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智商税纳税者”也不都是傻瓜

作者:宋金波(媒体人)点击次数:804   发布日期:2021-01-11

核心提示:对燕窝、阿胶的消费执念,来自于人类相信故事的本能。

 

在热衷于传播知识的科普爱好者看来,2020年11月底发生的“辛巴带货糖水‘燕窝’”事件,是一个绝佳的出击时机,可以把他们一直不大看得上的燕窝市场从业者乃至消费者着实羞辱一番。

科普爱好者们历来不承认燕窝作为保健食品宣称具有的特殊价值,更何况辛巴带货的所谓“燕窝”,被揭露不过是货真价实的糖水。这不仅是一次简单的商业骗局,似乎也足可以证明,对燕窝的追捧远离理性,甚至让人莫辨真假。

关于此事的媒体报道,不约而同使用了“缴智商税”这样的词语,形容花钱买燕窝的人具有某种智识上的劣势,哪怕他们买的不是糖水,是真正的燕窝制品。

我大学学的是生物科学,在很久之前,我就明了,燕窝,以及鲍鱼、海参、鱼翅等“名特海味”,在营养学上,实在不如寻常鸡蛋。而且,对燕窝、鱼翅等产品的消费,还直接威胁到相关物种的生存,对生态环境保护有负面影响。按道理,我应该完全同意科普爱好者的意见。

然而我很快意识到,对燕窝以及类似保健食品的消费,不仅有自然科学视角,也有其它视角。在另外一些视角的逻辑里,“智商税”的“纳税者”不仅不是傻瓜,还有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智者”。

比如我在某篇网文的留言中就看到这样一句获得高赞的跟评:“虽然我知道燕窝并没有那么神奇的功能,但还是毫不犹豫掏钱了,与老婆的好心情和我们的好感情相比,这点‘智商税’算什么?”

单纯持“智商税论”的人们,未必会注意到燕窝对夫妻感情的价值,然而在现实中,这种价值可能是真实的存在。

只要能博得爱人一笑、长辈一喜,即使被讽刺为“缴智商税”,这点“屈辱”又算什么呢?“纳税光荣”啊。反之,再有知识,纠缠死理钻牛角尖,搞得家庭不睦,就聪明么?

不仅是燕窝,还有形形色色的其它保健食品,比如前文提到的阿胶,在实际价值上都受到了很大的质疑,却不影响它们长期红火。也不仅是在中国,在东南亚,包括在欧美,很多传统保健食品的市场,虽然屡受冲击,却始终没有完全衰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类似的消费观念,是超越制度、经济乃至种族文化的,自然,也不可以简单用一个“愚昧”的帽子结案。

我更愿意理解为,对燕窝、阿胶的消费执念,来自于人类相信故事的本能。有哲人说,人类与禽兽相异者,人类会讲故事也。燕窝是故事,阿胶是故事,故事能够打动人,能够给人留下感性、想象的空间,能够收获相信。反而是那些硬梆梆的科学道理,往往招致不软不硬的钉子。

何止燕鲍翅参之属,严格来说,人类社会得以维系的诸多虚虚实实架构,都是靠讲故事讲出来的,从国家民族到小家庭的纲常伦理,哪一个不是靠故事讲出来并让人相信的呢?仔细想想,买燕窝服用或许无聊,大手笔买钻石这种事,道理又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这么说,只是有助于对某种消费行为多一层理解,毕竟不会改变燕窝的化学组成。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食品或药品,都像燕鲍翅参这样人畜无害。有些食品或药品,是有毒性的,而且毒性很难通过日常经验性的诊断被发现。

从这个角度说,科普文章还是要的,哪怕语气刺耳些。有知识上的知情权,才有机会做“缴智商税”与“感情”的选择题。(支点杂志2021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