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文明与“新道德”

作者:张丰(媒体人)点击次数:664   发布日期:2020-11-03

核心提示:新技术就是这样慢慢改变着人们。

 

 

前两天遇到一个话痨型的专车司机,全程半小时,他一直在说话,也让我知道了很多秘密。比如,现在的专车司机其实要上班打卡:每天早上5点必须打卡,而且保证要开满从5点到8点的3个小时。在出车之前,司机还要经过考核,合格后才能上路。此外,司机每天必须完成出车7小时的任务,但接单和下班时间可灵活决定。

看上去不太令人愉快。虽然大家都能理解,要求司机们早上5点开始上班,是为了保障早高峰时段路上有一定数量的车服务公众,但这样的限制和我们所想象的这个行业的自由状态大相径庭。我想引导他继续吐槽,他却说,这一切都很好,“必须正规化,才能真正提升这个行业”。

这个话题让师傅彻底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我,在他的车上是不允许吃零食的。“昨天有一对小情侣,拿着香肠在路边等车,我让他们吃完再上来。当然,等待的时间不收费。”如果是搭载行动迟缓的老年人,他会把车停下来等得足够久,哪怕后面的司机鸣笛催促。“当他们看到我是在服务老年人,也能够理解。”

在这位司机看来,自己和同事们承担着提高城市文明水平的职责,从他的言谈中,我分明能感受到一种职业荣誉感。在上高架匝道的时候,他老老实实按要求把车速限制在时速30公里以内,等红灯或转弯的时候绝不抢跑。这样的态度让我感到吃惊,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种让人感动的“新道德”。这是新技术带来的变化,除了解决就业和服务大众这样的贡献外,网约车可能正在慢慢改变着包括司机和乘客在内的部分民众的习惯。

英国资深专栏作家詹姆斯·布拉德沃斯曾花了6个月时间,调查“零工经济”形态下人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并出版了《失去合约的人》。在这本书中,他展现的是亚马逊捡货员、优步司机等新工种人群的艰辛状态。这些人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雇佣制工人,而是短期劳动者(零工)或者是服务于平台的“自雇者”。

布拉德沃斯的调查很踏实,写作也很精彩,但是其目的在于揭示这种“零工经济”时代劳动者遭受到的不公,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新技术引发的革新,不止表现在经济和劳资领域,也引发了社会或者人们生活习惯的变化。

以我的观察,网约车带来的社会革新其实相当明显。比如,在中国的大都市,它可能大大改变了人们不守时的习惯——在公共交往中,迟到曾经是相当普遍的现象。看上去是习惯使然,其实也和人们无法掌握自己的通行时间有关。随着地铁线路不断开通和网约车普及,人们能够明确判断自己将在路上花费多长时间,自然会大大减少不确定性。

以前,常有乘客把手机遗忘在出租车上,事后很难寻获。如今,这样的事越来越少,因为技术进步了,人们可以更清晰地定位自己的手机在什么地方。除了少数故意偷窃的情况外,捡手机不还的现象日渐减少。新技术就是这样慢慢改变着人们,不知不觉间,我们变成了“更文明的人”。这可能是中国大城市正在发生的最好的变化之一。(支点杂志2020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