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意大利中小企业“长生术”

作者:徐琛(媒体人)点击次数:208   发布日期:2017-06-07

核心提示:在经历了现代化改革、集群式发展、全球化三部曲之后,意大利的中小企业成为一道独特风景。

 

普拉托是纺织业重镇,也吸引着中国企业前去“淘金”。图为当地一家华人纺织厂里的中国工人。

 

“小的是美好的”——英国经济学家舒马赫的这一理论,强调了“庞然大物”的无效性和“小规模”的优越性。这个标签贴在意大利中小企业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因为正是这些“小而美”,带领意大利从二战后的遍地废墟,在短短几年内便迎来快速发展,创造了经济奇迹。

根据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发布的报告,目前意大利境内正在运营的企业,有99%以上为中小企业。

1963年,就连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也大赞意大利:“一个国家曾经深陷废墟,为失业大军和通货膨胀而苦恼不已,而现在却成了资本的输出国,它在创造就业和开辟新兴工业方面,达到了西方世界无与伦比的速度。”

那么,这些“小而美”到底是如何集结成洪荒之力,将曾经摇摇欲坠的意大利经济推入全球经济的复苏竞赛中,并一举创下奇迹的?

 

普拉托街头立着中意多元文化展览的广告牌。

 

独具特色的“第三意大利”

 

意大利政府虽然没有制订中小企业定义,但在1991年颁布的317号法令《扶持中小企业创新与发展法》中,对不同产业、不同扶持领域的受惠对象,在企业规模上作出了不同规定:“凡从业人员不超过200人,扣除折旧费并剔除币值变化因素,投入资本不超过200亿里拉的企业,称为工业小企业;凡从业人员不超过75人,扣除折旧费并剔除币值变化因素,投入资本额不超过75亿里拉的商业、服务业企业均称为商业小企业、服务业小企业;中型企业是指资本额不超过300亿里拉、从业人员不超过400人的企业。”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意大利有关中小企业的立法中,对中小企业的范围规定也是不同的。有的规定中小工业企业的从业人员不超过300人,有的规定小工业企业从业人员不超过15人。

在意大利工业联合会研究中心列出的116个工业部门中,以大型企业为主的部门只有21个,而以中小企业为主的部门则有95个,约占行业分布的82%。这些中小企业,主要分布在机械、纺织、服装、食品、制鞋、木器和家具,以及部分化学工业和非金属矿产加工工业等部门。意大利中小企业的产值,也长期贡献该国50%以上的GDP。

如果说日本中小企业的特色在于分包,为大企业提供服务;美国中小企业的特色是高新技术含量高,那么,意大利中小企业最显著的特色,是以地域为中心,大量同业中小企业集中分布在东北部和中部(亚平宁半岛北部)新兴工业化地区,形成集群,与西北部传统工业化三角区和南部落后地区相较而言,被称作“第三意大利”。

根据意大利统计局的评判标准,全意大利中小企业的产业集群地有199个,分布在15个州:西北部58个,占29.2%;东北部42个,占21.2%;中部84个,占42.2%;南部15个,占7.5%。这些产业集群地的产品主要是日用品,尤以纺织品、家具、机械、食品等为主。

以比较知名的普拉托地区为例。普拉托是意大利中北部的一个小城市,也是主要的纺织品产地之一。早在中世纪,普拉托就有羊毛工业的传统,到19世纪开发了再生毛料利用技术,大大降低了原料生产成本,从而一举成为著名的毛纺织生产基地。然而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年中,由于生产过剩和东欧、日本等地的价格竞争,普拉托的很多纺织企业倒闭,当地企业家不得不采取积极的对策。

其中最重要的措施之一,是将企业由大转小,并以机械和工具作价,支付工人的工资和辞退金,鼓励这些被辞退工人利用旧机械设备创办家庭工业。慢慢地,整个普拉托地区作为一个纺织品产业集群地,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富有弹性的生产体系——当订货量增加时,家庭成员转化为工人,企业的职工人数和工作时间随之增加;当订货量减少时,企业职工又恢复成家庭成员。在这样的生产体系中,大企业的主导地位已经崩溃。

在普拉托的全盛时期1979年前后,当地拥有全意大利毛纺机数量的70%,占全世界的40%。家族式生产成本较低、工作时间灵活,这让普拉托模式成为了当时意大利经济转型的成功样本,意大利本土的其他地区纷纷效仿,以家族企业为主体的意大利中小企业也因此更加发展壮大起来。

有数据显示,意大利的中小企业约有95%以上为家族企业,这些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大多是来自祖祖辈辈的“绝活”,包括珠宝加工、玻璃艺术以及许多其他手工艺。不仅如此,家族成员还会不断地改进这些绝活以适应市场需求,家族荣誉感也是这些中小企业得以维系的重要因素。

谈到“第三意大利”的蓬勃发展,就不得不提各种中介服务组织的“助攻”。

比如,在纺织业和服装业聚集地,会有大量的纺织和服装设计所、设计咨询组织,这些组织的职能分工特别细,有的甚至只是专门提供纽扣和花边的设计。此外,会计、法律、经营管理、市场调查、国际贸易等服务机构,一个也不会少。同时,几乎在所有集群地,都有相关联的上下游企业存在。在普拉托和皮埃拉两个纺织品集群地,就有许多纺织机械企业。政府对这些中小企业提供的优惠贷款、低息贷款和减免税款等优惠政策,也增添了相关产业集群的生长活力。

又或者,产业集群的出现,恰恰也是意大利中小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二者之间犹如“蛋生鸡”还是“鸡生蛋”关系。要完整勾勒出在中小企业带领下,意大利通往繁荣之路的图景,就必须将其放到现代化的大背景中去一探究竟。

 

意大利95%的企业都为家族式企业,图为位于米兰市郊家具制造产业聚集区域的一家百年家族企业。

 

从闭关锁国到急速现代化

 

墨索里尼参与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让意大利经济损失惨重。1945年,意大利的国民收入只相当于1938年的55%,法西斯政权的闭关锁国政策,加上盟国的经济封锁,导致意大利战后对外贸易几乎停滞。政府的正常支出差不多是财政收入的5倍,物价飞涨、失业人数剧增,恢复建设的任务极其艰巨。

这时候,一道必选题摆在了意大利面前:在经济体制上是继续闭关锁国,还是实行开放政策?经过国内激烈的争论,后者占了上风。

在整顿经济秩序方面,首要的是稳定货币和物价。为此,当时的德加斯贝利政府做了诸多努力。早在1945年,德加斯贝利就明确表示,解决商品匮乏和供应紧张问题,不能靠强化行政干预,而必须依靠市场机制的恢复和加强,在他执政期间,除了取消价格管制和配给制外,还采取了特别措施稳定货币。这是二战后意大利经济奇迹的开端,也让意大利中小企业的现代化有了充分的土壤。

不可否认,美国的欧洲复兴计划,为战后意大利的经济恢复提供了许多援助,但意大利“温和的”工会制度和“不反对私人积极性”的政府,也客观上促进了意大利的经济发展,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发展。

比如,意大利中小企业内部工会,具有极强的自我调节功能。按照意大利劳动法相关规定,员工在15人以上的企业必须设立工会,并且工会直接与行业工会进行对接。由于是“一区一业”,通过行业工会对企业工会经常性定时、定点的信息交流和工作指导,行业工会的权威性很快得到确立,不必要的劳资矛盾、停产罢工事件也能得到很大程度的减少,从而也降低了企业的整体运营成本。

作为政府,考虑到中小企业交换条件差、间接税多、更新设备和产品的资金有限,因此,把发放贷款作为刺激投资的重要手段,同时也作为分配财政资源的一个基本渠道,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鼓励了中小企业的自由、快速发展。而中小企业恰恰也是解决就业和技术创新的主体,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1949-1963年间,意大利工业生产的平均年增长率为8.1%,这种迅速的现代化,也剧烈地改变了商品生产和供给以及产品分布的结构。

20世纪60年代初,与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意大利中小企业的比重已经十分突出。以制造业为例,意大利企业的平均规模为7.4人,雇员在100人以下企业占总数的57%;联邦德国的企业平均规模为17.2人,100人以下企业占总数的35.8%。而美国的这两项指标分别为52.9人和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