有表决,没有无记名投票,我们把备选的名字列表打印出来,盯着它看。每个人都回家考虑一个晚上。第二天,大家一致同意:我们的名字叫“网飞”(NetFlix)。

 

正式上线

 

1998年4月14日,网飞上线。

在此前的6个月里,我们做了很多事情——装配了库存,搭建了一个网站,成立了一家有企业文化的公司。我们不知疲倦地工作着,为的是把建立DVD电子商务网站的梦想变成现实。

我在那天早上7点左右到了办公室,并接受了《圣克鲁斯哨兵报》的电话采访。我还记得那篇报道的新闻导语——还在学习怎么设置录像机?不如把它丢了吧,就像爷爷的宝丽来相机一样,录像带早就过时了。

8:59,办公室里鸦雀无声,我甚至可以听到手表秒针转动的嘀嗒声。9点整,同事埃里克·巴马克弯下身子,按了几个键,网站就上线了。

网飞开设了全世界第一家互联网DVD租赁商店:NetFlix.com。网飞的DVD电影齐全,925部电影全部可供租赁。DVD在两三天内就能寄到,用户可以保存7天,想看几遍就看几遍。看完后,只要把DVD放回我们提供的信封里,再丢进邮筒就可以了。我们甚至已经预付了回寄邮资。

上线没多久,我们的服务器就死机了。一个小时后,网站连上了8台新的服务器,大约45分钟后,服务器又一次死机了。网站一整天都处于崩溃状态。我们还没有办法衡量网站的访问量,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因此错过了多少潜在用户。

下午两点以后,当第100份订单进来时,我们用于邮寄的箱子用完了。不久,我们的胶带用完了,打印纸用完了,墨也用完了……到当天截止预订时,我们收到了137张订单。上线两个月后,我们的DVD销售收入就达到了10万美元。

不久后,里德接到了亚马逊的会面邀请,他们有意收购网飞。与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会谈之后,出于对这份事业的热爱,我们谢绝了收购提议,但正是因为和他的会面,我更加坚信,在DVD零售市场上,我们永远无法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匹敌。

“我们必须想办法取消DVD销售业务,”我对里德说,“同时做租赁和销售会让我们的用户晕头转向,也会让运营变得复杂。如果我们不把公司卖给亚马逊,那么亚马逊一旦进入这个领域就会将我们摧毁。我觉得不如干脆现在就退出,专注于租赁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