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极速搜索

作者:戴维·怀斯 马克·摩西德点击次数:889   发布日期:2020-06-04

核心提示:如今的谷歌,已成为互联网时代最有价值的品牌之一。

 

 

在诞生后的20多年里,谷歌始终保持着创新、富有希望和潜力的企业形象。超过10亿用户,年搜索量超过1万亿次,拥有8万多名员工和数百万台电脑,提供搜索结果、YouTube以及其他产品——如今的谷歌,已成为互联网时代最有价值的品牌之一。

 

不吵不相识

 

一切始于1995年春。

谢尔盖·布林到斯坦福大学已有两年,他是一名数学天才,19岁时即取得本科学位,首次报考就高分通过斯坦福大学博士生入学10门必考科目。拉里·佩奇是美国中西部人,那年刚考取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生。

在学校那年的迎新活动中,谢尔盖带领拉里等新生参观加州校园,突然,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争论起来,火花四溅。自此,两人一见如故,开启了一段奇妙的人生之旅。

当他们在象牙塔里摸索前行时,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成立16个月的新技术公司网景于1995年8月9日上市,首个交易日,其股票就从每股28美元飙升至75美元,这标志着硅谷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网景上市成功后,金钱的味道弥漫在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学校的主要任务虽是培养新一代教授和学术研究者,但它也是一些世界上最成功的技术公司的孵化器,其中包括惠普公司和太阳微系统公司。拉里和谢尔盖都是教授的儿子,他们来斯坦福大学是为了获取博士学位,而不是发家致富。但是,两人都不知道自己对学术发自内心的追求将很快受到考验。

谢尔盖和自己的指导老师拉吉夫·莫特瓦尼合作,寻找从海量数据中提取信息的方法。这样的数据挖掘能用来确定顾客会购入哪些商品,从而帮助零售商更好地摆放商品。谢尔盖和老师尝试着把这种技术应用到新兴的、混乱无序的互联网上。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网络就像虚拟的狂野西部——不受管制、没有约束力、缺乏规矩。

为了帮助用户从互联网查找信息,研究人员在早期曾开发出一系列搜索工具,包括网络爬虫、莱科思、麦哲伦、搜信、激发和热播,均未成功。谢尔盖也尝试了其他网页目录和搜索引擎,但没有一个令人满意。一个简单的搜索指令会带来成百上千条毫不相关的结果,他确信,开发更好的搜索方法迫在眉睫。

同一时间,拉里一直忙于一个“数字图书馆”项目,他使用远景搜索进行网络搜索。拉里注意到,除提供网站列表外,远景搜索引擎还提供一些关于“链接”的模糊信息。链接造就了网络的活力,当计算机用户注意到一个突出显示的文字或短语时,他们就会点击,了解更多信息。

远景公司似乎并没有对这些链接作任何处理,拉里却想研究如何进一步利用这些链接。对极具眼光的计算机专家来说,网络本质上就是链接。

 

谷歌上线

 

1996年,拉里和谢尔盖开始合作,下载并分析网络链接。获取数据的过程比拉里预想的要长。根据估算,他们每发送一个“爬虫”程序去搜索整个网络,计算机科学系都要花费2万美元,但他们渴望完成这项工作。

拉里有一个理论:通过计算指向某一网站的链接数量,可以对其受欢迎程度进行排名。在某种意义上,网络链接让拉里想到引用。“引用很重要,”拉里说,“事实证明,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引用过10000篇不同文献。”拉里得出结论,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网站。

拉里更进一步取得了概念上的突破:并非所有的链接都平等,其中一些比另一些更重要。如何决定哪些网站更重要?很简单,指向一个网站的链接越多,它就越重要。拉里将自己的姓和处理的文件巧妙结合在一起,把自己的链接评级体系命名为“佩奇等级” 。

谢尔盖和拉里相信,将页面等级算法应用到互联网上,可以作为他们博士论文的研究方向。1997年年初,拉里已经开发了一个原始搜索引擎,并把它命名为BackRub,它可以通过链接向前或向后处理各种网页。他们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为互联网设计出一个排名系统,出其不意地解决了互联网信息搜索中的一个关键问题。

1997年秋,谢尔盖和拉里决定给BackRub搜索引擎起一个新名字。拉里请室友肖恩·安德森帮忙选择,他在白板上写下一个又一个名字,而安德森不停地说“不好,不好”。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天,直到最后安德森问拉里:“Googleplex怎么样?你们想建立一家搜索和索引公司,让人们能组织、使用大数据,Googleplex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拉里喜欢短一点的名字,于是他说:“我们就用Google(谷歌)怎么样?”他当晚就注册好,并在白板上写上:Google.com。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互联网公司,如同雅虎或亚马逊一样。

此后,搜索引擎通过google.stanford.edu这个地址,供斯坦福大学学生、教师和管理人员在内部使用。在校园内,它的口碑逐渐传播开来。斯坦福技术许可办公室开始为其申请专利,师生们开始用它在网上搜索信息。

没钱雇用设计师和艺术人员来设计精致的页面,谢尔盖便让谷歌主页保持简洁。从一开始,谷歌干净、质朴的外观就吸引了搜寻信息的计算机用户。在杂乱无序的网络世界,谷歌的红黄蓝三原色和白色背景相互依托,展现出的纯洁感深受大众喜爱,与越来越多的充斥着浮华广告、堆满各种图形和文字的网页形成鲜明对比。

随着数据库和用户群越来越大,谢尔盖和拉里需要更多的计算机。由于缺乏足够的资金,他们只能想尽各种方法省钱,购买零部件组装机器,在仓库里翻找没人认领的计算机。“我们只是借用一下,想着如果他们不尽快来取,就说明他们不着急用。”谢尔盖说。

得知他们到处搜寻机器,导师们从斯坦福“数字图书馆”项目中拿出1万美元资助他们。在研究室塞满计算机之后,他们又把拉里的宿舍变成数据中心。

 

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

 

10万美元

 

1998年3月,拉里和谢尔盖有意联系当时最知名的搜索引擎远景,希望远景能出资100万美元,购买即将获得专利的佩奇等级系统,毕竟这一系统将改善其搜索结果。远景在当时占据整个搜索市场份额的54%。如果合作达成,谢尔盖和拉里就能回到学校重拾研究。但远景最终决定放弃谷歌,因为其母公司——数字设备公司不喜欢依赖外人。

在斯坦福大学教授和技术许可办公室的帮助下,谢尔盖和拉里还试图把佩奇等级系统卖给奋扬、雅虎或其他公司,但都没有成功。那阵子,周围的人好像只关注如何尽可能多地销售广告,尽快赚到钱,没有人对资助搜索引擎感兴趣。

在遭受拒绝几个月之后,二人想明白了:要想真正发展谷歌,他们需要离开校园并承担风险;但是,没有投资,他们就没有办法购买所需的计算机来尝试这个项目。

1998年8月下旬,在研究生院一位教授的推荐下,拉里和谢尔盖与安迪·贝托尔斯海姆见面了。贝托尔斯海姆是一位具有传奇经历的投资者,他喜欢谷歌的创意,但担心其商业可行性,因为远景公司和市场上的其他搜索引擎都在亏损。

对于今后如何盈利,拉里和谢尔盖认为可以将搜索技术授权给愿意付费使用的公司,或者由一家大公司出钱购买这项技术,并将其纳入公司的产品组合中。“这是我近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想法,”贝托尔斯海姆说,“我想参与进来。”

谢尔盖回忆说,安迪·贝托尔斯海姆没有讨论任何细节,直接开了一张金额为10万美元的支票给“谷歌公司”。此举给了二人信心,此后,他们在短时间内筹集了大约100万美元,足以购买所需的计算机设备,把项目继续往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