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可怕”的跨界

作者:宋金波(专栏作家)点击次数:63   发布日期:2017-07-31

核心提示:“神医”刘洪斌的跨界,无法与她所在平台的“跨界”相比。后者的“跨界”,才是我们所需要担心的。 

 

 

今年上海电影节,冯小刚又开炮了。除了“垃圾观众”论之外,冯小刚另一个观点也火了,那就是“演员最好少跨界”。不过,当天就被“打脸”了。敢用实际行动打冯导脸的这个人,叫刘洪斌。

半年前,刘洪斌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人物,如今知名度堪称网红。她只是一个群众演员,但人们异口同声说“奥斯卡欠她一个小金人”。还有人发表“评论”说,鉴于她在“类纪录片广告”中所展示的超凡治疗能力,诺贝尔奖也不能无视她的存在。

真正邪乎的是,刘洪斌在电视屏幕上的跨界力度。

从公开资料显示,这名被戏称为“著名虚假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的“专家”,具备多个身份——她不仅是苗医拔痰定喘绝技传承人,还是北大专家,同时也是著名中医养生保健专家、高级营养师,还以祛斑专家的身份出现在电视上,此外她还“兼任”御医世家传人兼风湿病专家、祖传老中医、蒙医第五代传人,先后“出任”中华中医医学会镇咳副会长、东方咳嗽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中医医学会风湿分会委员、某医院退休老院长。

从2014年到2017年,刘洪斌在各类养生节目中,先后推销的药品和保健品有苗仙咳喘方、唐通5.0、天山雪莲、药王风痛方、苗祖定喘方、苗家活骨方、老院长祛斑方、蒙药心脑方、助眠晚餐等。

刘洪斌的节目在不同的电视台播放,这些节目显然有一部分是重复的。这就如同迈克尔·法斯宾德在《普罗米修斯:契约》中分饰两角,甚至还可以和自己亲吻一样。这本来没什么,但假如这个时候导演跳出来说,这些统统都是纪录片,再傻的观众也会笑场吧。

但刘洪斌做到了。观众相信她就是现实的权威,而且不畏穿帮,尽管有高校、医院澄清说“查无此人”。

刘洪斌可以这样公然而且坦然,说明她对于自己的演技,是充满自信的,对于观众的鉴别能力之低下,也是满怀信心的。当然,刘洪斌作为一个“草根艺术家”,必然是谦逊的。取得了这样好的艺术传播效果,她拿的不过是五千元七千元水准的广告拍摄费。

那么,她是凭什么取得“成功”的?因为她是一个新旧媒体时代的“群演”,她的一切成功,都是因为她站在了媒体的肩膀上。

刘洪斌所做的一切表演,一颦一笑,都是为了获得受众的信任。信任比黄金还贵重,收割了信任,就可以收割财富——当然,这些财富刘洪斌得不到多少。

那么,是不是一个微信公号也可以找个这样的群演挣大钱?不可能。因为刘洪斌表演的平台,并不是自媒体这种“面目可疑”的平台。平台的价值是决定性的。很多人以为微信公号才是新媒体时代的标志,其实不然。早在很久之前,最传统最具公信力的“老媒体”——各地电视台,已经开拓了转型之路。有内容,有互动,有固定粉丝群体,有IP,有电商模式,还是即时消费……这不就是最早的新媒体吗?

刘洪斌的粉丝,多数是年纪比较大的老年人,他们信息获取能力低,特别是对电视、报纸上的信息的权威性深信不疑。

所以,刘洪斌的成功,绝对不是她个人的成功。刘洪斌的跨界,也无法与她所在平台的“跨界”相比,后者的“跨界”,才是我们所需要担心的。(支点杂志2017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