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斋

也许你曲解了雷军的“风口论”

作者:admin点击次数:457   发布日期:2019-01-03

编者按

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首度复盘20年创业经历,坦陈创业得与失。20年创业经历的再思考,从战略、品牌、竞争,到流量、领导力、团队管理等,进行多角度的反思,而这些反思也值得创业者深思。

作者:周航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统计一下就会发现,在过去5年,互联网行业的机会越来越多,并不是越来越少。我们作为创业者不可能不去关注这些新的趋势,但是很多时候我们过于追逐这些趋势,总觉得这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就应该去做某件事情。再加上雷军的“风口论”,大家都觉得哪怕我是“猪”,只要能赶上合适的风口,也能飞起来。其实我认为大家是把雷军的意思曲解了,不是说你本来是“猪”,只要找到合适的风口就能飞起来,我理解雷军的意思是:“你再努力,可能也需要赶上一个大的风口。”这就需要我们敏感地把握住趋势。

 

看到和看穿

 

关于怎么把握未来的趋势,我想说的第一点是“看到”与“看穿”的关系。

现在媒体发达、资讯便捷,圈子的交往又这么密集,看到一个新的趋势并不难。你随便参加个会、参加个饭局,都可以听到很多新的资讯和说法,但这样的“看到”本身没什么价值。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既然你那么容易看到,那大多数人也能看到。

对创业者来说,核心的意义不是看到,而是看穿,也就是你对某一个新的趋势,是不是有足够深刻的思考和洞见。所谓的看穿不是泛泛地说这代表了未来,这是个大机会。如果只看到这一步,其实没什么用。而看穿决定了你到底该干什么以及该怎么干。只有最终的答案落到这里,才具备看穿的可能性。

有一次,我跟雷军对话。大半夜里,我们谈到为什么我在易到犯了各种各样的错误,比如为什么不降价,政策等各方面对我们的干扰,等等。但是雷军回应了一句对我很有冲击性的话,他说:“本质上是你没有看穿,没有看穿这件事情的本质。”

我对这句话琢磨了很久,心里是很服气的。如果我看穿了出行必然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事业,然后从终局反推,我就会顶住一切风险和压力往前走。当时我确实“看到”了,我曾说:“易到未来可能会成为汽车行业最大的变量。”但又怎么样呢?之所以没有下那么大的决心,除了个性以及我的价值观、道德观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我必须要承认,就是在认知上我没有把这件事情看穿。

以同样的道理再看小米做手机。如果说性价比,小米肯定不是第一名。之前性价比很高的手机,华强北有一堆,数以百计的品牌,为什么它们不行,而小米成了颠覆者?很多人说小米只会做品牌,搞饥饿营销,这其实是把问题简单化了的理解。站在小米的立场上,他们看穿了什么呢?一是选在2010年做手机,这是看到了时点来临。做智能手机,一定是一个超级大趋势,这是他们看穿的第一件事。二是雷军提到的心得,“用良心做产品,用好的产品去说话”,后来这成了整个小米生态的产品哲学。

“看穿”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努力做到这一点。你能看得有多透,将决定你能对这个行业本身的价值看得有多远,这时候你的格局和做事的力度将完全不一样。

 

找到独特的小切口

 

越是大未来,越是大格局,越是大机会,参与的人也会越多,大家都想做。这意味着对手增多,竞争加剧。我想,不大可能出现一个局面:这件事情的机会和格局都足够大,但只能你一个人做。经常出现的现象是早期没有人看得懂,没有人看好。当年的易到、今日头条和快手都是很好的例子。

机会越大,就越需要找到一个独特的小切口,也就是说越大的机会,最开始起步的时候越要小。很多人一上来就拉开阵势要做一个大平台,其实平台业务最难做,为什么?说好听了叫平台业务,说不好听就是什么也没有。客户不认你,产品不是你的,供应商也不是你的,凭什么搭了个平台,别人就得到你这儿来呢?所以我才说要做小事,做一件独特的小的事情,也就是要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具体怎么从小处着手呢?首先还是应该回到战略的出发点问自己:这个业务到底是问题驱动还是概念先行?

我们说过,一个创业公司不管未来多么激动人心,都应该是问题驱动,也就是说这个公司必须以立足解决一个真实的问题为出发点,或者说必须要解决大众的、普遍的、强烈的需求。

 

企业家推荐

研究失败会更有意义

 

 

推荐人:雷军
小米公司创始人

推荐人:雷军

小米公司创始人

 

 

没有任何一个伟大的公司、伟大的企业家,不经过百转千回,不经过千锤百炼,就能够随随便便成功。

创业失败既不可怕,也不可耻。而创业者能否从失败中真实客观地总结教训,则是通往后续成功的关键。周航能对经营易到过程中的得与失做认真深度地剖析,并且不避讳不加粉饰地将他的思考分享出来,这中间需要很大的勇气,我认为值得鼓励。

我与周航有段相似的经历。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后不久我宣布退休,一边做天使投资,一边对自己在金山的创业历程进行复盘。企业上市本来是成功的标志,但我却没有太多的喜悦感,因为与同时期几家互联网企业相比,我觉得当时的金山软件不够大成。而要想大成,光靠勤奋和努力是远远不够的。这一次的思考持续了三年之久,直到我在2010年创办了小米。我在那段时间的思考几乎像是用手术刀解剖自己,虽然残酷,但非常真实。

这两年,创业似乎成了一件时髦的事,其实创业从不像这个词听上去的那么美好,就如同在风沙中穿过沙漠去寻找水源,只有在你从所有痛苦和挣扎中走出来之后,再回忆种种刻骨铭心的经历时,它才是美好的。建议大家多看些失败的案例,从中吸取教训,避免走别人走过的弯路,或许更有意义。(支点杂志2019年1月刊)