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保姆也升级

作者:陈昆(学者)点击次数:351   发布日期:2019-09-03

核心提示:保姆之间的“攀比”,不再比收入了,而是比孩子上了什么课。

 

“这年头,比恋爱找对象、创业招博士更难的,恐怕就是请个称心如意的保姆了。”朋友在吐槽。

我说:“是不是你太挑剔?你这么能干,一般人很难达到你的要求啊!”

“你还不了解我?我是个直爽之人。”朋友说,去年请的保姆做饭太咸太辣,总改不过来,家里老人不满意,今年初请的保姆跟孩子打成一片,老人也觉得不行,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让老人特别欣赏的,可干了一段时间,保姆辞职了,觉得家里人多,关系不好处理。

看着朋友真诚的眼神,我相信她的苦衷。

身边一年换上10个保姆的人都有。实际上,很多时候,不是你想解雇保姆,而是保姆主动 “解雇”你。

前不久,有篇文章很火,讲的是上海保姆之间的“攀比”,不再比收入了,而是比小区的学习氛围,比所带的小孩上了什么课。

有一个链条是:孩子由保姆带着散养的 < (小于号的意思是比不上、被歧视)孩子爷爷奶奶带着散养的 < 孩子爹妈带着散养的 < 孩子爹妈带着傻读书的 < 孩子爹妈带着苦练素质教育的 < 孩子由保姆带着苦练素质教育的。

还有一个链条是:搓麻将的小区 < 跳广场舞的小区 < 浪费光阴闲聊的小区 < 学习氛围浓厚的小区< 学的都是看不懂的东西的小区。

这也传递了一个变化,保姆的职责从“带孩子”升级为“教孩子”。

自己身边就不乏这样的例子,孩子上幼儿园时的同学,就是由保姆陪练钢琴的,那位保姆就像老师一样,把威信和慈爱之间的平衡度掌握得非常好,我自叹不如。

再看看小区里那些眉飞色舞的保姆,所带孩子大都是聪明伶俐、乖巧可人的,“熊孩子”谁乐意带呢,而“熊孩子”的家庭可想而知,是不大好伺候的。

所以,保姆身价变高,保姆变得“挑剔”,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是的,你可以付高薪聘请高素质的保姆。这时,你又会纠结,七八千块啊,还不如自己全职带娃呢?可问题是,你真心愿意吗?

有人说,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保姆荒”会得到有效缓解。依我看,实现这个良好的愿望可能需要等待好多好多年。保姆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家庭成员,保姆的工作很杂,做饭、辅导作业、拍照、操作电脑,甚至还要会协调家庭关系。总之,保姆是全能的。

当务之急,恐怕是想聘请保姆的家庭得 “升级”。

你不能过于要求保姆“一专多能”,既照顾老人,又教育孩子,而且还给保姆一大堆“约束条款”,说话声音不能太大,不能跟小区其他保姆“拉家常”等等。这样的强度与压力,谁能受得了?

你得尊重保姆,你出了钱,人家出了力,双方是平等的,不存在谁“高人一等”。我所在小区,有个“姨妈”带孩子特别卖力,把孩子从襁褓中的婴儿带到上小学了,大家都以为她是孩子的姨妈,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邻居从老家请来的保姆,没有一丁点儿血缘关系,非亲非故。“姨妈”是邻居要求孩子这么叫的,为的就是让保姆别拘束。

说白了,如果你想聘请或挽留保姆,你得学会 “待遇留人”“情感留人”“平台留人”,就像开篇那位朋友,每次请保姆时,她都跟保姆说一句话,“让我们一起进步”。(支点杂志2019年9月刊)

 

“这年头,比恋爱找对象、创业招博士更难的,恐怕就是请个称心如意的保姆了。”朋友在吐槽。
我说:“是不是你太挑剔?你这么能干,一般人很难达到你的要求啊!”
“你还不了解我?我是个直爽之人。”朋友说,去年请的保姆做饭太咸太辣,总改不过来,家里老人不满意,今年初请的保姆跟孩子打成一片,老人也觉得不行,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让老人特别欣赏的,可干了一段时间,保姆辞职了,觉得家里人多,关系不好处理。
看着朋友真诚的眼神,我相信她的苦衷。
身边一年换上10个保姆的人都有。实际上,很多时候,不是你想解雇保姆,而是保姆主动 “解雇”你。
前不久,有篇文章很火,讲的是上海保姆之间的“攀比”,不再比收入了,而是比小区的学习氛围,比所带的小孩上了什么课。
有一个链条是:孩子由保姆带着散养的 < (小于号的意思是比不上、被歧视)孩子爷爷奶奶带着散养的 < 孩子爹妈带着散养的 < 孩子爹妈带着傻读书的 < 孩子爹妈带着苦练素质教育的 < 孩子由保姆带着苦练素质教育的。
还有一个链条是:搓麻将的小区 < 跳广场舞的小区 < 浪费光阴闲聊的小区 < 学习氛围浓厚的小区< 学的都是看不懂的东西的小区。
这也传递了一个变化,保姆的职责从“带孩子”升级为“教孩子”。
自己身边就不乏这样的例子,孩子上幼儿园时的同学,就是由保姆陪练钢琴的,那位保姆就像老师一样,把威信和慈爱之间的平衡度掌握得非常好,我自叹不如。
再看看小区里那些眉飞色舞的保姆,所带孩子大都是聪明伶俐、乖巧可人的,“熊孩子”谁乐意带呢,而“熊孩子”的家庭可想而知,是不大好伺候的。
所以,保姆身价变高,保姆变得“挑剔”,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是的,你可以付高薪聘请高素质的保姆。这时,你又会纠结,七八千块啊,还不如自己全职带娃呢?可问题是,你真心愿意吗? 
有人说,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保姆荒”会得到有效缓解。依我看,实现这个良好的愿望可能需要等待好多好多年。保姆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家庭成员,保姆的工作很杂,做饭、辅导作业、拍照、操作电脑,甚至还要会协调家庭关系。总之,保姆是全能的。
当务之急,恐怕是想聘请保姆的家庭得 “升级”。
你不能过于要求保姆“一专多能”,既照顾老人,又教育孩子,而且还给保姆一大堆“约束条款”,说话声音不能太大,不能跟小区其他保姆“拉家常”等等。这样的强度与压力,谁能受得了?
你得尊重保姆,你出了钱,人家出了力,双方是平等的,不存在谁“高人一等”。我所在小区,有个“姨妈”带孩子特别卖力,把孩子从襁褓中的婴儿带到上小学了,大家都以为她是孩子的姨妈,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邻居从老家请来的保姆,没有一丁点儿血缘关系,非亲非故。“姨妈”是邻居要求孩子这么叫的,为的就是让保姆别拘束。
说白了,如果你想聘请或挽留保姆,你得学会 “待遇留人”“情感留人”“平台留人”,就像开篇那位朋友,每次请保姆时,她都跟保姆说一句话,“让我们一起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