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精酿主义和新的酒文化

作者:张丰(媒体人)点击次数:440   发布日期:2021-09-02

核心提示:希望喝酒不再是生命的重度消耗。

 

有朋友开了一家精酿啤酒馆,朋友们都去捧场。朋友从事的是教育行业,这个酒馆的主题也就定成了教育精酿。很明显,没有哪个老师是边喝酒边上课的,朋友的期望是,大家能够在喝酒的时候聊一下教育,参与者或许能够获得酒精之外的收获。

我去了两次。每次都是酒水自费,每个人买上一种或两种啤酒,在那里坐着聊天。有一次喝出了问题,倒在玻璃杯里的啤酒,过了一会儿就变色了。朋友也大吃一惊,赶紧联系她的技术支持,现场为大家解答,这不是质量问题,而是啤酒在过滤过程中的自然现象。

这就是精酿啤酒和传统工业啤酒不同的地方。酒都是订制的,在罐上可以印不同的主题,甚至是你的名字,你可以拿来送给朋友。每一款酒的产量都是有限的,你甚至可以找到酿酒师,询问他所有的技术问题,在喝酒的时候,能够了解一种文化。

这大概是最近几年中国大城市正在兴起的新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的人告别工业啤酒,开始喝更小众也更贵的精酿啤酒。有数据表明,像雪花、青岛这样的传统啤酒大厂,生意越来越难做,而进口啤酒和国产精酿则正在兴起。有名的自媒体人六神磊磊过去在公号上为白酒做过一些广告,最近却入股了一家精酿公司。

新时代的年轻人,对传统的酒局文化非常厌倦。阿里巴巴一位女员工酒后遭遇领导猥亵,她指控的罪行,就包括被劝酒。这样的酒局,喝的往往是白酒和传统工业啤酒,前者度数高,能在短时间内造成杀伤,后者则可以豪饮,以体现出“特别的友谊”。喝啤酒,北方人用“吹”这个字来形容,不用酒杯,每次“吹”一瓶。

而精酿则是完全不同的文化。在喝精酿啤酒的时候,人们不会干杯,一个原因是酒都比较贵。如果在大城市的酒馆,一杯精酿少则几十多则100多元,多干几杯,钱就不是个小数目。另一方面,精酿啤酒往往在7度以上,一般的酒量只能喝二到三杯,体现不出豪气。

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人们喝精酿啤酒的时候,会更偏重聊天,而不是大口喝酒。一杯啤酒慢慢啜饮,能够聊上一两个小时。在点酒的时候,喝精酿也有很大不同,不会有人豪气地来一打,而是每个人都要到吧台挑选自己喜欢的品种。那些酒的名字五花八门,有时候你只能凭想象来点。

你可以向店家请教这款酒的口味和特点,这让你看起来像是或者慢慢成为一个行家。最终,这导致了一种精酿主义:不再劝酒,而是重视品尝,几乎每次喝精酿的时候,都会讨论到酒本身,而这在喝雪花啤酒的时候是难以想象的——超越酒本身,更重视人与人的交流。在精酿酒馆,连桌椅的摆放都和传统酒吧或者餐馆不同,最大的特点是分散性,椅子和桌子都可以自由移动,方便人走动。

精酿啤酒只是年轻人趣味变化的一个代表,还有很多年轻人喜欢果酒。他们不是不爱喝酒了,只是不再像长辈那样豪饮。他们喝酒不再是生命的重度消耗,而是轻度介入,有时候他们甚至会一个人点上一杯,也没有下酒菜,就那样坐上几小时。这不仅是消费方式的变革,更是新都市文化的体现:更私密,也更享受。(支点杂志2021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