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九死一生

作者:张远(媒体人)点击次数:82   发布日期:2017-09-09

核心提示:或许,在每一个创业者看来,虽然结果可能是坏的,但那些过程都值得回味。

 

 

投资人刘二海说过,创业都是九死一生。确实,古往今来,所谓成功都是小概率事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需要了解大势、分析形势、判断趋势,还得加上各种运气。

客观而论,创业是一个优胜劣汰的现象,如果没有到海里搏击,永远不知道海水的滋味。10年前,一个朋友毅然决然从上海一家外企离职,带着少许积蓄和募集来的资金从事农业创业。10年后的今天,他写了一篇文章,作了比较:1995年,水稻价格1400元/吨,上海梅陇房价3500元/平方米,是2.5吨水稻的价格;2006年,水稻价格上涨到1800元,上海梅陇房价为12000元,是每吨水稻价格的6.7倍。又过了十年,2016年,水稻价格3100元,涨幅并不大,但上海梅陇房价高达55000元。之所以选择上海梅陇作为样本点,是因为朋友当时在上海时的活动范围都集中在那里,每天都能感受到当地房价上涨对心理的冲击。回顾创业历程,朋友感慨道,早点买套房子就行了,创啥业啊。

确实,在过去的岁月里,房价的涨幅比得上大多数的创业,有不少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还不如京沪深的一套房。这看上去是扭曲的市场信号,实则是经济转型中的必然。市场,不存在侥幸。

这10年来,单纯从盈利而论,这个朋友无疑是失败的,没有达到王朔所谓成功就是挣点钱让人知道的目标。一个创业企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所有该办的事该要的手续都不能省略。为筹项目资金,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为过桥资金,他彻夜不眠,甚至动用高利贷。最终,他撑不下去了,选择了放弃。而在创业中期的时候,他还是很相信曾国藩“屡败屡战”这句话的。但湘军霸蛮精神的“打落牙和血吞”也无济于事,他不仅自己付出了10年的青春汗水,也连带着朋友、家人一起受累。

他把自己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在不合适的时间、不合适的地点做了一件不合适的事情,而且没有及时止损,为了拯救“沉没成本”,结果把所有的都搭了进去。

成功都是熬出来的,站着挣钱是一种梦想,在价值链、人际圈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朋友的创业就是发挥自己的比较劣势,以卵击石。创业时期,有的心灵鸡汤是不能听的。比如坚持就是胜利,其实很多时候,坚持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就是偏执。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创业也是如此,要及时根据市场和环境的变化做出调整,“刻舟求剑”式的坚持就是找死。

我们需要宽容失败,更需要制度保障。对于很多人来说,失败可能意味着连从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先挣他1个亿的小目标可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茨,将创业形容为一场“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他说,在他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我的这位朋友的创业史,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他为此专门开辟了一个公众号来记录自己创业的感悟和教训,给后来者以警醒。创业是时代潮流,但并非每个人都适合当老板,即使你有比较优势,也需要琢磨天时、地利、人和,适时而动。

创业界流传一个笑话:“你在市场看到的10家初创公司里,有11家都会失败。”但如今我的这位朋友,最想做的还是创业——开个小店,潜伏在大千世界、红男绿女当中,平淡度日。或许,在每一个创业者看来,虽然结果可能是坏的,但那些过程都值得回味。(支点杂志2017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