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罗振宇们是否错了

作者:宋金波(媒体人)点击次数:2389   发布日期:2019-01-29

核心提示:知识付费产品不是对存量时间的争夺。

 

自打曹丕发明了“文人相轻”这个成语,它就在国人特别是不那么嗜好读书的人中流行开来。这成语的妙处在于,它能不动声色地消解掉一位文化人对另一位文化人评价的权威性、道德感,使本来苦心孤诣得出的评语,变成了二花脸。

在进入2019年后的第一场笔墨官司中,有人也在用“文人相轻”来定义那些针对罗振宇的批评。

从罗振宇成名后,批评他“知识付费”产品浅薄平庸的意见,就周期性爆发。

2019年的批评声不仅呈现多声部,而且也加了码。在天津的权健公司被查之后,有评论说罗振宇的“知识付费”产品,其实与权健公司的保健品一路货色。这个指控确实有点力道,往好了说,罗的产品没啥用,卖这个产品,近乎骗子;往坏了说,简直暗示罗振宇的产品也是有原罪的。

批评罗振宇们的,就我所见,大多是文化人,还都有相当段位。文化与知识的鄙视链,像“文人相轻”这个成语一样,是“自古而然”。

与其他行业的鄙视链不一样,文化人对链条上的生态位,又格外在乎,因为对文化与知识的解释权,不仅是他们安身的饭碗,更是立命的“魂器”,半点也不能含糊。

不过,我们要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成功不是靠正确的知识、深刻的理论和高雅的文化得来的,自然,很多困境也不能依靠这些脱离。现实生活也是如此。

有个非常出名的段子:一位哲学家在船上考问船家诸多哲学问题,后者都答不出。这时,船遇险了,船家只问了哲学家一个问题:你会游泳吗?

对知识付费产品的批评,集中在知识的碎片化、非系统化。但是,有件事很多人都忽略了:那些付费去阅读、收听碎片化知识的用户,在看到这些产品之前,是在读书吗?或者,如果没有这样一些产品,他们现在会去接受非碎片、系统化的知识吗?大概率来说,不会的。他们可能会把这些碎片时间用在打游戏、刷朋友圈上。

知识付费产品多数是让用户有了增量阅读和学习时间,不是对存量时间的争夺。

在此基础上,他们有可能去学习更系统的知识。这种模式,即使不能“开卷有益”,“快餐阅读”造成的不良后果也很有限。

在人类文明的大部分时间里,深刻、复杂的知识都不是多数人的主动选择。付费知识的问题,不在于错误多、内容浅薄,更可能在于过度宣传。

保健品成为众矢之的,首先就在于过度宣传。以“文人相轻”的心态对待知识付费产品,的确有些无聊,但知识产品的价值也不是完全相对主义,终究需要面对业内联合体的审视、评价,需要在一个具有绝对价值取向的坐标里找到位置。

付费知识产品要避免被类比为“保健品”,除了要一点自知之明,还要一点克制之心。(支点杂志2019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