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与自然对话

作者:丁杰(媒体人)点击次数:1005   发布日期:2020-12-14

核心提示:每个人都有一颗向往大自然的心。

 

前阵子,笔者参加了在武汉举办的第二届世界大健康产业博览会,在一场主题为“长寿时代”的高峰论坛上,听到了专家们针对老龄化社会的提出的应对建议。

最引人注目的嘉宾是北京大学中文系著名学者钱理群,82岁高龄的钱老通过视频连线,分享了他在养老生活中的人生感悟。有一句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我们这代人犯过的最大的错,就是对自然的破坏”。

这个社会不缺说真话的人,更不缺钻牛角尖的人,我相信会有如此回应:“你推开窗户看不到绿色吗?”“有闲心看花看鸟的,那是有钱人,不属于我们打工人。”“先破坏,再治理,哪一个发达国家不是这么走过来的?”

环境与发展的关系,从来都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凭心而论,人们在追求物资生活的同时,也希望身边的自然环境变得更好。纯净的水源、清新的空气、葱绿的树木,这些总是让人心旷神怡。深圳、杭州这些充满活力的城市为什么能吸引众多的年轻人扎根?除了就业机会多,我想也离不开宜居的生活环境。

这让我想起在清迈开民宿的那段时光。“清迈有什么可以玩的?待久了不会无聊吗?”这是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在清迈避疫封城的那一个多月,我住在香格里拉酒店旁的一套公寓里,日复一日观察着阳台外的鸟。因为疫情,没有了客人的香格里拉酒店成了鸟类栖息的森林,不同种类的鸟,即便在一个屋檐下筑巢也互不干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段时间,我发现了许多被忽略的乐趣,比如观察鸟起降的姿势,想象如果是我,我该怎么控制;从屋顶上掠过的影子,判断鸟的方位也不是一件难事。有的鸟看起来傻乎乎的,有的鸟一看就很鸡贼。有只灵巧的麻雀,叼着比自己身形还要大的狗尾巴草,像直升机一样缓缓飞过来,那画面真是滑稽。

某些方面,动物世界与人类社会也很像。鸟儿们执着地在一处管道的拐角上搭窝,一对麻雀失败了,不甘心地飞走;过几天,又来两只红尾鸟,也没能成功。为什么都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地段”?

城市要发展,社会要进步,并不一定要去抢占自然空间,人与动物都可以在城市里和谐共存。被邓丽君视作第二故乡的清迈可以,拥有中央公园这个“城市之肺”的纽约可以,国内城市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这些年,武汉的面貌日新月异,人们对这座城市的印象越来越好。除了便利的交通、繁华的商业贸易以及不断升温的创业热度,还有宜居的生态环境。骑行在东湖绿道,你会看到野鸭、水鸟在湖面上嬉戏打闹,近百种候鸟在位于城市中心的东湖湿地找到了家。同鸟类一样,幸福感,是人们选择留下来的原因。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颗向往大自然的心,只是没有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就像钱理群说的,每次出去散步回来,好像重新来到了这个世界,重新发现了原来没有注意到的大自然的美。进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人,除了安享晚年之外,还会慢慢地经历与自然的对话,这是另一种生命的永恒。(支点杂志2020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