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元宇宙”是否值得神往

作者:宋金波(媒体人)点击次数:697   发布日期:2021-12-01

核心提示:拥抱“元宇宙”不是人类的未来,至少不是全部的未来、仅有的未来,但它很可能将成为一部分人的未来。

 

“元宇宙”概念突然间火了。

“元宇宙”究竟是一个吹得过大的气球,还是一个灌满旧酒的新瓶,又或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元宇宙”所指向的未来,值得今日的人类神往吗?

“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词诞生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这部小说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数字世界——“元界”。现实世界中的人在“元界”中都有一个虚拟分身,人们通过控制这个虚拟分身来实现意志。

早在Facebook改名之前,围绕“元宇宙”的影视作品就已经不少了:《失控玩家》《头号玩家》……

之前各种现实场景的互联网化或各种产业互联网化,目的都是有限、分割的,并不具备过分的野心。但“元宇宙”不同,它要将现实的和虚拟的一切都包裹到一个自洽的体系中。

可以说,“元宇宙”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词汇,而是一个具有明确价值指向的概念。这个概念试图取得一种选择的合法性。它不是指向“人具有通过人机接口在虚拟中获得真实感受的能力”,而是指向“人可以选择在虚拟世界中获得现实感受的道路”。对,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道路问题;严格来说,这也不是生活问题,是严肃的社会政治和伦理问题。

举个例子。现代好莱坞的一个主题,就是“人是否具有选择不自由人生的自由”。比方说,一个自由人可否选择做奴隶。通常来说,这种冲突的答案一目了然。在多数社会,观众都会认同接受同一个选择,即人类不能选择不自由的道路。

但在《黑客帝国》中,一名反派角色将类似问题提了出来,即他是否有选择继续在真实世界中当一个人体电池,同时在“母体”的虚拟世界中享受美好生活的自由?

《黑客帝国》对此的答案应该说是明确的,即人类最终要选择现实中的“真的”自由,所以那位想继续做美梦的反派死得很难看。但我觉得,这样的处理似乎轻飘了一点。选择沉浸于虚拟世界,与选择一种奴隶的生活,有很大分别。

如果将《黑客帝国》中“人体电池”的命运选择,换成更清白的“元宇宙”生活,选择就会更困难了。

很容易设想,“元宇宙”的虚拟世界,可以成为对很多人有价值的疗愈手段。一位先天自闭症患者可以在“元宇宙”提供的“平行人生”里过着正常人的交际生活,一名瘫痪病人可以在那个世界参加奥运会。如果他们宁愿把生命放在虚拟的幸福世界中,希望与现实的寒冷黑暗保持一点距离,旁人真的有权反对甚至制止吗?

虚拟世界究竟是使人类脆弱有限的肉身开挂,还是可能导致人类的真实属性受到稀释甚至颠覆?一个生命可以选择完全在一个硬盘或网络上存活吗?围绕这些问题,人类迟早因为选择的差异而出现一次分裂。

可以肯定的是,一方面,拥抱“元宇宙”不是人类的未来,至少不是全部的未来、仅有的未来,但它很可能将成为一部分人的未来。另一方面,这样的一种系统,可能实现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奴役都更彻底的暴力管制,或者诱发比任何时代都深的族群裂痕,因此不能轻视它潜在的风险。(支点杂志2021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