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梦想还好吗

作者:晓楼(学者)点击次数:2665   发布日期:2019-01-29

核心提示:儿时的理想能温暖我们的心灵。

 

 

每个“70后”小时候想必都写过以“我的理想”为主题的作文。

五年级时全班同学畅谈理想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老师从一叠作文纸中,随机抽取十几篇。同学们自己念,念满两节作文课。

最要好的两个朋友阿峰和黑皮的作文都被抽出来了。阿峰长大了想当一位流浪歌手,骑着摩托车跑遍全国,再周游世界。他念得结结巴巴,有的字潦草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

黑皮是从农村转学过来的。他的理想是回乡下开间副食店,想卖什么就卖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同学们听了哈哈大笑,有个女生说:“你再晒,就是黑熊怪了。”

我的作文没有被抽出来。我告诉阿峰和黑皮,我的理想是开一家书店,书店最醒目的地方,摆放着自己写的书。阿峰马上说,你要给我写一本。黑皮说,我像城里人一样,把一堵墙变成橱窗,橱窗里摆满你们的书。

据说徐志摩写了一句诗,“时光如水,总是无言。”我们就在无言的时光中以各种姿态长大。阿峰和我念了同一所初中,黑皮念的是另外一所。初中毕业,阿峰读了中专,准备子承父业。

我和黑皮一起到武汉读大学时,阿峰便上班了,他没有当技术工人,而是去了单位的艺术团。两年后,他买了一辆摩托车,换了一把吉他。黑皮是“理工男”,每天只做两件事——打游戏、写程序。我读了美院,每天只做一件事——画画。

大学毕业后,黑皮南下,每次和他见面时,他都说又跳槽了。我先是南下教书,接着去北京读硕士,再南下到画院上班,再北上读博。我们总以为人生有无数的可能,其实很大程度上只是按部就班。

三十年过去了,梦想还好吗?

黑皮回武汉定居,是一家技术公司的高管。黑皮在电话里说他想投资一家便利店,但是没找到合适位置,只好退而求其次,跟人合伙开了间餐馆。阿峰所在的单位拆分了,艺术团剥离,他调到地级市一家文化事业单位,依旧活跃在舞台上。

前不久,我回武汉参加画展,难得回来一趟,阿峰便开着车来相聚。兄弟们照例聊了一些老同学的近况,不知怎么说到理想。

我说:“阿峰,就你厉害。你当了歌手,还不用流浪。怎么不去参加选秀?”阿峰说:“我们都是大叔了好不好,还选秀?理想啊,太奢侈。现在就是混口饭吃,养家糊口。”

“矫情。”黑皮笑骂,“阿峰,其实你最幸福了,衣食无忧,孩子都上高中了。等孩子上了大学,你真的可以骑摩托车去流浪了。”

“还流浪呢?连我们老家都要禁摩了。我开着车去流浪啊?”阿峰说完,举起举杯,我们仨干了一杯。

我说:“黑皮,仔细想想,就你的理想最容易实现。现在,便利店多火啊!”

“兄弟们,你们肯定想不到,我们那小镇上的超市好气派。梦想还是要有的。我喜欢吃,就开了这间餐馆,格调还行吧。”黑皮大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儿时认为,开书店是一件很酷的事,每个班上都有人想开书店。我突然醒悟,时光无言,时代改变了我们,有的梦想看起来简单,实现起来却很难,比如开书店。

不过,我同意黑皮的话,心中还是要有梦想的,因为儿时的理想能温暖我们的心灵。(支点杂志2019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