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秋天藏在母校里

作者:一安(媒体人)点击次数:791   发布日期:2020-11-03

核心提示:黄叶絮语之时,你是否也想起了母校的秋天,和那些发生在秋日的青葱往事。

 

武汉的秋天,在人们穿着短袖出门不禁打了个寒颤的那天清晨悄悄地来了。仔细观察,才发现路旁的树叶早已镀上了一层金黄,东湖边的梧桐、水杉各自斑斓,湖光、山色、鸟鸣,定格在一年中最短暂最珍贵的季节。

我家在湖的这一边,我的母校在湖的另一边。从湖北省博物馆出发,沿着湖边可以一直骑行至凌波门。凌波门前的栈桥别来无恙,只是多了许多游人拍照打卡,想起来我也曾在深夜坐在栈桥上,一边喝啤酒,一边吹着风。当年,我们的宿舍就在湖滨,少年意气,借着酒劲对着东湖喊出的那些豪言壮语,如今回忆起来,虽然幼稚可笑,却留下了相互打趣又彼此鼓励的美丽过往。

无论是哪一个季节,最缤纷的都是樱花大道。秋日里的樱花大道少了樱花季的喧嚣,秋风掠过,两旁的银杏叶随风飘摇,旋转、飞舞,姿态从容而潇洒。那8株高达40米的银杏树,相传是20世纪30年代武汉大学建校时所栽,一年又一年俯视着珞珈学子的欢喜与怅然,应是见证了不少相聚、告别与成长。

拾级而上,老斋舍的红色窗棂在秋日暖阳里显得格外端庄,回头一望,圆形的拱门极具历史厚重感。目光从拱门穿越过去,仿佛可以凝视百年历史中珞珈的风华绝代与浩然正气。

终于来到制高点——樱顶,红砖、青瓦,层林尽染,秋意粲然。理学院的穹庐圆顶和行政楼的巍然方顶遥相呼应,据说是喻指天圆地方。琉璃瓦片或许已经斑驳,但是依然散发出尊贵的气质,以及岁月洗礼之后的沧桑。

冯唐说:“秋天短到没有,短到你我不能回头”。青春的故事似乎常常在秋天发生。还记得也是一年的深秋,时间比现在略晚一些,我陪一位朋友在深夜登上樱顶。彼时的他正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那晚的秋风带着几分清寒,至今我仍然记得在风中他眺向远方的目光,温暖而坚定。那时我便知晓,他已经作出了笃定的选择,不论将付出多少代价。

多年后我们再相聚,也常常回忆起那年秋夜登高望远。不禁感慨,应该感谢青春年少时彷徨和犹疑的历程,才让人懂得,只要我们学会不放弃,命运就可能在下一个十字路口转一个方向。

从樱顶往下走,穿过情人坡到了露天电影院。这里的秋天也是最让人流连的。台阶上铺满了金黄、酒红的树叶,轻轻踏在上面,便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一度以为这是人世间最为浪漫的一种秋日私语。每个周五的傍晚,和三五好友席地而坐,看一场喜欢的电影,风儿带着清澈的凉意,月光从甘冽的空气中洒落下来,温柔而轻盈地笼罩着身躯。

我们在这里看过好多电影,《情书》《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纵横四海》……每次都能乘兴而来,尽兴而归,那些电影中的情节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我们从中获得的人生滋养更是隽永而绵长。

如今的珞珈山下,增添了许多新的建筑。万林博物馆的顶楼,当是另一个赏秋的绝佳地点吧,只可惜我只在早春时节去过。于是,我想象着自己手捧一杯咖啡,坐在博物馆顶楼的窗边看落日余晖,候鸟在天边的暮色中成群飞过……黄叶絮语之时,你是否也想起了母校的秋天,和那些发生在秋日的青葱往事。(支点杂志2020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