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被否定的“凡尔赛文学”

作者:宋金波(媒体人)点击次数:848   发布日期:2020-12-14

核心提示:其走红,其实是对毫无遮掩、大大咧咧、开门见山式炫耀的否定。

 

 

“凡尔赛文学”骤然在社交媒体走红,乍看起来是件相当意外的事。2020年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至今尚未消散,怎么这样一个嬉皮笑脸的小玩意儿还流行起来了呢?

一叶知秋。“凡尔赛文学”的走红,预示着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人们的社会心理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何为“凡尔赛文学”?简而言之就是一种大而化之的修辞,为在社交网络表现自己生活上的优越感,欲扬先抑,举重若轻。举个经典例子:“老公竟然送了我一辆粉红色的兰博基尼,这颜色选的也太直男了吧,唉,怎么跟他说我不喜欢这个颜色呢?”

有人会说了,这不稀奇,钱钟书笔下早有描述。方鸿渐初回国时拜访的那位张先生,边展示家中橱柜里的贵重瓷器边谦虚:“磁器假的,至少还可以盛菜盛饭。我有时请外国Friends吃饭,那就用那个康熙窑‘油底蓝五彩’大盘做Salad dish,他们都觉得古色古香,菜的味道也有点Old-time。”

这种秀优越感的方式不稀奇,但它突然走红,却很有意思。严格来说,“凡尔赛文学”的所谓走红,有两个相反的涵义。

一方面,社交媒体上“凡尔赛文学”的种种梗,是作为被群嘲的对象出现的,人们编发“凡体”段子,主要用意是自嘲或群嘲。从这个意义上说,其社交表达是以一种虚伪、矫情、做作的面目存在,在根本上,它是被否定的。

但在另一面,被否定的“凡尔赛文学”也在近几年来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很多人的社交视野,换言之,它确实在一定范围内流行着、流行过。

“凡尔赛文学”的流行,其否定的是毫无遮掩、大大咧咧、开门见山的炫耀。所谓秀优越感,就是俗话所说的“装”。人们为什么要“装”呢?所有的炫耀,都在迎合同时塑造某种价值判断。比如炫富,不仅在表明炫耀者自己的舒适满足,同时也在输出一种价值观:“拥有财富是好的”,不仅“美”,而且是“善”。反过来,贫穷就不仅是失败,甚至可以被看作是“恶”。

这当然不是正确的价值观,但在当今,在一个成功学被提升到极高地位的社会背景下,毫不妨碍它大摇大摆出现。一度,在社交媒体炫富不仅没什么可害臊的,甚至其目的就是要追求简单粗暴的效果。

在任何社会,逐渐壮大、受过良好教育的阶层都不会认可这种简单粗暴,即使他们内心也有炫耀的需求。“凡尔赛文学”无疑就是迎合了这种趣味漂移而开始流行的。然而,它的流行注定短命,并迅速沦为被群嘲的对象。

只有在经济高速发展、社会财富效应被无限放大的时代,炫耀财富才能长时间维持“正确性”。但当社会经济发展进入另一个长周期,人们开始关注财富增长之外的很多事情,社会心理的“内卷化”也就到来。

所谓“内卷化”,是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凡尔赛文学”的骤起骤落,正是“内卷化”的模型。而社会心理“内卷化”的效应,显然不仅在一个网络狂欢中博人一笑,还会在很多方面,深刻影响每一个人的生活。(支点杂志2020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