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照亮迪士尼城堡的明灯

作者:罗伯特·艾格 乔尔·洛弗尔点击次数:890   发布日期:2020-08-26

核心提示:这盏跳跳灯一直闪耀至今。

 

迪士尼影片的片头标志——迪士尼城堡。

 

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迪士尼动画打造了一部接一部的大热影片,包括《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以及《狮子王》。这些影片使得迪士尼的衍生品业务得到了爆发式的发展,来自迪士尼商店、影视授权以及全球各种衍生品发行的利润,源源不断地流入公司。在美国推出的迪士尼频道也很快大获成功,负责制作真人影片的华特迪士尼影业集团,也连续推出了一系列卖座的商业片。

然而,待我加入公司的时候,问题已逐渐显现出来。高层间的矛盾,导致了一场大张旗鼓、针锋相对、花费庞大的官司。迪士尼动画部门也开始走下坡路,一系列预算昂贵的失败之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频频问世:《大力士》《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星银岛》《幻想曲2000》《熊的传说》《牧场是我家》以及《四眼天鸡》。

《钟楼怪人》《花木兰》《人猿泰山》以及《星际宝贝》这几部影片虽然取得了些许成绩,但无一能与前些年的作品在创意或商业上所获得的成功同日而语。在此阶段,我的前任迈克尔·埃斯纳明智地选择与皮克斯建立合作关系,打造出数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动画电影,在这一点上,他功不可没。

皮克斯的名声和影响力,随着每一部影片的推出而节节攀升,但其与迪士尼之间的关系也因利益分配问题日益紧张。2004年1月,皮克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发布公开声明,表示再也不愿和迪士尼打交道。他说:“很遗憾,迪士尼再也不能在皮克斯未来的成就中分一杯羹了。”

 

临危受命的首席执行官

 

2005年10月3日,我被任命为迪士尼首席执行官,受到了无数质疑。包括媒体、投资群体、行业内其他人士、迪士尼员工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在提相同的问题:你准备用什么策略拯救公司?多快能够实施?

在等待上任的时候,我把几位关系最好的顾问叫到办公室,列出了一份最要紧的待办事项清单。我告诉大家,要努力挽救与皮克斯和史蒂夫·乔布斯之间的关系。

无论从经济还是公关角度来看,与皮克斯合作关系的中止,都对迪士尼造成了重大打击。无论在科技、商业还是文化领域,史蒂夫都是当时世界上最受尊重的人物之一,他对迪士尼的排斥和尖锐批判引起了广泛关注,如果能对这圈篱笆进行任何修补,都是一项我上任初期的创举。

另外,当时的皮克斯已经成为了动画界的标杆,虽然我还没有完全弄清迪士尼动画到底有多衰落,但我知道,任何程度的再次合作都对公司有积极意义。同时我也明白,像史蒂夫这样任性顽固的人,能接受再次合作的概率小得可怜。但尽管如此,我也必须尝试。

史蒂夫喜欢大胆的做派,而我也想向他暗示,未来与迪士尼的合作或许会与以前不同。在他的诸多顾虑中,其中一个就是迪士尼做事拖拉,每份合同都需要经过彻底审查和剖析,而这不是他的工作方式。我想让他理解,这也不是我的工作方式,也想让他知道,现在的我有权力作出决策,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一起探索未来之路。所以,我再一次告诉他:没错,我们愿意合作。

我用了几个月时间,与史蒂夫商讨如何将迪士尼的电视节目植入他的新款iPod,此间也逐渐引发了关于迪士尼与皮克斯未来新合作的讨论。但史蒂夫热爱皮克斯,对迪士尼却毫不在乎,因此他构想出来的任何合约都会严重偏向皮克斯,而让迪士尼背负高昂的代价。

那时的皮克斯已经成为内容创新且技术成熟的动画电影标兵,史蒂夫从不担心放弃与我们的合作。我们唯一的谈判筹码,就是之前几部影片的续集制作版权在我们手中,在两年前两家公司关系破裂时,我们已经开始了几部影片的前期开发工作。但是史蒂夫知道,鉴于迪士尼动画的状态,我们很难做出真正叫好的佳作,他几乎是在挑衅我们,想要看看我们能出什么高招。

 

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让华特迪士尼影业团队准备了一场演说,讲述迪士尼动画过去10年的发展历程,列举了包括我们发行过的每一部影片、每部片子的票房成绩等等。我还让人做了一些调查,对象是家有不满12岁孩子的母亲群体,询问她们对于迪士尼动画的印象,并将结果与她们对几家竞争者的印象作了比较。

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在为一个大胆的想法作准备。我曾经问过手下一名员工:“你觉得我们收购皮克斯这个想法怎么样?”当他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他的回应是:“史蒂夫是绝不可能把公司卖给我们的。就算他愿意,代价也不是我们或者董事会能够承担得起的。”他或许是对的,但我无论如何也要在董事会面前把这件事交代清楚。

就任首席执行官后的第一场董事会在一个晚上举行。我和其他10位董事会成员围坐在会议室长桌旁,我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跃跃欲试的期待。我省去了寒暄客套,开口就说:“大家都知道,迪士尼动画真是一团乱麻。”

接着,迪士尼动画在过去10年间推出的一系列电影被投射在屏幕上,屋里变得鸦雀无声。其中有的影片在票房上获得了一定的成就,有的简直就是灾难。而在口碑上广受赞誉的影片,更是一部也没有。

为此,迪士尼动画已经损失了将近4亿美元的成本。为了制作这些影片,公司花费了10多亿美元,也在宣传上下了很大功夫。但到头来,这些投资所产生的业绩却少得可怜。在同一时期,皮克斯却打造出一部接一部的精品,在创意和票房上获得双丰收。

接下来,我阐述了我能想到的3条出路。第一条路是继续维持现在的管理阵容,看看能不能制造转机。第二条路是寻找新人来管理动画部门,但此前半年,我找遍了动画和影片制作圈,却空手而归。“或者,”我继续说,“我们也可以买下皮克斯。”

“我不知道皮克斯会不会考虑出售公司,”我说,“就算有考虑,我也很肯定他们的价钱一定高得离谱。”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皮克斯的市值超过60亿美元,而其中一半的股票都在史蒂夫手里。“同时我也觉得,史蒂夫想要出售公司的概率是非常小的。”这番话引发了其他人长时间的讨论:花费几十亿美元收购皮克斯到底有没有合理性?

第二天,我用了一整个早上的时间鼓足勇气,终于在下午下决心拨通了史蒂夫的电话。我说:“我有一个挺疯狂的想法,能不能过一两天来找你聊聊?”当时的我,还没有完全领会到史蒂夫有多喜欢大胆的想法。“现在就告诉我吧。”他说。

“我在思考我们两家公司各自的未来前景,”我说道,“你觉得迪士尼收购皮克斯这个想法怎么样?”我等着他挂掉电话或是放声大笑,没想到他回话说:“你知道吗,这不算是世界上最离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